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中共网路封锁即将崩溃(视频)

8

【有冇搞错】美国计划投入30亿美元推倒防火墙,中共网络封锁即将崩溃。推墙秘辛,哪些方法最有效?(大纪元香港新闻中心)

美国要攻中共防火墙 作者:石山

《有冇搞错》。5月13日。

首先和大家说声抱歉,过去两天,我们一直跟大家说会请一位当红的YouTuber通过网路连线,上来和大家见面,一起做一个节目。但最近两天,我们两边的设备都出了些状况,所以一拖再拖。我们已经订好了,星期五一定做好这个节目。以后,也会多请一些各个领域的大侠上来,因为现在世界很乱,是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坏的时候,这样可以和大家讨论各个方面的问题。

今天我想和大家谈一下,中国的网路防火墙。美国人称为GFW,Great Fire Wall,网路长城。很多人认为,中国北方的这个长城唯一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北方游牧民族侵略的。当然这个作用是很大,尤其是很多时候,游牧民族并没有中央政府,每个小部落有困难的时候,就会想到中国来抢东西。但另一方面,长城也是一个阻止中国人出去的设置。在古代,人民人口数量,对一个政权非常重要,多少户多少口多少丁,是衡量国家力量重要的指标。一旦天灾,饥荒,人民会四散逃跑,出长城,也是中国人的一个方向,当局也需要严厉禁止的。

当然,还有不听政府管制,和地方官员闹意见的人,也要跑出去。中国北方少数民族人口少,所以往往特别欢迎逃跑的中国人。其实这不仅是北方,南方也一样,不过东部和南部中国人,大部分是往海上逃。北边的,逃到朝鲜和日本去,南边的是菲律宾和越南。孔子都想过偷渡外国,他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

意思是,在中国没有道了,蜕变了,衰败了,所以要坐船出海,谁跟我一起走。学生子路听到很高兴,想和孔子一起移民,孔子说,子路很勇敢,很打得,但其它学问可能不行。

一般认为,孔子当时想去朝鲜,所谓九夷,因为孔子很羡慕朝鲜人很讲礼貌,他们是商朝后代,和孔子还是同一族的,而且距离不远,山东乘船去朝鲜,很快就到。所以,韩国人说孔子是韩国人,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在古代,中国难民很受欢迎的。所以中国的中央政府和北方少数民族。越南主体民族叫京族,就是以前的秦汉中国人,日本叫华族,有人认为主要也是大陆移民。

在北方逃出去的,生活方式完全改变,就成了游牧民族。所以中国皇帝很不高兴,要阻止移民潮。通常有移民潮的时候,都是中国不太好的时候,有问题的时候。所以中国皇帝和番邦协议,签和平条约,禁止招降纳叛,往往是最重要的一条。

所以,长城最重要的一个功能,也是阻挡中国人私自移民。现在这个问题比较容易了,不给护照就行了。但是自由、民主、人权、平等的价值观,却不能用护照来阻挡。

我们还是谈回到中国这个网路长城。中国网络长城从九十年代末互联网兴起的时候,中国政府就开始搞了。除了一个金盾工程,还有一个金关工程。

2000年之后,中国的网路长城漏洞百出,尤其是法轮功学员在海外开发了一系列翻墙软件,有无界、自由门、花园、火凤凰和世界门等等,反正主要的破网和翻墙软件,基本上都是法轮功学员开发的。

我在华盛顿的时候,认识一个法轮功学员,他本人在美国NASA工作,负责网络安全。技术当然是顶尖的。他曾经辞职,加入了这个翻墙软件开发团队。非常辛苦,每天工作15个小时,做了大概5年时间。

中共政府投了很多钱,想去挡住中国人翻墙,但一直都没有成功。大家想一下,这个和长城其实很像的。万里长城万里长,总有一些弱点,不用每块砖都拆掉,破了一个口子就成功了。

所以中共采用了两个方法,第一是开放部分的VPN,就是私人虚拟网络,加密的。因为更方便,所以大家慢慢就不用翻墙软件了。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关上VPN,这样可以形成一个全封闭的时间。因为你再开发翻墙软件,或者是普及翻墙软件需要时间,这个时间内,它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控制住信息的自由流动。

第二个方法,就是让你不关注政治问题。《纽约时报》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分析这个方法。他举例说,以前,如果中共不想让你知道魏京生,会彻底封锁过滤所有有关魏京生的信息,但现在,除了这个方法之外,中共还用各种更吸引人的事件和新闻,让大家不去看魏京生。比如色情、软色情、各种内幕八卦、政治人物和明星的八卦,或者自己制造热点,然后带动舆论转向。后面这部分就是网路水军的工作了。

我们说,中共的方法,其实是有效的。所以,现在90后的中国年青人,是不是比80后以前的那些人,更认同中共,更小粉红?

