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的“秘密经费”

18

在武汉肺炎疫情之中,封锁舆论、控制民众,中共都摆在明面上,并不忌讳外界获知。然而,在庞大的维稳人员公安、派出所的身后,却隐藏着一个“附体”,不挂牌、不对外、不公开——这就是政法委之下的“610”办公室。

无论疫情多么严重,这个已经存在了二十余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警察机构,还在为虎作伥。百姓遭受瘟疫的苦难,中共却对疫灾中不畏生死传递“真、善、忍”福音的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的残酷迫害。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2020年1月至4月,有89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1月份判刑42人,2月份判刑18人,3月份判刑16人,4月份判刑13人。

一份内部文件透露出的“秘密经费”

最近,一份北京市房山区政法委的《2018年项目执行情况表》内部文件被传至海外,披露了它在2018年执行了哪些项目。

该项目的列表显示,房山区政法委利用北京市和房山区的财政拨款,在2018年花费金额总计2916.70万元。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项目主要投入“610”办公室的维稳费用,并不见诸于房山区政法委的公开预算,是一笔“秘密经费”。换言之,这些都是中共政法委实施的不能见光的项目。

北京房山区政法委《2018年项目执行情况表》显示:

1、雪亮工程——监控系统;
2、铁路联防——监控铁路客运;
3、“综治(综合治理)”(610办公室);
——政法委为了诬蔑和迫害法轮功而专门“制作宣传水杯,调料罐,笔袋、围裙、横幅标语等,并发放到24个乡镇街道、燕山工委及4个街道”,来推行污蔑法轮功的洗脑宣传。
——房山“610”的加拿大“境外斗争”项目显示,主要是房山“610”赴加拿大蒙特利尔、多伦多、渥太华三地的工作经费。比如,向海外华人灌输中共诬蔑法轮功的洗脑宣传的社区居民座谈会,以及与加拿大《华侨时报》合作出版周刊、印发40万张宣传页等等。
4、防范上访;
5、“610”法制教育学校;
中共的所谓“法制教育学校”,隶属于“610”办公室,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暴力)洗脑迫害的黑监狱。
6、媒体宣传。

房山区政法委《2018年项目执行情况表》中,前两项“雪亮工程”、“铁路联防”、“群防群治”等这些“维稳”项目,目标都包括迫害法轮功,尤其是打压、阻止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民众传播真相。

这印证了,政法委每年的实际开销远远超出了中共公布的预算支出金额,而且其执行的多数项目都见不得光,不能在公开预算中被暴露,这也就是中共所谓的两会“预算”通报,每年都是大而化之,不了了之,一笔带过的原因之一。

然而,政法委的预算开支只不过是中共庞大的维稳机器中一个协调部门的开销而已,只是中共巨额维稳支出中的沧海一粟,公安、法院、检察院、各企事业单位、街道、村镇,又需要多少的“维稳”经费?

2018年、2019年中共发布的预算数据显示,“中央级”公共安全开支约2000亿人民币左右。公共安全开支俗称“维稳费”。长期追踪中共维稳费的香港学者吕秉权指,2018年、2019年维稳真实开支逾万亿,已连续多年来超过了国防支出。这些用于监控民众、迫害佛法修炼人的国家巨资,如果划拨于疫情检测的研究,何至于检测盒准确率只有30%,被进口的其他国家频频退货?

“死亡职位”的超级待遇

从1999年中共以及江泽民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以来,在“610”职位上为中共卖命的中共“党徒”,纷纷得到恶报,从中共“610”负责人李东升的锒铛入狱,到最近中共公安部“610”负责人孙力军被抓,“610”办公室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死亡职位”。

在中共体制之内,“610”办公室早已是人尽皆知的非法机构,除了极少数权利熏心的无知之辈,还在干这样伤天害理的差事,更多的人能不干就不干。这样的情况下,中共只能以高工资诱惑、招揽“610”人员。

一份中共“610”内部文件显示,曝光了哈尔滨610人员的工资和奖金、津贴细节。揭示出在贫困的中国东北地区,“610”人员拿到的工资和奖金津贴,是当地人均收入的7~14倍。

哈尔滨“610”办公室2018年的工资和津贴、奖金统计表显示,哈尔滨“610”人均年收入高达20万元左右,而黑龙江省人均年收入仅为1.4万元~2.9万元。也就是说,哈尔滨“610办公室”2018年的人均薪资收入,约是全省城镇居民人均收入的7倍,是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14倍。

即便是在中共的公务员编制内,“610”人员的薪资都远超同僚。2018年中国大陆网民总结了各省公务员平均薪资,其中,哈尔滨市公务员的平均薪资约为月薪5,700元、换算为年薪6.8万元。而当年哈尔滨市“610”人均年薪资近20万元,几乎是哈尔滨公务员平均薪资的3倍。

“610”人员薪资水平远超中国民众人均收入,在中共体制下并非哈尔滨一地的特例,而是普遍现象。据中共云南省大理州州委“610办公室”的2018年度部门决算公开报告,其中,州委610的人员经费支出为166.7万元,即人均收入27.8万元。而2018年大理州的城镇居民人均收入3.4万元,农村居民人均收入1.1万元。

也就是说,主要靠全国其它地区纳税人缴税来维持政权的大理州,给“610”人员开出的薪资,是居民收入的8倍,是农民收入的24.5倍。

二十年前开始的抽血民资

从国家财政、税收中强行划拨钱款,是1999年“720”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开始的“抽血”行为。

从2000年开始,距离中共权力核心北京周边省份,山东、河北、辽宁、黑龙江、吉林、北京,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为严重的六个省市,政府在人力、物力、财力上不遗余力,侵蚀民财。

在江泽民眼皮底下的北京,首当其冲从公共财政中大肆抽血: 根据北京1998年至2002年官方财政数据,2001、2002年北京基本建设的财政预算急剧下降,农业和教育支出也于2002年开始回落,而政法支出增长率的排名,却从1998年的倒数第二跃升至2002年的第一,增长幅度(37%)大于其它所有各项投资预算。而1999年这个分水岭,恰恰是江氏集团大规模打压法轮功的开始。

抽血民资、维持高压,以牺牲整个社会其它各方面的资金需求的增长为代价,是江泽民集团在发动对法轮功迫害之后,用强权高压、官位允诺、利益输送,造成的荒唐局面。

中共用于迫害法轮功的维稳费用逐年上涨,而在另一方面,社保、养老金却连年出现亏空。祸根是江泽民从2000年开始埋下的,作为“一把手”工程,江亲自出面,直接调动行政、公检法、财政、教育、外交等全社会资源迫害法轮功,冠冕堂皇地称之为“维稳”,正是这个“维稳”,让老百姓赖以养老、生存的资金变得“不稳”。

中共对于法轮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其杀鸡取卵、豪取民资的“怪圈”就一天也难以摆脱。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