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梁家杰:警暴欺妇孺令人发指 小心做中共代罪羔羊(视频)

9

香港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红卫兵曾经风光过,上过城楼跟毛主席一起看过阅兵的,后来很多(红卫兵)的下场就是被他们枪毙的。 (珍言真语)

香港民众在母亲节发起“母亲节行街”及“和你sing”行动,遭到香港警察暴力驱散,包括一名13岁学生记者在内、约200多名民众被捕。

香港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港警暴力执法,是中共挑动群众情绪,以人斗人的方法管治香港,而这将走向群众(港警)情绪失控,万劫不复的地步。当前港警越来越横行无忌,就如同当年失控的红卫兵,“警察真是要看看历史,很多红卫兵的下场就是被枪毙,中共用完即弃。”

香港网友发起“母亲节行街”及“和你Sing”行动,获得民众响应,聚集商场、街道,和平唱歌、喊口号。港警以违反“限聚令”为由,进入多个商场朝民众喷胡椒喷剂,截查市民,多名市民被搜身,甚或被粗暴拘捕,年仅13及16岁的学生记者也遭警方拘捕。

“我觉得很离谱,他们(警方)现在的说法是,超过8个人,有一个共同目的,这就违反了限聚令?!”梁家杰说,“我可能刚好和我妈去喝茶,去那个商场看完戏,我是不认识旁边的人,你硬说我一起去唱《荣光》了,这就叫有共同目的!那全世界那么多人,我们在地球上,为了生存这个共同目的,那是否我们全部都是一伙的?很荒谬。”

当天警方带走一名13岁学生记者,引发各界挞伐。梁家杰表示,港警的行为“令人发指”,男童的沉着与冷静则令他佩服,“这13岁小孩一点惊恐都没有,反而显得警察很苍白无力,同时很离谱。”

此外,港警进入女厕,暴打女子;无端喝令记者蹲下,朝他们喷胡椒剂,且不准清洗;《苹果日报》女记者被警方勒颈一度昏厥……“究竟这些警察当香港人是什么呢?当上战场杀敌?”“当街打女士,这怎么看也不是文明国家、地方的人会去做的事情,何况你是持枪的,这是什么态度啊?就是野蛮,不讲道理。”

当前港警以粗暴武力对待无辜市民,梁家杰表示,这就是中共挑动群众情绪,人斗人的方法管治香港,就如同文革时,“毛泽东明明跟党内进行权闹,他便鼓动红卫兵出来‘破四旧’,又要这样又要那样,骨子里就是政治斗争。”

不过他说,共产党也清楚,一旦百般煽情、鼓动群众之后,最终它将控制不了局面,“所以当年毛泽东叫红卫兵缴械,他们不肯,终于怎样呢?杀掉他们。”而今港警日渐“横行无忌”,最终当中共发觉无法控制时,下场可比红卫兵,“警察真是要看看历史,它是专搞群众斗群众的运动,中共用完即弃。”

近来,中共政法委系统接连发生人事大地震。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传言指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被带走。他说,他若是警务处长邓炳强会因此感到害怕至极,“今天它(中共)用得着你,就将你吹捧上天,好像光头刘Sir(刘泽基)可以去天安门看国庆阅兵。但当它用完你,或者它要找替死鬼,向人民负责的时候,它就一定会找你去做挡箭牌,做代罪羔羊。”

“共产党这个做法是经常用的,屡试不爽,在它49年建政至今天,这些例子俯拾即是。”梁家杰说。

近期香港警队三名外籍警官及邓炳强被发现不合法入住牌照屋及僭建、占用官地、入住有僭建单位等非法行为,另也爆出警队涉藏毒丑闻。梁家杰认为这是港府不断纵容、包庇警察违法的结果,而这些消息被爆出也绝非偶然。

他说,目前中共以群众斗群众的方式治港,“它真是向万劫不复,中共控制不了群众情绪的方向发展。”

警暴欺妇孺 “限聚令”为借口 很荒谬

记者:香港母亲节有大批市民上街,警方拘捕了200多人,包括要记者跪地、喷胡椒喷剂,如何看现在警方的行为?同以往的比较?

