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阳:潘多拉的盒子与中共病毒的反思(图文)

8
画《潘多拉》,John William Waterhouse绘于1896年。(维基百科)

希腊神话中,宙斯为了惩罚普罗米修斯私自偷火送给人类,造了美丽的潘多拉来到人间。潘多拉经不住诱惑,不顾神的警告,打开了“礼盒”,无意中释放了欺骗、灾祸、痛苦、妒忌、瘟疫、贪婪、疾病等,自此人间才有了灾祸病疾的肆虐;而就在被压在箱底的“希望”准备飞出前,潘多拉想起了神的嘱托,将“希望”关在了盒中。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瘟疫放出了,就在人间盛行,而希望压在了盒中,却说人有了希望?

我有三点理解,第一是关于“希望”。这里的希望不同于一般的希望,而是指人真正的希望,是回到先前那种没有贪婪、没有痛苦,没有瘟疫和灾祸状态的希望。

第二点是关于灾祸与人的关系。神造潘多拉,给予她各种天赋。但每个天赋都具两面性,即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人可自主选择。人类大灾祸到来前,神都会派使者警示世人,也许是预言,也许是劝诫,也许是小灾小难。但多因人类的欲望,自身不好的一面被开启,听不进警言、看不到危险。就像潘多拉不顾神的告诫,受强烈好奇心趋势,执意打开了盒子,给自己和人类带来了灾祸。而在最后她突然明白,选择听了神的话,把希望留下。因为人无度的欲望和贪婪、妒忌、恶毒造成各种灾祸和痛苦,是人自己造成的,而原本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

第三点是如何拥有希望。希望是灾难中神送给人的真正礼物。它不来自人间,也不会随意像妒忌、痛苦一样伴人左右。它来自神和对神的信靠。即使在灾难和痛苦横行时,神都会为所有人类备下最后的一线“希望”,但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因为不是所有人会选择信靠神。所以即使“希望”飞出了潘多拉的盒子,人们也不一定会珍惜。所以,希望是留给在危难的时刻,选择听信、依赖神的人。当人类遭受巨大的苦难和痛苦时,人倍感己身之微,无力无助,会在反思生命的意义、人生的价值中,归正对神的理解和信仰,也许会因此而信靠、回归对神的信仰,这也是人在大灾之中的唯一希望。

众所周知,中华大地承载了五千年的文明,同时也承载了无数的灾难和浩劫,很多都源自人祸,天灾也是人所招致。70年前中共执政,随之而来的就是运动、战乱、饥荒、人祸、瘟疫和死亡。中共不敬天地自然,造成环境污染、生态恶化、资源匮乏,造成水土流失、江河断流、沙尘雾霾遍中华;在半个多世纪间,就有数千万中国人在各种运动中被中共杀害;中共更是炮制无神歪理和共产邪说,破坏几千年来承传给中国人的传统文化、颠覆亿万国人对神佛的信仰,让他们最终远离神佛的庇佑,面临灭顶之灾。而中共意识形态对全体国人甚至海外华人的洗脑,正如被潘多拉无意中放出的邪毒、瘟疫,在中华大地肆虐了超过半个世纪。可怜身在其中的华人毫无知觉,在中共释放的“维稳”、“打击海外反华势力”、“爱国”的信号下,就像潘多拉被欲望驱使,一次次忽略甚至敌视能够真正带给他们的提醒:1959年中共军队入藏镇压西藏人民的抗暴运动,喇嘛、藏人被杀被抓,很多逃亡海外——大众称其为暴徒;中共1989年的年轻学子,抱着美好的愿望,用自己的生命,希望唤醒政府革新、改良,遭枪支坦克的屠杀——国人由支持,变为沉默、甚至诋毁;1999年,面对中共的镇压,法轮功学员到各级政府上访、讲清真相,遭中共灭绝性镇压、被活摘器官,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世人认清中共本质,20年来冒着生命危险,持续向中国大陆民众讲清真相——很多人被自己的同胞举报,被仇视和迫害,在海外以“反对政府”被排斥;2019年香港人民“反送中”游行,用自己的行动和生命捍卫香港的民主和自由,同时期待唤醒被中共蒙蔽的中国民众——依旧被中共谎言欺骗下的国人称作“暴动”、“暴乱”。每一次事件,总有一部分国人感觉与己无关,以各种方式回避思考,依旧一如既往的主动接受中共的灌输。直到2019年底到2020年初爆发的中共病毒,每一个中国人、海外的华人都切实感受到了病毒的威胁。也许,这是神给予人类的最后一次提醒,其中同样包含着希望——彻底认清中共,回归神的信仰。

中共在不同时期,会以不同面目出现,以前是肆无忌惮的极端暴政、毫无顾忌的嗜血屠杀,绝不遮掩的镇压民意和破坏传统文化,遭到国际社会的唾弃和抵制,国人也怨怒之声不断。近几十年来,中共明显改变了策略,对内强调经济发展、技术开发,加强舆论导向,让民众感受物质实惠的同时,切记一切都来自“党的领导”和“稳定的大局”,把任何不“和谐”的声音归为对“稳定”的破坏和威胁;在国内出现危机时,中共要么在体制内抛出“替罪羊”,就像此次瘟疫的前湖北省长、武汉市长,以示顺民意、图革新的态度,迷惑百姓;要么就揪出一个妄图破坏繁荣强大祖国的“海外敌对势力”,让百姓对国际社会的言论提高警惕。国人一旦看到“外敌”来袭,“爱国”热情激涨,同仇敌忾。正如面对国人对“中共病毒研究所”和病毒本身质疑的时候,中共抛出“病毒来自美国”之说。行将醒悟的国人再次“一致对外”以绝外患,民愤被再次转移。

在对外关系上,中共一改先前铁腕政策,变为温和的“求同存异”派。一边粉饰国内一派歌舞升平、提倡恢复传统文化,实际上却依传统文化之名,行灌输宣传之实,让国际社会和海外华人感觉到中共在改变;一边强调“经贸合作”,推行以经济带政治,给各国提供经济支援、外贸合作、就业机会,在国际社会拉拢盟友,影响国际舆论走向;对态度强硬的国家,如美国,采取分化瓦解策略,从联邦、州、郡、市等各级政府入手,对包括智库、大学、媒体、技术、企业和侨界等各界展开全面渗透。

在大疫横扫全球的今天,有一种声音,一直在告诫大家:远离中共,方保安全。人人心中都有善,你我与神皆有缘。生命去留仅一念:摒弃中共保住善!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