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瘟疫与中共】孔子学院使德国蒙难 (1)(图文)

2016年8月3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为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揭幕致词。该学院的办公地点设在历史建筑物“武尔夫拉姆屋”内(右图)。(左图来源于视频截图)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中共病毒危害全球至今,德国感染人数已超过15万,死亡人数逾6,000,位居全球第五(中国、伊朗除外)。

德国遭受疫情沉重打击

3月18日,从政15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史无前例地除元旦献词外首次向全民发表电视讲话,称德国疫情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从未遇到过的挑战。

德国经济因疫情遭受重创,大量企业停工停产。据德国联邦就业总局(Bundesagentur für Arbeit)发布的消息,德国注册需要短时工的企业高达65万个。

德国Ifo经济研究所所长Clemens Fuest认为德国公司受疫情影响的情形是“灾难性的”。

该研究所在4月份对德国部分经济停摆后的经济成本做了估算,结果显示:停工2个月,视情形所定,经济成本在2,550亿欧元至4,950亿欧元之间,GDP的年增长率降低7.2至11.2个百分点;若停工3个月,经济成本在3,540亿欧元至7,290亿欧元之间,GDP年增长率降低10.0至20.6个百分点。

据《南德意志报》4月下旬的消息,德国企业会出现一个倒闭潮,会有300万人失业。德国政府预计,今年的经济会跌入德国有史以来的最低谷。

此外,德国出口率骤减。据《德国之声》报导,专家指出如果中国有20%的地区因疫情进行隔离封锁的话,仅德国汽车产业在一个月的损失(每月按21天计算)约达3亿欧元。

德国为何遭受如此沉重的打击?大纪元社论指出:“病毒针对中共而来”,与中共走得近的国家或地区就受到影响。

《世界报》2020年4月26日报导,中共想改写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的历史,秘密联系德国部长级高官,为其抗疫公开发表积极看法。中共驻德大使馆称此报导是“虚假的”、“不负责任”的。而德国联邦政府在答复德国绿党议员玛格丽特‧鲍泽(Margarete Bause)就此事的询问中,否定了中方的声称,确认了媒体的有关报导。

虽然德国没有应从中方的呼吁,认为透明才是抗疫的核心,但绿党对德国政府不对中共进行实质性的批评,还赞扬中共为遏制该病毒所做的努力感到不满。鲍泽对媒体说,德国是“在德中之间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背景下与北京保持多方面密切的联系”。而欧洲外事部已明确地将中国列为“虚假宣传和阴谋论的国家”。德国政府甚至没做好准备防范中共的影响。

绿党呼吁建立一个独立的国际委员会,以调查病毒的起源和中共的掩盖。

在瘟疫肆虐全球之时,美国、澳洲、英国等多国政要强烈谴责中共是造成瘟疫的罪魁祸首,同时多国和机构已启动向中共索赔的诉讼。在这时,中共还不断向德国输出它的“防疫外交”。

德国第一电视台的“每日新闻”4月27日晚间报导,来自中国的2,500万个口罩在数日内会分批运到德国,第一批的100多万个口罩已抵达莱比锡机场。今年3月默克尔在与习近平直接谈判中达成协议,德国将获得中国的防护装备。 汉莎航空公司将承办“空运”任务。这之后德国联邦卫生部和中国商务部讨论进一步的计划。

4月27日,德国所有的州实行“口罩法”。人们在公共交通和购物场所必须戴口罩,否则会罚款。

但已开始有德媒在呼吁,小心中国出口的口罩的质量,4月上旬比利时进口的300万个中国制造的FFP2口罩全不能用,该国在需求法律途径要求中方退预付款。

不仅如此,美国联邦众议员格林(Mark Green)曾于4月4日爆料,中共以提供10亿个口罩为条件,交换法国让华为参与该国的5G建设。

格林指出,这就是中共本质,希望全世界现在都应该清醒,并督促美国政府必须增加医疗产品的战略储备,以改变对中国(共)的依赖。

大纪元社论进一步指出,近40年来,中共在海外一直以经济利益为诱饵,用全球化、孔子学院、“一带一路”等计划为遮掩,通过各种渠道向各国腐蚀渗透,散播共产意识形态。

中共以经济利益为诱饵长期对德国进行渗透和影响,其中孔子学院就是其使用的一个重要手段。

孔子学院被外界视为打着传播语言和文化的旗号,实则推行中共的“一带一路”;从政治、经济、文化、学术等领域腐蚀他国;从事间谍活动;禁止谈论人权和宗教信仰的话题。

中共官方最新资料显示,孔子学院开始建立于2004年,至今在全球162个国家、地区拥有541所学院。德国至今共有20所孔子学院。柏林自由大学孔子学院是德国最早的一所孔院,建于2005年7月1日,由柏林自由大学承办。

本文重点呈现孔子学院对德国的渗透和影响,以及它带来的后果。

孔子学院换上一副新面具

2016年8月30日午后,在德国东北部汉萨(Hasen)同盟城的滨海小城施特拉尔松德 (Stralsund),德国第17家孔子学院——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被宣布成立。

不同于以往的是,它是德国第一家以中医为特色的孔子学院。

施特拉尔松德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隶属德国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简称梅前州,Mecklenburg-Vorpommern),于2002年6月27日与北德小镇维斯马(Wismar)一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世界遗产,也是波罗的海南部旅游疗养的胜地。

施特拉尔松德市(Stralsund)(维基共用图片)

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是由德国施特拉尔松德应用科学大学与中国合肥学院共建而成。施特拉尔松德市市长亚历山大‧巴德罗(Alexander Badrow,也是现任市长)不仅担任了孔子学院理事会副理事长,还把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的办公教学地点选在市政厅对面的历史建筑“武尔夫拉姆屋”(Wulflamhaus )。