梁家杰:在母亲节那天与之前,香港警察对付那些示威者(的手段),令我很愤怒,现在他们(警方)经常用禁聚令,人家在商场唱一下《荣光归于香港》、喊一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真的不明白有什么问题。

他们(警方)现在的说法是,超过了8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在那个商场出现,这就已经违反了限聚令,我觉得很离谱。看一下限聚令,叫做599G,那里哪有有共同目的的,目的是什么?我可能刚好和我妈去喝茶、我可能和我妈去吃晚饭或去那个商场看完戏,走出来,我旁边的人我是不认识的,你硬说我一起去唱《荣光》了,这就叫什么有共同目的!那全世界那么多人,我们在地球上,为了生存这个共同目的,那是否我们全部都是一伙的?很荒谬。

13岁小记者表现让人动容 港警已犯下战争罪行

梁家杰:但还不是最令我发指的,我看见警察对待13岁的小记者,16岁的大一点的,我觉得都是小孩,又抓又锁,又抓去警署。不过那个13岁小记者的反应令我真的很佩服,我想如果我是那些警察,我想侮辱他、我想吓他,我就觉得真的很失望,因为这个13岁的小孩一点惊恐都没有,反而显得那些警察很苍白无力,同时很离谱。另外,那些警察追着一个女孩子进了女厕,接着就(把女孩子)打得像猪头一样出来,这个也是很离谱。还有叫记者,喝令他们蹲下,有点像那时候攻理大的时候,那些医护人员、医生护士,也是叫他们蹲下、双手放到后面。

蹲下了还喷胡椒喷剂,还不给洗。欧耀佳医生去过南苏丹那些战地做义工,我记得欧医生在一个访问里讲过,就算战争,在战场,都不会这样对待医务人员,这个是战争罪行。想一下红十字会去到一个战场,两阵对决在打仗,他要救一个伤兵,如果对方阵营的军队不给去救这个伤兵,是战争罪行,是可以上国际法庭的。

究竟这些警察当香港人是什么呢?是否现在是当上战场杀敌那样呢?就算是,你已经喷了胡椒球弹、喷了胡椒喷雾,你都(应该)给战犯洗一下眼,如果连这个事都不去做,你就(犯了)战争罪行了,等如理工大学的攻防战那样,那些明明是医护人员,就像红十字会的人员到战场去救伤兵一样,你叫他们蹲下,然后极尽侮辱之能事,这不是战争罪行是什么?我不知道警察在想什么。

港警应熟读中共历史 借鉴红卫兵被用完即弃的下场

梁家杰:我觉得,当你(港府)让这些警察感觉到你(港府)在包庇他,在纵容他,让他们(以为无论他们)做了什么事情,政府都不会去动他们,不会依法起诉他们,因为他是林郑月娥唯一剩下的三万个朋友,好了,那就大件事了,最近这段时间听到很多,譬如说陶辉,另外还有两个高级警官,在那些村屋里有非法僭建,又疑似做那些(把它变成)民宿,陶辉太太将《苹果日报》的采访记者的头像取代成自己Facebook的头像,《苹果日报》之前取得了禁制令,现在(政府)有没有采取过行动,没有吧,没有。

接着我们又听到辅警(香港辅助警察队)的头儿(总监)在天台有一个大程度的僭建,还有那些警察去酒店房间搜查冰毒,搜查完之后原来是自己(人)袋(偷偷保留)了一些,匪夷所思,匪夷所思,但这些事情没有最荒诞,只有更荒诞。因为当三万个警察,持着枪械去执行职务,当他可以横行无忌,可以很肯定(自己)会受到包庇和纵容的话,这种事情只会越来越离谱。如果你当街去打女士,这怎么看也不是文明国家、地方的人会去做的事情,何况你是持枪的,现在说的是你在当街打女人,喂,这是什么态度啊,就是野蛮,不讲道理。

