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学员亲历李洪志师父大陆传法 回忆往事(图文)

5
2018年5月10日,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联合广场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戴兵/大纪元)

1993年夏天,北京第11期法轮功学习班上,王鸿敏多年的胃病和附件炎奇迹般的消失了。

1994年4月15日,在合肥传法班上,董安娜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后她的人生幸福快乐,一直到1999年的7·20。

1994年12月21日,广州第五期班法轮功学习班上,李洪志师父向赵丽伸出手的场景,成为了她修炼路上最为难忘的瞬间。

2020年5月13日是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洪传28周年纪念日暨“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69岁华诞。北美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发起各种网络庆祝活动(受疫情影响),通过回忆当年参加李洪志师父讲法的珍贵经历,回顾走过的修炼历程,来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西雅图学员:得法全家受益 无法用语言表达感恩之情

美国西雅图的法轮功学员赵丽回忆说,她和全家都参加了当年师父在国内的传法班。赵丽也因此得法。

1993年年底,修炼前已经绝经的赵妈妈,在修炼以后又来了例假,不仅心脏病、肾病全好了,连坏脾气也没了。亲眼目睹赵妈妈发生如此变化,赵爸爸也开始修炼。赵爸爸修炼前曾摔断胯骨、股骨颈,没办法治疗,只能任由股骨颈钙化。

赵爸爸参加传法班是架着拐的,听完班后就好了,去医院拍片子医生说钙化的骨头正常了。

赵丽的妹妹从传法班回来后,完全变了一个人,人生观、世界观、做人标准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对赵丽触动很大。她说:“以前我俩会闹矛盾、打架,这次回来我妹对我说:你以后打我,我绝不还手。我终于意识到这个功法太不一般了,决定要去参加传法班。”

1994年12月21日,赵丽终于如愿以偿,赶上了李洪志先生在国内的最后一次传法——广州第五期班,正式得法。

广州听法,应该算是赵丽有生以来最幸福、最幸运的经历了。“广州班去了很多人。大街上都能看到携家带口的学员,带着行李、卷着铺盖,很多人没票,基本都是吃住在街上,都盼着能听到师父讲法。”她说。

赵丽走进广州班的时候还是无神论,如果没有亲身的体验,很多发生在她和别人身上的事情都会让她难以置信。“师父讲到的很多我都有感觉,比如打出法轮给学员调整身体,接法轮等等;师父给调整身体以后,我就感觉脚下很轻、像不着地儿似的,身体就像没重量、像后边有人推一样——从未有过的轻松。”

在传法班上,师父要绕场一周看看大家。“我第一个跑到最前排的围栏边,师父也正朝我的方向走过来,直接向我伸出了手。我当时觉得自己很脏,不敢握师父的手,但那时其他学员已从四面八方上来,我就轻轻地摸了一下师父的手心。这时,就看到很多只手都伸向师父。当时就感觉师父的手特别大,不是看着大,而是那么多手总都能握到师父。”

得以亲见师父,让赵丽的修炼更为踏实和坚定。“当年得法之初,只知道师父好、大法好;迫害之后,家人多次被抓、流离失所。我重新审视了自己得法的经历,重温了师父传讲的大法,回忆了亲见和耳闻师父的做事与为人,更清楚法轮大法是正法,也更为珍惜这修炼的机缘。”

而那个跑向师父、师父向她伸出手的场景,成为了赵丽修炼路上最为难忘的瞬间,也成了她修炼路上富有寓意的点化——遇到困难、危险,只要转向师父,师父就会伸出他的手。2015年,带着《转法轮》出海关的赵丽被卡半个多小时后,奇迹般被放行,终于来到了美国。

“5月13日,对每个弟子来说都意义非凡,没有语言能够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借此机会,我想对华人说,我亲眼、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让我和亲人身体健康、道德升华,请同胞们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现在疫病流行,天灾频发,危难时刻切记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也会见证佛法的神奇和威力。”

