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首发】从内心觉醒 中国学者声明退出中共组织(图文)

洪泰

193
陈海涛在敦煌

近日,来自中国大陆,在美国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的陈海涛在大纪元网站发表声明表示,本人及家人断绝与中共少先队及共青团组织的一切关系。这既是身份的退出,也是内心的觉醒。他希望国内同胞多了解中共历史,结束中共暴政。

退出中共组织声明

陈海涛今年42岁。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甘肃敦煌从事敦煌艺术研究与数字媒体阐释工作。现在哈佛大学艺术史与建筑史系访学,关注重点是美国博物馆阐释自身藏品价值的方式。他还选修了亚洲佛教艺术、印度绘画、日本艺术等课程,以期将敦煌艺术以动画影片、展览、文化创意课程等多种形式传递给社会公众。

图 1 远眺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

陈海涛在敦煌工作期间,朋友同事认为他是个诚实善良的人,热爱敦煌艺术。在工作的十三年间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太太陈琦合作出版敦煌研究专著一部,公开发表中英文论文十一篇,创作发布敦煌阐释影片两部,策划海内外敦煌文化创意体验展览六场,获得国家级奖项两项,承担国家级课题项目两项,省部级一项。

图2: 陈海涛在石窟中对壁研究
图3 在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演讲介绍敦煌艺术及其阐释工作
图4 历史艺术阐释影片《降魔成道》
图5 举办敦煌艺术体验课程,2018年,Evans Bay Intermediate School in Wellington, New Zealand
图6 在泰国举办“佛陀之莲——敦煌文化创意体验展”,2018年

陈海涛在退党声明中说,“我是一位中国古代石窟艺术的研究者,见证了中华文明曾经是多么丰厚的吸纳了人类的多个文明版块的成果,进而创造出丰富精彩的艺术成就,这都是在神圣信仰的启迪下,大众真诚、善良、坚忍的心灵力量所推动的。而当把研究照进现实的时候,我却一度感到深深的乏力与困惑。”

他表示,来美国后接触到了自由的资讯,通过《九评共产党》等书,看到了中共在其历史上对中国人民的邪恶作为。了解了中共对信仰的残酷迫害,手段极尽卑劣与残忍,也为自己多年来被中共蒙蔽而产生的迟钝,感到忏悔。

“今天,当整个世界都被中共病毒所笼罩,封家锁国、百业凋零、生灵涂炭之时,我们更加清晰的看到,中共对内实施恐怖高压,迫害信仰、私刑绑架、活摘器官;对外大行贿赂收买,让多少的国际组织被其利益所裹挟,打破了人类社会的正常规则。”陈海涛说。

为此,陈海涛与家人宣告,“要努力从内心中觉醒,离开恶的蒙蔽。”“郑重声明断绝与中共少先队及共青团组织的一切关系。既是身份的退出,也是内心的觉醒。”

人生理想

陈海涛思想觉醒过程,在我们对他的专访时,他作了更深入阐述。他说,“我对于古代丝路艺术非常着迷,一直梦想能更丰富的阐释敦煌的历史艺术价值,能够把个体的生命与历史和艺术连接起来,希望在丰富的敦煌艺术中达到我的人生理想。”

在2019年之前,敦煌莫高窟每年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访游客200万左右,这些游客各种素质与背景的人士都有,这种情况连续数年。

陈海涛在工作中发现,那么多游客千里迢迢的来到敦煌,希望能一睹古代艺术。他们大多数通过工作人员的讲解与阐释,细致生动地了解到古代丝路文化与信仰的成就,原本舟车劳顿,疲劳蒙尘的眼睛都会放出一种光彩。

陈海涛认为,游客这种光彩就是他们了解了古代先民的文化与信仰的成就,在敦煌得以与自身的文化母体相连接所产生的喜悦与启迪。这种喜悦与启迪将会长久陪伴他们,给他们带来新的人生思考视角与资源。

“这就是人们心灵深处对信仰与文化本有的渴望。”陈海涛说,“在当下中国偏重物质财富的社会环境中,如果能提供更多机会,会有更多大众了解信仰与文化的魅力,进而去寻求提升自身的生命境界。”“但生活的现实却与艺术的梦想完全不同,在中国的社会现状中生活,人生是很片面的。”

在自由社会觉醒

在美国的生活一段时间后,陈海涛体验到美国这个民主社会透明的信息资讯及丰富的社区支持系统;见证到了清澈、洁净的空气与自由、良善的心灵。对比在中国大陆生活中的种种遭遇,他深切感受到在中共的邪恶统治之下,自己心灵其实受到莫大伤害。

在中国大陆时,陈海涛就常常觉得中共的一些举动非常出格,例如刻意不提供公共服务供给,制造稀缺性以寻租,基于户籍的限制,给外地孩子接受基本的义务教育制造极大的困难,在寒冬腊月大肆驱逐所谓“低端人口”,对公众言论的无端封杀与神经质般的言论禁忌。

他也接触过一些中共党内的人士,他感到这些人作为个人时,还是有基本良知,但当遇到一些重大抉择与判断的当口,他们往往“党性”优先,那种深深的无奈与拧巴、变形的人性就出现了。

陈海涛认为,中共鼓动社会大众只注重财富的获取,而不允许关注日益逼近的极权阴影与社会治理溃败,社会结构的设计弊端丛生,党管一切、信息审查、惩戒真话、告密监视、户籍歧视、“超生”惩罚、社会服务资源匮乏不均,公民权利没有保障,如同一道道枷锁,将国家与民族绑缚的无处透气,失去生机,这些都令人无力与无望。

在美国,陈海涛也经历了美国对中国由绥靖走向对抗的历史性时刻,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运动、台湾大选、新疆集中营、中共病毒席卷全球接踵而来。

因此,他进一步意识到,中共确实是寄生与绞杀其所依附的社会与国家的邪恶组织,本质上就是反对社会的善良公义,反对历史与文化的积淀,破坏对神佛宇宙的敬畏,视生民如草芥。通过纵容恶与欲望,制造极权恐怖、饥饿匮乏、仇恨愚昧去控制其治下的所有人。今天祸害世界的中共病毒,就是中共属性的一次变现。

盼望大陆民众早日抛弃中共

在这期间,陈海涛也认识到,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国大陆经济在广大人民的辛勤工作与沉重的环境和社会代价下,不可持续的维持了若干年的上升,中共的权贵们攫取了其中绝大部分的红利。而普通民众对比中共在前几十年制造的普遍赤贫与极度封闭,生活水准也可能有一定的提高。但他们在中共的宣传误导下,可能又会被其欺骗、迷惑,而默认其治理的合法性,甚至感恩戴德。

为此,陈海涛期望大陆同胞应尽可能去了解中共的历史,分清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对其执政几十年来的无数暴政没有任何反思,如果任其发展,这些暴政一定还会重演。在当前的全球脱钩与清算中共的大环境下,中共可能会再度闭关锁国。同胞们应尽其所能,顺应历史潮流,尽快退出中共邪恶组织,结束暴政,避免被其侵害。

来源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