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实际行动证实法(图文)

6

我是一九九六年夏天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我的身体状况非常差,患有严重的胃炎、肾炎等各种疾病。同事告诉我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并送给了我一本书——《法轮功》。得到大法书后断断续续看了几个月才看完一遍。尽管自己悟性差,可看完这本书后,我身上的那些病不知不觉中都消失了。这让我觉的不可思议,也就毫不犹豫的走入大法修炼。这些年来,有太多的心得想与同修们交流,限于自己写作能力,一直没有动笔。感到很惭愧。所以今天还是拿起笔,把自己的部份经历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大法几次救了丈夫的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人后,丈夫迫于单位的压力,多次劝我放弃修炼,因我不肯放弃修炼,他非常生气,心情压抑。一次他与同事去饭店吃饭,饭后他自己开车回到家里。上了二楼,一進卧室就又是呕吐、又是翻滚,吐出的东西弄的到处都是,在床上折来折去的,害怕自己过不去了。

当时我正在店里看店,孩子打电话把我叫了回来。我坐在他身边,他紧紧的攥着我的手说不敢撒开,好象一撒手自己就不行了,就要离开人世了。他边哭边说:“我不能就这样走了,小儿子还小,我走了他怎么办?”等等之类的话。

我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告诉他别胡思乱想,赶快静下心来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又拿出一个真相项坠给他戴在脖子上。也就是四、五分钟他就没事了,完全正常了。

他下楼看见车停在院子里,惊讶的问:“我的车怎么放在这里了?”本来是他自己开回来停在那里的,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至于怎么离开的饭店、怎么开车回来的,到家后怎么上的楼、進门后发生了什么等等这一切他全都不知道。回顾整个过程,他既后怕,又觉的惊奇,一个醉的不省人事的人,竟然能把车开回来,而且没走错路,也没出交通事故,简直难以置信。要没有师父保护,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二零零八年冬天的一个夜晚,丈夫在自家开的设备租赁店里看店,因是平房,生煤炉子取暖中了煤气,昏了过去。朦胧中好象跟前有几个人在说话,说的是什么听不太清楚,只听见一句说:“好了,没事了。”等他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头晕乎乎的,被窝里都是大、小便,他这才意识到是煤气中毒。

一般煤气中毒到这种程度,又没及时采取措施抢救,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他回到家里跟我一说,把我着实的吓了一跳,冷汗都冒出来了。但我马上就明白了,是师父救了他,否则肯定就没命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由于他总失眠,就自己去市医院看医生,刚到医院,突然感觉身体非常不舒服,胸闷、出气很费劲,前后心象刀扎一样痛,大汗淋漓。大夫一看情况危急,赶紧用救护车把他送到另一家医院,经检查确诊为“心肌梗死”加“室壁瘤”(就是心室壁上出了个气泡)、心尖儿还有块血栓。医生说,这血栓一旦掉到气泡上就没治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还不可以做手术,若做手术的话,还可能下不了手术台。这种病是非常罕见的。

儿子的工作地点离医院较近,接到医生的电话立刻赶过去,见情况危急,立刻给我打电话,让我叫上亲人赶紧来医院。我当时并没太动心,告诉儿子别着急,就静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爸肯定不会有事的。

我赶到医院,医生正在急救室抢救他。第二天,大夫连续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转到重症监护室后,我见到他就告诉他不用担心,也不用害怕,就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儿子也一起念,相信什么事都不会有。

大约过了十来天吧,再一检查,发现心尖儿血栓变的小多了,“室壁瘤”移位了,已经脱离危险,这样也可以作“心肌梗死”的支架手术了。手术做的很顺利,身体恢复的也很快,不几天就出院回家了。过了半年再去医院复查,心尖儿血栓不见了,那个“室壁瘤”也瘪了,难受的感觉完全消失。

发生在我们家的这一件件神奇事,我们的家人、亲戚、邻居、同事,还有许多朋友,都耳闻目睹,对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惊叹不已。

在家庭矛盾中守住心性 化解矛盾 证实大法

我的公公婆婆有两儿两女,我丈夫是他们的二儿子。在我修炼前,公公婆婆就一直跟我们一起生活。修炼后,照顾公婆的重担更是都由我承担下来。我自己的父亲也是一直住在我家由我照顾。三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生活都不能自理,吃、喝、拉、撒、洗涮、伺候吃药等,全是我一个人的事。公公的脾气还很大,做饭稍微晚一点,就发脾气说:“你买卖可以不做,也得让我们按时吃饭!”

