瑞典电脑工程师:我真的得福报了!

3

菲利普(Philip)是瑞典一家集团公司的电脑工程师,我是瑞典的一名中医师。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菲利普夫妇前来就诊。菲利普有胃肠道的问题,他太太患的是失眠。看完病后,他们和我聊了起来。

菲利普告诉我,最近他可能要到中国大陆去出差。虽然当时只知道内蒙古闹鼠疫,不知道中共瘟疫(武汉肺炎)已经开始,我还是担心他去中国大陆有被传染的危险,就问他:“你什么时候去中国出差?能不能不去那儿?”他说得请示公司的领导。见此,我告诉他:“明年的一月三日到六日在斯德哥尔摩有神韵的演出,如果你们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完后一定会得福报的。”夫妻俩听后非常高兴,一个劲地说:“我们一定去看神韵演出,我们全家都会去的。”

在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的那天,菲利普夫妇俩带着儿子和女儿,一家四口从哥德堡坐火车到斯德哥尔摩看神韵演出,刚好和我坐同一排。看完演出后,他告诉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精彩的演出。有机会我们还会再来看。”

与此同时,在地球的另一边,一月份,武汉肺炎疫情已经在中国大陆悄悄蔓延。一月二日,中共海军工程大学警通勤务连就下发了“严控外来人员进校的通知”。该通知显示,中共海军二零一九年就知晓武汉不明防疫疫情,并出台“2019”298号防控文件,而且中部战区总医院也已知情。

一月十五日凌晨,武汉卫健委继续称肺炎疫情尚未发现明确人传人证据,但又说“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可能,以及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

一月二十六日,武汉市长向世人公布了一个可能比死亡与感染人数更令人恐慌的数字:在一月二十三日宣布武汉封城之后,仍有约500万人离开了武汉。

一月二十五日,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埃里克·斐哥丁博士(Dr. Eric Feigl-Ding)推断,导致武汉肺炎的新冠状病毒的传染力指数是3.8,这是热核武器级别的瘟疫。

一月二十八日,北京开始停运部分铁路运输,天津亦宣布启动战时机制。

菲利普去中国大陆出差了吗?是否受到瘟疫影响?

二月中旬,菲利普夫妇全家四口来到我的诊所,一进门就非常高兴地告诉我,他一月份的时候去中国大陆出差十几天,跑了好几个大城市,其中包括北京、杭州、上海等,回来后在家自行隔离了十四天,之后才到访我的诊所。

菲利普的身体一切正常,没有被瘟疫传染,对此,他高兴地说:“我真的得福报了!”

菲利普的太太也兴奋地对我说:“以前我们家办点事可费劲了,看完神韵回来后,不知怎么的,现在办事可顺当了。还有,我的失眠也好多了,睡的踏实多了。”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