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阳:中共正在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图文)

——中共在美国因疫情遭追责起诉

20
国际法律专家、国际海事法教授归纳了中共的所作所为,并根据国际法律逐条解释了中共的罪责所在。(Fotolia)

中共病毒自中国武汉爆发,在全球蔓延,造成近73万人感染、3万多人死亡,美媒称,经济损失可能高达数千亿美元,甚至可能造成全球经济的大衰退。中共病毒已经把各国带入一场全球性的大灾难。就在中共极力撇清病毒来源和责任时,对中共追责的呼声却一浪高过一浪­——美国政府和民间团体都对此作出了反应和行动。美国国会两院提起议案,要求中共对疫情中的错误行为负责。民间也有多起诉讼案要对中共追责。

美两院议案:调查中共责任及量化赔偿

据外媒报道,3月24日,在国会递交了两份议案。一个是印第安纳州共和党、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发起的议案,要求调查中共处理疫情的所犯错误,谴责中共散布“病毒来自美国”的谣言;要求中共政府对处理疫情的错误行为负责,其中涉及故意传播隐瞒疫情的假信息、拒绝和国际卫生专家合作、对医生和记者进行内部审查、恶意忽视少数民族健康问题、要求释放新疆集中营里非法关押穆斯林等少数民族、停止强迫性的奴工,并且要求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收回他对中共政府误导性的赞美和支持。班克斯提起的决议案还引用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研究,说如果中国早三星期对中共病毒做出行动,瘟疫在全球的流行就可以锐减95%。

另一份议案来自密苏里州共和党人、联邦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提出。议案呼吁多国公共卫生官员展开国际调查,追责中共在3月11日以前的不当行为,包括造成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对美国以及全世界人民造成伤害。决议案进一步提出更为切实的诉求,包括量化伤害,对美国和各国人民健康和经济造成的损失,以及建立赔偿机制。班克斯在福克斯电台采访中提出,美国要求赔偿中共病毒为美国带来的损失,川普可以通过让中国减免美国债务的方式来执行索赔。

霍利在推文中说:很自豪能与其他议员一起提议这项跨两院的议案,中共的谎言和欺骗给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带来伤害、破坏,中国(政府)要对此赔偿、负责。

虽然议案不具备法律的效力,但却反映出了美国政府和广大民众的意愿。除了美国国会最近的举动之外,美国民间也采取了各种提诉中共的系列行动。

中共因疫情遭各方起诉
诉状一:司法观察/自由观察状告中共

最近,美国知名律师、前司法部检察官莱瑞·克莱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萨斯州北区地方法院提出集体诉讼,要求中共为病毒造成的伤害赔偿20万亿美元。

他在3月17日向德州北部法庭提交起诉状,状告中共政府研发生物武器,致中共肺炎全球大流行。他引用了最先对中共病毒来源发难和质疑的《华盛顿时报》和《纽约邮报》的文章。起诉书中写道,虽然中共病毒的散播看似意外、并非蓄意而为,但很明显,中共已经储备了病毒作为生物武器,对付中共的敌人,包括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人民;中共属于在物质上支持国际恐怖主义,违反了反生物战的国际协议、杀害了众多美国人,要求陪审团进行审判,中国政府应为自己的“冷酷、残忍的冷漠及恶意行为”支付至少20万亿美元。

诉讼案的被告是:中共政府、中共军队,中共少将、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及该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克莱曼在一份声明中补充说:“美国纳税人没有理由要为中共政府造成的巨大损害买单。”“中国人民是好人民,但他们的政府却不是,它(中共)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

克莱曼是司法观察和自由观察的创始人。司法观察成立于1994年,负责调查政府官员被指称的不当行为。莱瑞•克莱曼提起诉讼的目的并非为了胜诉,而是为了在调查的过程中获取更多信息。

莱瑞•克莱曼针对政治人物和政府部门发起了诸多诉讼,包括对克林顿任总统时的起诉、对希拉里•克林顿“邮件事件”的起诉等。据报道,克莱曼曾作为代理律师参与美国一连串重大诉案,比如对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一位在任时间最长的局长玛格丽特•汉贝格(Margaret Hamburg)的起诉,控告她参与掩盖致命药物的危险性、涉嫌政治腐败;克莱曼还曾起诉美国国家安全局,系统保存全体美国公民的通话记录等。

在莱瑞·克莱曼提起的这项诉讼之前,佛州博曼律所也已经提出集体诉讼。

诉状二:博曼律所诉讼案

据Law.com报导,在3月12日,美国一家位于佛罗拉达州的博曼律师事务所(又称伯曼法律集团),率先对中共隐瞒疫情,提起了全国性集体诉讼。

该案的原告是佛罗里达州的四位居民和佛州东南的博卡拉顿(Boca Raton)的一家棒球运动员培训中心。他们共同委托伯曼法律集团起诉中共。起诉书长达20页,被告包括:中国政府、中共国家健康卫生委员会、应急管理部、民政部、湖北省与武汉市政府,向佛州迈阿密分院提起一项集体诉讼。