但这个方法有个前提,就是如果出现一个压倒性的大事件,可能转移视线的方法就无效了。现在出现中共肺炎疫情,就是这样的事件。所以中共一定要双管齐下。既封网,关键时候截断VPN,也用五毛水军灌水,转移注意力和影响舆论。

但无论如何,我们说,只要你不能完全彻底地封锁信息流动,专制体制的全封闭性的这种特点就会被冲击。尤其是共产党专制体制,绝对不能允许不受控制的资讯存在。

所以,破除防火墙,传播自由信息,就是对抗共产党最有效,也是目前最重要的一个方法。

本来,美国人是最有条件做这件事情的。但美国人并不很在意这个事情,而且中共在美国也有很多代理人,会暗中协助中共。

大概7、8年前,缅甸和伊朗都发生了一些大事,民众反抗当局。缅甸和伊朗都采用了中共的防火墙技术,结果当地的民众使用无界和自由门这些软件,翻墙出来发表意见,或者是进行联络。美国突然发现,原来翻墙软件这么有用,于是美国国会决定拨款支持翻墙软件的发展。

那一年,美国国会拨款3,000万美元,而且拨款立法条款,为无界、自由门这些机构度身定制了一些规定,也就是说,这些钱基本上只可能拨到这些开发翻墙软件的公司去。

但最终,钱还是没有拨过去。那是2013年,奥巴马上台那一年。国会的拨款,要通过美国国务院执行和管理,结果有一位卸任国务院官员,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按照国会的规定,要做全球的信息自由,然后国务院就把这笔钱全部拨过去,给了这家公司。

这个公司到现在,也没看到做出什么东西来。

那一年,是希拉里当国务卿。

不仅如此,中国还大量渗入美国的高科技公司。现在美国那些最大的网路企业,有很多的在美国毕业的中国人做高管,微软、谷歌、脸书等等。他们推动了美国高科技业和中国的合作。

不过,现在,美国人已经知道痛了。2016年大选,美国开始察觉到外国通过互联网介入。而在这次美中贸易战,尤其是这次中共病毒疫情的问题上,美国基本上已经开始确认了和中共全面对抗的态势,所以这个问题已经成了美国的一个头号问题了。

其实美国如果想要在互联网方面对抗中共,并不是非常困难。比如说全球的13个根域名服务器大都设置在美国,部分更由美国军方管理的,在维多利亚州。美国也有大批的互联网高级人才,散在民间,各个大学和社团中。这些力量一旦被动用起来,会非常厉害的。

美国前白宫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5月9日在《瘟疫作战室》(War Room: Pandemic)节目中明确表示,推倒中共防火墙的计划,已经列在美国政府日程表。5月8日,美国智库“21世纪创新”的CEO、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管理和预算办公室总顾问霍洛维兹(Michael Horowitz)表示,美国政府将投入高达30亿美元的政府资金,结合美国各大学的相关技术,在今年大选之前(10月底),可推倒中共的防火墙。

《瘟疫作战室》频道5月9日的《堕入地狱》(Descent Into Hell)节目中,有两位华人嘉宾以亲身经历,讲述了中共利用防火墙对中国人进行的言论箝制和洗脑。其中一位化名黑森伯格(Heisenberg)的嘉宾,曾经是中共电讯巨头华为的工程师,后来在与华为有贸易往来的美国科技公司工作多年,他深谙华为作为中共全球战略先锋所起的作用。

这些年,在中共举国财力的资助下,华为以低价竞争手段抢占国际电讯市场,特别是5G设备供应市场,旨在通过这些网路搜集数据和情报,把中共的大数据监控和防火墙系统扩展到全球。

黑森伯格说,华为设备的后门,完全是对中共(军方及情报部门)的监控开放的,他们可以拿到所有用户的资讯。在大陆,华为使用一种叫做深度数据包检查(DPI)的关键技术,来建造防火墙,而这个技术最初源自美国的思科(Cisco)等公司。

黑森伯格认为中共的防火墙,是中共让这次武汉大瘟疫(中共病毒)毫不透明的最根本原因,世界无法获得大陆的真实疫情资讯,导致如此多的人失去生命。

他强调,如果没有中共的防火墙,这些灾难本来都可以避免。所以,国际社会应该严肃对待中共的防火墙,因为它不仅伤害了中国人民,也伤害了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在节目的最后,班农证实,美国已经进行推倒中共防火墙的计划,川普(特朗普)政府高层已经决定就此问题的具体操作,在当天开会讨论。

在推倒中共防火墙的问题上,美国政府似乎已经从原来的呼吁和批评,转为切实的行动。如班农所强调的那样,“行动!行动!行动!”

我曾经接触过一位电脑专家,他们的团队专门研究中国的这个网路防火墙。他告诉我说,其实用不了多少钱,就可以把防火墙彻底拆掉。

我问他,大概需要多少钱,他回答说:5000万美元。

如果班农和黑森伯格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就算考虑到美国以政府来主导,要花费更多的金钱的话,30亿美元,应该是足够足够了。

就算是中共采取物理断网,全部切断中国和外界互联网的联络,美国仍有一个星链(Starlink)的计划,就是通过五六百颗低轨道卫星,为全球提供以卫星为中继站基地的互联网服务。这将彻底改变世界互联网的格局。

果真如此,距离中国网络防火墙倒塌的日子,看来是屈指可数了。我们希望这一天尽早到来。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香港大纪元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