记者们已经很听话的了,你叫他们蹲下,他们就蹲下,警察是有枪的,对不对?蹲下之后还要向他们喷胡椒球弹,还不给他们洗眼,我不知道中共或者特区政府想清楚了没有。看看中共的历史,它是专搞群众斗群众的运动,当它要鼓动群众,譬如它多数是这样的,它那个八股就是说,“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帝国主义虎视眈眈”,就这样去挑动民族的情绪、爱国主义,其实它很多时候都是在为自己遮丑,因为很多时候它自己处理不了一些问题,所以在不断抵赖。

譬如像文革时,毛泽东明明跟党内进行权闹,他便鼓动红卫兵出来,又要“破四旧”,又要这样又要那样,讲来讲去骨子里就是政治斗争,但你要想一想,警察真是要看看历史,即是何谓condom,就是这样,用完即弃,共产党是很清楚的,你鼓动群众的时候,会用百般煽情的东西,但是一旦启动之后,你就控制不了,你叫他收(兵)他是不会听你的,所以当年毛泽东叫那些红卫兵缴械,后来要把枪支交回共产党,他们不肯,终于怎样呢?终于要杀掉(他们)。红卫兵曾经风光过,上过城楼跟毛主席一起看过阅兵的,后来很多(红卫兵)的下场就是被他们枪毙的。

记者:在大陆,政法委最近也清理了不少官员,包括孙力军、孟建柱,还有傅政华等都传出有出事的讯号。大陆政法委官员的下场,对于警察有什么警示作用呢?

梁家杰:孙力军、孟建柱那些人出事了,我认为如果我是PK邓(邓炳强)就会“有得震冇得瞓”(极为害怕),伴君如伴虎,今天它(中共)用得着你,就将你吹捧上天,好像光头刘Sir(刘泽基)可以去天安门看国庆阅兵,但当它用完你,或者甚至它要找替死鬼,去帮它承担一些,它要向人民负责的一些事情的时候,它就一定会找你去做挡箭牌,找你做代罪羔羊。如果你读书少,就要多读些书,共产党这个做法是经常用的,屡试不爽,在它49年建政至今天,这些例子俯拾即是,所以我真的觉得,最近警察不断出事,无论是僭建(问题),违反禁制令去披露记者的身份,或者甚至是监守自盗,这些当街侮辱女士,对妇孺都不放过,他们觉得自己好像是最大的,像警察国家那样,这些现象我不觉得出现是偶然的,我不觉得是很巧合,这么巧而已,刚好给记者追到,说他僭建,我觉得不是这样,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发展,这是因为你(政府)对于警察违法,不断的纵容、包庇,造成的一个结果

记者:邓炳强最近发文说“这些害群之马影响了我们警队的声誉”,即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被破坏了?

梁家杰:如果我是邓炳强,我有什么对策呢?我唯有跟这些已经被人真的揭露了其罪行的警察划线,划清界线,但你说这些是害群之马,究竟那个马群有多少匹马?害群之马有多少匹?我真的不知道,他这个是说词而已,大家都能料到他会这样说,当然是说“树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儿”,这只属于少数,大部分的警察都是尽忠职守的、是勇毅的、坚强的。

但我们见到的,就是市民在商场,你无端端说人家违反了599G限聚令,你反而在挑动群众情绪,令到商场内的店铺没生意做,好像是警察,多于是在唱歌的年轻男女,这个问题,我觉得邓炳强没理由不明白的,如果他不明白就叫他问问政法委的大佬,那些共产党的大佬,他一定知道的,现在就是挑动群众情绪,人斗人的方法去管治(香港),但这个后果,正是中共在大陆建政几十年的历史,你就会知道其实它真是向万劫不复,即是你(中共)控制不了群众情绪的方向在发展。

内会争议 戴启思和陈文敏权威意见被无视

记者:上星期五(立法会)内会主席之争,由李慧琼当上主席,这件事情有没有法律方面的争议?

