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前省委副书记王天玺病亡 曾诬蔑法轮功(图文)

7
中共云南省委前副书记、宣传部部长王天玺死亡。(大纪元合成)

4月2日,云南前省委副书记、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社前总编王天玺因病医治无效,在天津死亡。

王天玺在担任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宣传部长、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期间,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并登上明慧网的恶人榜。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举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后,王天玺就积极追随中共江氏集团竭力迫害法轮功。1999年11月3日上午,中共云南省委、省政府由时任政法委书记的秦光荣主持召开了各地州、市领导等200多人参加的会议,省委副书记王天玺(兼任省“610”主任)代表省委书记令狐安讲话,要求各级组织“统一认识,夺取与法轮功斗争的彻底胜利”。

王天玺在1999年7月至2001年12月任云南省“610”小组组长时,曾于2000年9月和11月,两次花费巨资找来辽宁省“马三家帮教团”人员,在劳教所及全省各地开办洗脑班,并多次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

中共云南省委、省政府头目带头承包“转化”(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王天玺、梁公卿、李汉柏等中共云南省委、政府头头到各地、州、市督战。中共喉舌还鼓吹王天玺亲自向一百多人实施“转化”迫害,十多次到劳教所“坐镇指挥”。

在云南省委实施的迫害政策下,连学校也参与诬蔑法轮功。2001年,云南省小学6年级的思想品德课本中编入了诬蔑栽赃法轮功的内容,就连假期作业中都要求学生写一篇诬蔑法轮功的作文。

利用舆论造势毒害民众

1999年7月23日下午3时,即中共迫害法轮功刚开始的几天之后,在时任中共云南省委、省政府政法委书记的秦光荣、“610”办公室主任王天玺的亲自操控实施下,红河州电视台、红河州广播电台及各市县媒体都转发了中央电视台、中央广播电台大肆造谣、诽谤、栽赃法轮功与法轮功师父的反面宣传,把迫害法轮功公开化,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胁迫所有人参与迫害。

从此中共红河州的宣传部门利用控制的宣传机构——电视台、广播电台、《红河日报》等报刊杂志,转发或自己编发文章诽谤法轮功,一时间红河上空黑云压顶。

《红河日报》除了转发新华社诬蔑法轮功的稿件外,还进行各种“揭批”法轮功的歪曲报导,并且还开辟了“特别话题”、“百家坛”、“社会扫描”、“红河论坛”、“想到就说”等专栏,撰文诬陷法轮功。

有个署名陈东春的人还在“漫画窗”专栏上作画,丑化法轮功,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诬蔑为一群暴徒。

在云南省“610”的安排下,云南省电视台还拍摄诬蔑法轮功的电视片,蛊惑不明真相的民众仇恨法轮功,在市民中造成极坏的影响。

利用“610”主任身份指挥迫害法轮功

1999年“7.20”迫害之前,中共云南省委就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王天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并且成立了以陶国相为主任的“610办公室”,各级自上而下成立了“610办公室”,全面负责打压法轮功。

“610”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血腥政策,在精神上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使用了包括“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强行“洗脑”、送进“精神病院”等手段。

为了在经济上搞垮法轮功学员,采取了开除工职、扣发退休金、罚款、抢劫私人财物等办法。

为在肉体上消灭法轮功学员,“610”人员直接操控指挥警察、武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判刑(包括决定判刑刑期),直至迫害致死;直接操控指挥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堕胎、高压电棒击、钉竹签、禁闭、严管、“坐小凳子”、殴打、熬鹰(不让睡觉)、戴脚镣手铐、吊铐、关铁笼、活体摘取器官等等古今中外前所未有的暴行。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至2017年7月,在云南省被迫害致死的和在迫害中离世的42位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如下:

昆明地区22人:张云芳、陈建忠、王星、蔡邦花、谭再芝、黄菊美、曾绍兰、邬家和、高国祥、吕祖达、包维远、陈淑秋、桂明芬、史喜芝、张凤仙、杨苏红、张桂芳、李雪芬、李健英、王莲芝、王岚。

玉溪地区5人:付琼仙、管成才(广成才)、沈跃萍、李廷贵、黄韬。

红河州哈尼族、彝族自治州10人:孔庆黄、朱丽芳、李俊青、张秀英、杨素芬、苏慧琼、李保义、何美华、朱美英、杨发清。

昭通地区2人:李郝晓、迟志。

楚雄彝族自治州1人:孙怀凤。

普洱地区2人:谢宏宇、李朝荣。

将法轮功学员孔庆黄迫害致死

孔庆黄,男,时年33岁,彝族,云南省建水县官厅镇人,云南大学经济系学士,任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五年多。1999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9月3日,遭迫害死在云南建水县人民医院里。

中共云南省委前副书记、宣传部部长王天玺死亡。(大纪元合成)

2000年4月7日,在全镇四十多名代表的大会上,临安镇书记李自恒强调“贯彻中央精神,狠抓法轮功”问题。事后,时任临安镇副镇长的孔庆黄在主持计生工作会议结束时向各领导讲法轮功真相,并说了许多修炼的心得体会。结果,会后他就被软禁在办公室两天,遭受“转化”迫害;两天后,被关进建水县看守所。

孔庆黄的父亲听到正直善良的儿子被无理关押后,伤心无比,当天就离开了人世。

2000年5月9日,孔庆黄被释放回单位,被撤销职务和党籍,做打杂送报纸的工作。

一个月后,孔庆黄离开单位进京为法轮功上访。约在6月13日,他在天安门广场打坐,两个公安使劲拳击他的头顶,踢他身上。孔庆黄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那洪亮的声音震撼着围观和过往的游人。

6月28日,孔庆黄再次被抓进建水县看守所,在那里经受了肉体和精神上的非人折磨。孔庆黄一直绝食,到第12天时,看守所强行给他灌食。

8月中旬,看守所把他强行送到医院输液。那时他还行动自如、神情自若。他曾对关在同一看守所里的妻子王伽月说,绝食只是让他消瘦,可他的精神状态比以前更好。

8月24日,建水县“610”办公室强行把孔庆黄拉去医院,虽然孔庆黄宁死也不上车,但最终还是被强行架走。然而,自他被强行拉进医院(建水县人民医院)的那天起,不知何故,医院每天给他抽1~2筒5cc的血,说是给他化验。

9月1日,他们说服孔庆黄喝点汤。孔庆黄喝完后,双手摀着胃,泪流满面、痛苦不堪;第二日,就进入昏迷状态;第三天,绝食67天的孔庆黄离开了人世,被政府人员匆匆火化。

明慧网评论:王天玺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下了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罪责难逃。他的毙命是其应得的报应。#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