原告律师马修•摩尔(Matthew Moore)在诉讼表示,中共政府为维护经济利益和超级大国地位,对疫情报告不及时、防控不利、隐瞒实情、拖延管控,导致疫情在全球的蔓延;诉讼指责中国的政府及其机构“从事超危险活动”,构成过失行为,造成了对原告的损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摩尔提到,如果全美受害者都参加诉讼,求偿金额可能达到数十亿美元。

律所的创始人拉塞尔·伯曼(Russell Berman)在接受NBC下属电视台WPTV采访时说,这起诉讼是对世界超级大国的一次挑战。中共在世界范围引发了一场灾难性的大瘟疫,让佛罗里达州和美国各地每天都面临成倍增加的风险与伤害。

博曼律所表示:他们“有信心随着诉讼的进行,能从中国获得的文件中确定病毒的起源……如果中国政府不回应诉讼,律所也能通过锁定与中共相关的银行账户以及美中协定等经济手段,确保中国政府配合法庭审理程序。”

法律顾问团:为疫情侵权提供免费法律服务

由于中共隐瞒疫情真相,造成武汉大批人群感染,医疗系统几近瘫痪,很多人求诊无门,求救无路,全家被感染、病情被贻误,无法支付天价的医疗费用、未经医治过世,因患病遭歧视、因购物被打致死等等,出现了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和人道危机。

2020年2月,非政府组织(NGO)的资深公益维权人士杨占青与中国9省律师合作,成立了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 ,这个律师团是由海内外20个中国公益人士、维权律师组成,为所有在疫情期间被侵权的案例提供免费法律服务,包括所有未享受到免费诊疗服务且未获退费、因封锁限行和强制隔离而遭受损失的受害人。

律师团的声明指出,疫情爆发期间,公民权益受到侵害的现象,不仅仅存在于患者及其家属这个群体之中。由医疗、行政和执法等层面给所有公民造成的精神、身体和物资的伤害无处不在。律师团建议,中国官方应对所有侵权都予以赔偿,包括补偿病患和死亡者的家属、父母双亡于疫情的未成年人等,免费医疗和抚恤措施更应适用于全国范围。

杨占青则表示,尽管环境恶劣,但总有人愿意付出维权的代价。 “有惩罚的可能,但还是有人愿意站出来,他们不愿意放弃反抗。受害者很多,索赔的很少,但还是有”。

他并以当年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受害家长被威胁、利诱和劝阻,仍然坚持下来为例,表示尽管领头的家长赵连海受到监控数年,但是大部分家长得到了一定的赔偿,虽然金额不多但,至少取得了一部分维权成果。

杨占青最后说:中国人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上。就看你愿不愿意抗争,抗争到什么程度。如果有一万国人人参与,其中能有一千人起诉,那么就会在中国社会带来一个非常大的改变。

杨占青自2000年初就开始了维权实践,2008年专业从事倡导非政府组织的维权工作,创办如郑州亿人平、长沙富能等公益维权机构,参与过乙肝反歧视、艾滋病反歧视、残障人权利、女性维权等工作,并曾帮助三鹿奶粉受害家庭维权。2015年遭刑拘调查。2016年年底出国留学。

民运人士起诉中共

另外,近期在美国又有不少民间维权、民主人士倡导追责中共。其中有一个叫“控告中共病毒泛滥集团“,也在积极筹备向美国法院递交诉状。民主运动人士宁先华先生和金秀红女士倡导“清查病毒真相,惩罚病毒元凶”,联合世界各地的有志之士,成立该组织,据金秀红女士说,目前已经有近百名成员,遍布在世界各地。她说:“我们相信所有受到中共病毒侵害的人、遭受中共迫害的人,在世界各地比比皆是,长期存在。中共是人类灾难的真正根源。要求索赔只是最起码的、众多目标中的一个。我们最根本的目标,是要解体中共的邪恶统治,结束一党专政,中国人应该有真正的自由、民主和选举的权利。”

中共是中国和世界灾祸的根源,它对中国国家的挟持、对中国人民的专政,让中华大地遭凌辱而蒙羞、让国人饱受非人折磨却又无可奈何。中共之所以能够在国内为所欲为、在海外将政商玩弄于股掌之间,是因为国人和海外华人任其逞凶而三缄其口,甚至为了利益为其站台;今天又因为中共习惯性的隐瞒真相,散布虚假信息,疫情波及世界,造成了全球性的灾难。是时候了,全球人民站出来,摒弃它。如果大家都做到了,也许这场灾难就消散了。

中国古人讲:天时、地利、人和。人世间会受天意而动,也就是我们说的各国大事会随着历史发展进程而发生变动。目前,不论美国政府还是民间,似乎都在酝酿着对中共政权的追责和声讨,开始了将中共推向审判台的第一步,也许这就是天意。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