赵丽认为,5月13日,对每个大法弟子来说都是意义非凡的,但是任何语言都无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心。(赵丽提供)

多伦多学员:得大法三生有幸

现居加拿大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王鸿敏和先生,1993年有幸参加了法轮功在北京的第11期和第12期传法班。王鸿敏常年身体不好,先生是气功迷,他们一直在寻找能够祛病和修炼的高功。一次在月坛公园碰巧看见有人在抱轮(法轮功第二套功法),王鸿敏回忆,“我想这得多累啊!可是举起胳膊一试,却感到异常舒服,身体似乎飘了起来。”王鸿敏和先生就这样接触到法轮功,也拿到了2张李洪志先生传法班的门票。

“北京第11期班,正是夏天,我们座位在二楼,本应很热,但总感觉凉风习习,抬头一看,头顶有个法轮像小风扇在飞转。师父给我们清理身体时让我们想自己的一个病,我胃有瘤,还有附件炎,两个地方连着痛得要命,我就想这两个病。第五天开课前,匆忙中在路边买了包子,吃的时候才发现是肉的。我因胃病严重,吃一点点东西就疼得不行,更不能吃油腻的。可是吃了俩包子还觉得饿,就把4个大包子全吃了,才突然意识到——我的胃病好了!”

在参加传法班前后,王鸿敏和先生几次有幸得遇李洪志先生。一次是在地坛公园圆丘坛打坐,“师父把我结印的手按了一下,可能是我姿势不正确。我先生因长年写作,有肩周炎,师父给他托了一下;一次在天坛公园炼功,突然看见师父来了。我们跟师父合影。还请师父在《中国法轮功》上签字。”

“我一生中最难忘、最重要的日子,就是5·13和我得法的日子。能得大法真是三生有幸!对师父感恩的心无以言表。”王鸿敏说。

王鸿敏1993年参加过李洪志先生两期讲法班,2002年王鸿敏来到多伦多,终与1993年出国的先生团聚,并参加海外的天国乐团。(王鸿敏提供)

纽约学员:跟师父一起无比幸福

现居纽约的董安娜1994年先后参加了李洪志先生在合肥、广州等城市的6个传法班。她也是在1994年4月15日合肥传法班得法的。

1993年底,董安娜刚到一个新工作单位,就遇到一件稀罕事。办公室里有位同事在讲自己修炼法轮功,10天内从一个瘫子变成健康人的经历,像磁石一样把董安娜牢牢吸住了。这位皮肤白里透红、健步如飞的同事,就是街坊邻里都熟知的那位“因肌肉萎缩瘫痪在床,久治不愈”的瘫痪病人,每年家人从海外寄来高额的药物却没成效。

“1993年11月底,她是被家人背到传功班的。最后一天,师父现场给学员清理身体,瘫痪的她当时就站起来了,自己回的家,上四楼敲开家门,家人当时全呆住了。”所以当这个同事一说“法轮功是正法、是高德大法”,董安娜一下就听进去了,当时就决定修炼。那时她25岁。

董安娜记得那位法轮功学员对她说:“想要修正法,走的每一步都是考验。”董安娜是自己一路问一路找到气功协会报名的。进了气功协会,各种各样的功法摆着桌子,不同门派的“气功”都拉她学,她跟那些人一遍遍说,“我只修法轮功。”那些伪气功师无奈,指给她法轮功的位置。

董安娜那时家里困难,一个月的工资才15~30元,孩子也小,“那些气功师居然按每小时200元收费,而法轮功办10天班才要20元,还是主办单位收的场地费。”就这样,董安娜得到了法轮功合肥传法班的学员证。

“师父在班上说,法轮功不治病,是往高层次带人,可以给学员清理身体。我的病祛了,走路感觉脚不沾地,轻飘飘的;第二天上课讲天目的时候,我看到了透明的法轮。第三天炼贯通两级法时,感觉自己顶天立地;炼抱轮时,看到一只巨大无比的眼睛;第八天学法轮周天法后回家,躺在床上,感觉自己连被子一起飘了起来,我知道自己周天通了,持续了大概一分钟。我总感到法轮的旋转,感到自己在法轮里转,一种神奇而又神圣的感觉。”