“武尔夫拉姆屋”建于14世纪,是北德有名的砖砌哥特式建筑物,也是北德后哥特时期建筑风格中最杰出的代表作之一。该建筑是由当时的市议员以及后来的市长伯特拉姆‧武尔夫拉姆( Bertram Wulflam)委托建造的。在1358年之前,武尔夫拉姆市长在施特拉尔松德市政厅前建造过这栋楼。“武尔夫拉姆屋”是由这位市长的名字而命名。

“武尔夫拉姆屋”(Wulflamhaus)(维基共用图片)

默克尔被邀出席了开幕式。中共官媒新闻网称:“走过十年的德国孔子学院,如今正处在新的起点上。今年8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其‘政治故乡’(注:她的选区)施特拉尔松德为德国第17所孔子学院揭牌。这在西方国家领导人中尚属首次。”

市长亚历山大‧巴德罗在开幕式致词中说,作为这所孔子学院的所在地汉萨同盟城为加深德中关系做出了贡献,还称孔子学院的主要任务是向海外传播“中国的语言和文化”, 施特拉尔松德对中医的开发具有科学潜力。

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的主办方之一的中方代表——合肥学院在其官网上称,该学院一直致力于中医药推广,助推中德交流;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及中德经济交流,搭建中小企业交流平台。

网站还特别写道:该孔子学院“为配合‘一带一路’战略,连续开展了多次以‘一带一路’发展为主题的德国大中学生来华夏令营活动。”

中方已明确点明该学院的目的:促进经济交流、配合“一带一路”。

孔子学院对德国的影响

德国《每日镜报》(Der Tagesspiegel)29.11.2019报导,德国自民党党派于2019年11月11日向德国议会质疑孔子学院在德国的影响。该党指出:“联邦政府意识到,中国政府或中国共产党会影响德国孔子学院的活动、教学内容和资料。”

早在2014年7月初,哥廷根大学建立了“学术孔子学院”(Akademisches Konfuzius Institut),这是世界上第一所学术性的孔子学院,也是德国唯一的一所,名义上是促使德中在各学科及领域间的学术交流。当时德国社会就此发出了强烈的批评声。

《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于2014年7月3日发表题为“孔子学院受到质疑”一文。文中引述了“为了被胁迫民族协会(GfbV)”总部设在哥廷根的亚洲部负责人吾尔黑席‧德琉斯(Ulrich Delius)的话:“我们担心,由于与孔子学院的紧密联系,学术的独立性将会受到威胁。”

德琉斯还说,值得怀疑的是,遵循中共教育部明确鼓励在国外树立积极的中共形象的机构,“是否符合我们关键的科学企业”。

《德国广播电台》(Deutschlandfunk)2014年7月14日引用了路德维希港(Ludwigshafen)专科学院东亚研究所讲师、汉学家鲁道夫  约根-媒哈德‧鲁道夫(Jörg-Meinhard Rudolph)的观点。鲁道夫不相信孔子学院有研究和教学的自由,因为与德国歌德学院不同,孔子学院不会由一个国家根据明确的税收标准来资助。十几所建立了孔子学院的德国大学实际上直接从中共那儿获得资助,每所大学每年得到10万美元。

他说:“孔子学院不是由中国政府支付,而是由一个政党支付,一个代表个人利益的组织支付。外宣和公关是这些孔子学院运作的内容。 其结果是国外的参与者就被从游戏中删除掉,因为他们拿了中国(中共)的钱。”在他看来, 中共在他们的头上套上了一根紧箍咒,要么他们就得接受中方的观点。

2019年,德国自由民主党(FDP)向德国议会质询孔子学院一事,引起了德国主流媒体的关注。《每日镜报》(Der Tagesspiegel)2019年12月2日证实,德国第一所孔子学院在柏林自由大学成立后,该校每年从中方获得10万欧元资金。

自民党党派议员在质询中提出的问题之一为:“在国际上和在德国,中文学院经常受到批评,称其通过直接影响或行使‘ 软实力’间接限制了大学的科学自由。”

该党派的教育家延斯‧勃兰登堡(Jens Brandenburg)对德新社说:“(孔子学院)看似无害的茶道和语言课程掩盖了专制政权的冰冷宣传。 这在我们的大学中丝毫没有减少。”

他还说:“德国大学、州和市政府最终应该切断孔子学院的资金,并终止与之现有的合作。”

其实,德国政府不是对孔子学院没有了解。

2019年11月27,德国议会于对自由民主党的答复中就明确表示,中共政府对孔子学院的教学活动、教学内容以及教材都施加影响。孔子学院在管理上和经费上都依赖于“汉办”(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而“汉办”则受中共宣传部的领导(注:在德国议会网站上按编号19/15560可查出答复的全文)。

小城被中共病毒蒙上阴影

如今,施特拉尔松德,这座风光旖丽的城市,也未能幸免,同样被中共病毒蒙上了阴影:学校停课、商店关门、经济萧条;人们接触受限制 ,复活节期间家庭不能聚会,不能出门旅游……

据汉萨城医院(Hanseklinikum)的消息,在梅前州有两个城市最早出现一些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感染者的案例,其中之一的就是施特拉尔松德市。

截至4月27日,梅前州已有674人受感染,95人在医院治疗,17人死亡。

施特拉尔松德市政厅网站发表了市长亚历山大‧巴德罗(Alexander Badrow,至今仍担任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董事会理事)的公开讲话视频。他感谢市民们遵守为防疫而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同时指出当地的部分经济已遭受戏剧性的打击。他保证市政府会支助本市的经济和个体商家,并号召大家要“忠诚,在本地购买!”

视频下方的字幕显示为:“市长亚历山大‧巴德罗说:‘忠诚,在本地购买!’”(视频截图)

(待续)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