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葬亡者变成维稳 武汉家属披露全程遭监控(图文)

心鉴

15
武汉近期开放民众到殡仪馆领取亲人骨灰,而许多家属披露政府“全程监控”,把安葬亡者变成了维稳的政治任务。图为武汉扁担山墓园的入口。 (Photo by 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始发地的武汉,近期开放民众到殡仪馆领取亲人骨灰,而许多家属披露政府“全程监控”,把安葬亡者变成了维稳的政治任务。

家属:全程被监控 没有人性

据《纽约时报》报导,金融从业者刘培恩(音)捧着装有父亲遗骸的小木盒。就在两个月前,他无助地握紧父亲虚弱的手,看着老人咽下最后一口气,切肤之痛至今仍在。他哭了。

因为武汉市政府规定,从领取骨灰到安葬的过程中,死者家属必须有人“全程陪同”。

刘培恩说,武汉官员坚持要陪同他前往殡仪馆,并跟着他去了墓地,看他葬下自己的父亲。其中一名陪同人员给葬礼拍了照,好像完成了上交的任务似的,葬礼仅用了不到20分钟就结束了。

“我父亲为国为党贡献了一辈子,”现年44岁的刘培恩在电话中说。“最后落到被人监控。”

“死了以后你的尊严在哪儿?”刘培恩问道。“哪儿有人性啊?”

中共当局把安葬亡者变成了维稳的政治任务。一位中国媒体的记者告诉《美国之音》,汉口殡仪馆受严格监控,相关人员比家属还多。他是趁着人少时溜进去的,还有记者是翻墙。殡仪馆里有便衣警察,看到有人举起手机,马上就会过来制止拍摄行为。

今年1月,刘父去武汉一家医院做常规检查。在那里,他感染上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

刘培恩装扮成病人潜进了医院,他说父亲勇敢地与病毒搏斗,但知道自己大限已至。1月29日,刘父在儿子的陪伴下离世。

悲痛欲绝的刘培恩请来一位佛教僧人,在庙里举行了一场仪式以超度父亲的亡灵。有时在夜晚,刘培恩会静静地为父亲念诵佛经。

上个月底,他接到当局电话,通知他准备下葬。

刘培恩被指派了两名官员陪同,一名来自他父亲的单位,另一位则是当地的社区工作者。上周,他们伴随他前往位于城市西南的扁担山墓园。他选了最贵的朝南墓地,背后是群山,其下有湖泊。花了14000美元。

他们在两天后举行了葬礼。父亲的空白墓碑基石上贴着一张标签,上面写着墓地位置:24排,19号。墓碑要随后才运到。

葬礼结束后,官员们要求家属签署一张表格,证明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

两天后,刘培恩回到了公墓。这一次,只有他一个人,他在父亲墓前待了一个小时。“要他等妈妈和我,”他告诉父亲,“我们到时候一起来新家一起住。”

刘培恩说他不会停止向政府施压,要他们惩罚最初隐瞒疫情的地方官员,并向遇难者家属做出公正的赔偿。

“我下葬了难道我就完了吗?”他说。“没完的,没完没了的。”

“我一定要个说法”

还有一些人也和埋葬了父亲的刘培恩一样,难以接受亲人的亡故,认为是中共隐瞒了疫情,人为造成的灾难死亡。

“我一定要个说法,”50岁的武汉人张海说,他的父亲张立发在医院感染了冠状病毒后去世。他想知道为什么官员们花了几周时间才告知公众病毒可能人传人。“不然的话,我无法向我父亲交代。”

对此,海内外网民纷纷指责当局:“这个邪恶的政府,活人都没人尊重,谁会去尊重骨灰。”

“安葬自己的家人还要‘有人全程陪同’?愚人节玩笑?”

“领取骨灰还要全程监视。古往今来几千年都没有吧?!”

“中国人生的伟大、活的憋屈、死的悲催。”

“中共还有最残忍的,你领取的骨灰,未必是你亲人的骨灰啊!”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