那时候我们家做着生意,两个孩子还小,家里家外的事把我忙的团团转,顾东顾不了西,累的我疲惫不堪,根本打不起精神来。大伯哥大伯嫂不出钱不出力,还到处散布说我这样照顾老人,是贪图老人的财产、得了金条。气的我不知说什么才好。那时候我的心性也不是很高,心性过不去的时候,常跟丈夫发牢骚,想叫公婆去别的儿女家住住。可跟老人一商量,他们说什么也不肯去,说我要不管,他们就住大马路上去。

又累又气时真想打退堂鼓了,气的心里直翻腾,心里跟大伯嫂说:“你们不光对两位老人不管不问,还到处说我坏话,还无中生有的编出什么金条这样的话,真是欺人太甚!我宁可不修了,也得跟你们掰扯掰扯!”可问问自己:“你能不修吗?”当然不能,就只得强忍下来,那时只知道大法好,并没明白多少法理,真是含泪而忍。

静下来时我也知道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心性关必须得过,这些都不是偶然的,可能都是我应该承受的。每当我心里过不去的时候,就想想师父的法或者找同修交流交流,心情就会好很多,甚至豁然开朗,然后继续做自己该做的。如果没有同修的帮助,那段时期的日子真是很难走过来。就这样坚持了十多年,把两位老人都伺候到寿终。

照顾老人是我的义务,我做了我应该做的,过后感觉心安。

公公婆婆在时其他儿女不伺候,二位老人走了他们还不好好发丧,连幡都不愿打。气的我丈夫说:“不打就不打,连盆也不用抱。”回老家给婆婆过“五七”时,大伯嫂一盆水朝我泼过来。我当没这回事儿一样没跟她说一句不好听的话。

原来一直处处跟我过不去的大伯嫂,因我不生气,不跟她一般见识,以德报怨,仍然对她好,终于被感动了,变了。她孙子出生了,是个早产儿,在医院里住了好些日子,我知道她家人手不够,忙不过来,主动去医院帮她照顾孙子,给她解决了燃眉之急。她对我发自内心的感激,说:“别人都不行,还是弟妹真心对我好。”

她孙子满月办宴席,她当着众亲友的面说:“这回我抱孙子,我得感谢我弟妹呀!她家里还有病人,自己那么忙,还放下家里的事去医院陪我孙子。我太受感动了!我今天得当着众亲友的面真心的谢谢她!”我说:“不用谢我,谢谢大法师父吧!记住法轮大法好!”大伯嫂也激动的说:“法轮大法好!”现场的众多亲朋好友也都发自内心的赞叹:“法轮大法好!”

大伯嫂的妹夫对我竖起大拇指:“我真佩服你,确实素质高!”我说:“不是我素质高,大法师父教的好,师父让我们这么做的,处处替别人着想。”他说:“还真是!这大法是真好!”

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相处的非常和睦。

明真相的世人

自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一直坚持讲真相,通过各种方式证实大法。其中做的最多的就是挂真相横幅,贴不干胶,挂真相展板。过程当中遇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有理解的,有表示敬佩的,也有不听真相并举报的。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一路走来,总体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真心感谢师父慈悲加持。

这些年我带着各种真相资料基本把我们县辖范围内的乡村都走了个遍,有的地方还去过多次。我儿媳妇开玩笑说:“在我县去各个乡村如有不认识的路就去问我婆婆,比导航仪还准。”

随着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深入,世人对大法越来越有正念。有一次我给一个人讲真相,他很爱听,还主动向我表示想看大法书。

还有一次我出去挂真相条幅,在一所学校围墙外面挂上之后,觉的挂的有点低,校园内可能看不到,想取下来再挂高一点,让学校的师生们在校园里就可以看到。正往下取的时候,一辆车停在了我身后。我以为是警察来了,没敢回头,心里很紧张,默默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从车上下来个小伙子,在身后叫了声:“大姨”,我这才敢回头。小伙子问我:“是在挂横幅还是往下取横幅?”我说:“我想取下来再挂高一点。”这个小伙子说我来帮你弄。然后帮我重新往高处挂好了。

我很感动,也为他能如此善待大法感到欣慰。过程中车上还有一个司机反复不停的念条幅上的字:“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并大声说:“大姨,我相信哪!” 我告诉他:“你每天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就会事事都顺利,家里平安幸福!”他发自内心的说:“谢谢大姨!”我也真心为这两个年轻的生命的表现而感动,为师父救度众生的慈悲而感动!

有一次在一个河边公园挂条幅、贴真相资料,遇到一个六十多岁的园林工,给他讲真相他说:“我明白真相了!”我说:“这河边遛弯的、钓鱼的挺多的,我挂在这儿,他们看到真相,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都得福报。”老爷子一听兴奋起来,挺激动的说:“那太好了!那你把这一片都挂上、都贴上!我给你看着,不能让坏人看到你!”

有一次在乡下挂条幅,忽听到有人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扭头一看,马路上有一辆拖拉机在跑着,开拖拉机的男子,一边开着拖拉机一边喊“法轮大法好!”当时我那个感动啊!真是觉的这一切太美好了!还有一次也是在乡下挂条幅,一个妇女一边骑自行车一边高兴的反复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这些年讲真相,遇到很多类似这样的民众发自内心的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每当这时,我都非常感动,感动于大法救人的威德,感动于世人对大法的正念。

这些年在过心性关和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每当我人心翻动的时候,我就牢牢记住师父的法——“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1]师父把我从一个自私、满身业力的常人改变成一个时刻为他人着想、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大法弟子,每每想起来,对师父感激的心情无以言表。

谢谢师尊!弟子唯有不断精進来报答师恩。

也感谢同修在我过心性关时与我在法上交流,帮助我提高。这一切都归功于大法,修炼大法就是这么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