学员们和师父在一起,感到无比幸福,就像滴水遇见了大海,生命有了依靠和归宿。“学习班结束时,我从人群中走近师父,问师父怎么算攥空拳,师父就做出样子示意。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向师父询问,师父都一一耐心解答。我问师父能否和师父握手,师父伸出有力的大手与我握手,没有一点架子,让我既佩服又感动。”

在各个传法班,种种惊人的现象,无法解释,却实实在在、不胜枚举,每一桩每一件都在印证着法轮大法的纯正和神奇。董安娜认真牢记师父的每一句话。“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所以,我每天都是乐呵呵的,从得法那天一直笑到1999年(迫害开始)。

“师父还说,留给我们的是集体学法和交流的环境,我们在学习班下来,就一起学法炼功,一起切磋,互助提高;师父还讲过,让人得法才是真正的做好事。我就给我亲朋好友弘法。我二姐一口气听完师父讲法录像,她打坐入静,看到金光闪闪的法轮飞向她,从法轮中飞出金灿灿的三个字‘真、善、忍’。我还与老学员一起,自发自费建立义务教功点,弘扬大法。”

2009年,董安娜来到纽约。“5·13是非常珍贵的日子。如果没有大法、没有师父的呵护,很多难关都不可能走过来。”

“有幸成为大法造就的生命”

1993年在北京得法的欧阳燕与很多得法的大法弟子一道,亲历了李洪志先生早期在国内多次办班传法,体验了大法带来的身心巨变,见证了李洪志先生的正直、谦和、慈祥,也见证了“真、善、忍”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更见证了法轮功在中国洪传时的壮观辉煌及在迫害中的金刚不动。

欧阳全家三代人都先后多次参加师父在国内举办的讲法班。

1993年,欧阳和家人参加了师父在北京的讲法班后,身体就被净化了;女儿再没吃过一片药;提前病退的母亲,多次病危住院、罹患癌症,炼了法轮功后也告别了医院,现在已有九十多岁了,身轻体健、充满活力。“迫害开始后,面对平和善良的母亲对他们讲真相,警察、国保、610人员都不得不佩服法轮功的神奇,完全相信她讲的,没有人告发她。我母亲实名诉江后,警察上门查访,她堂堂正正地告诉警察,她就是靠炼法轮功才活到现在,警察一句话没多说就走了。”

面对7·20后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欧阳以亲身经历给单位讲真相,让领导、同事明白迫害是错的。欧阳在被迫害期间曾两次被非法拘留,结果都被释放。在监号里,她不断讲真相,很多嫌犯都跟着学会了背法轮大法中的诗,也有不少人表示出去后也要炼法轮功,再也不做坏事了。

遇到警察,欧阳也给他们讲真相,警察从神气跋扈到低头聆听;还遇到警察听懂了真相,主动跟上级请示要求释放欧阳,还亲自把她送回家。

这二十几年,无论在弘扬大法中、在遭受迫害中、在上访申诉中、在全面讲清真相中,在许许多多的场合中都有人问欧阳同一个问题“你见过李洪志大师吗?”当欧阳给予肯定回答并讲述她的亲身经历时,无论是她的领导、同事、亲朋好友、普通人,还是610、公安、国安干警、监狱管教、预审、犯人等,都相信她的话。

欧阳也这样讲:“我很幸运、也很自豪——‘我见过师父!’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一切谎言、诬陷全部解体!见过慈悲的师父,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改变了我整个世界里的一切。得闻伟大的佛法是我生命中最庆幸的事、最重要的转折,使我有幸成为大法造就的生命。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法轮功学员欧阳燕(右)。(欧阳燕提供)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