梁家杰:当然有法律方面的争议,立法会自己的法律顾问,一直也认为郭荣铿去主持内会主席的选举是没有问题的。突然间它(政府)拿了余若海、孙靖干两位大状的意见之后,连立法会的法律顾问也要改口风。好了,这边,我们有四位大状,其中两位是资深大律师,戴启思是大律师公会的主席,陈文敏、戴启思是大律师公会主席,陈文敏是名誉资深大律师,是香港大学公法的讲座教授,公法的地位,戴启思和陈文敏的名气比余若海还要响,比孙靖干还要响。

这边有立法会法律顾问原本的意见,接着还有两个掷地有声,在公法的江湖地位无出其右的戴启思和陈文敏,这边又有余若海和孙靖干,一看就知道是有两个看法。如果可以诉诸法庭的,因为香港是三权分立的,互相有制衡和牵引,是将权力分成三块的,所以其实法庭是很少,除非不得已它都不会管你立法会的家事,本来就是政治问题政治解决,所谓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怎么会拿余若海律师的意见就奉为神明,他说解释这个内会的规则,就是权威的了,怎么会这样子呢?如果这么说真的可以,那香港有100个资深大律师,当然可以找到一个合适你使用的意见的。我那时都说过,现在他不肯公开,他写给余若海的聘书,究竟是怎么写的,你问什么问题,你就避重就轻。

我做律师就知道的,有时候是哑巴吃黄莲,如果你问我拿了意见,但是你就将你给我的聘书和指示,是剪裁到你只是问一些你想要看到答案的问题,那我写的意见书给你,我是在回答你的问题,不是无的放矢的,回应你的聘书和你的指示,你就拿来诬陷我说,梁律师没有说这件事不合法,但其实你没有问我。你问了另外十条问题但是没有问这一条问题,那我当然就没有回答了,我没有回答那你就说梁律师没有回答,没有说到合不合法,那就是合法啦。

有时候当律师也很惨,因为你的聘书我不可以公开,因为如果我公开是专业失德,我和当事人之间的聘书,和他提出什么问题,给了什么指示给我,是受法律专业保密的安排,是保障。那我也不可以把你的聘书拿出来公诸于世,你就和全世界说我又没有说这样我又没有说那样,那就等于没事啦。所以,我第一个反应,当时说余若海写的这么个意见,我就说那你把聘书拿出来吧,看看你是否有问到,是否有把立法会内会选主席,每年一选的重要性和他说,有没有把这个传统为什么要存在和他说,那你没有公开那个聘书,现在那些民主派议员就众筹,就找到戴启思和陈文敏,两个响当当的公法专家写的意见,你却没当回事,李慧琼就自己霸位,很丑陋。

国际看到中共操控香港的丑陋面

梁家杰:不过也好,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共在香港的党羽,或者它那一班吹捧的人,这些唯中共马首是瞻,唯命是从的人的嘴脸是多么丑陋。那天工联会郭伟强,从后面一把揪住陈志全,然后扯着他胸口的衬衣,拖着他。你觉得是否像文革时候的照片,或者不用说文革,说文革时期香港的暴动,那些郭伟强的前辈,工联会的杨光,拿了大紫荆勋章的那个人,不过他所做的事情,如果不是民主派把他逼到那个位置,他就没有那个嘴脸给全世界的人看,这样全世界的人可以看到中共在香港的爪牙和党羽,或者叫做亲共派,究竟是什么水平,有多么野蛮。

我觉得这样也是好的,没有到这个时候你是看不清他的。那当然我觉得,郭议员呢,他做的事情也不是做给我们看的,他做给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啊,或者现在这个政法委看的,他所展露出来的那种丑态,全世界都看到。

我作为一个曾经在立法会服务12年的前议员看到这种事情,心里很难过,觉得很痛心,我们以前一直花了很多精神时间,在那里议政论政,建立了立法会在香港人心中的一个理性的议事的场合,一个形象,但是今天完全被破坏了。当然我也不会怪那些民主派议员,因为真的往事只堪回味,以前有曾钰成、叶国谦、谭耀中那些人在那里,比如陈婉娴议员,都可以讲一下道理的,就算他们不同意我们,他们都心里面有个底,保住立法会作为一个立法机关在宪制上的形象,不会这么离谱的。今天的这些人,像郭伟强、麦美娟那种,何君尧那种,完全没有底线,他可以完全将自己很丑陋的一个形象表现于人前。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转自香港大纪元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