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美国骚乱 党媒叫好 中共回避了什么(图文)

9
2020年6月1日,一些人在美国华盛顿特区抗议。(Photo by Joshua Roberts/Getty Images)

近日,美国非裔男子在警察执法中被致死案引发美国多地民众抗议,激进组织Antifa借机煽动暴乱。中共官媒大肆渲染美国的骚乱场面,抨击美国的民主制度,挑动仇美情绪。许多网友对此表示异议和反感。在疫情带来重创,美国宣布制裁之际,中共企图以此转移视线,报复美国。

中共官媒在相关报导和评论中,故意回避一些重要事实,有意误导民众。

第一,关于案件的处理

5月25日,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26日,四名涉事警察被解职。5月27日,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发文,谈到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应他的要求正在调查此事,他向弗洛伊德的家人表示慰问,表示“正义将得到伸张”。

5月29日,在办案时曾单膝压在弗洛伊德颈部的警察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被捕。他被控三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5月31日受访时谈到,当他和总统在空军一号上看到弗洛伊德事件的相关视频后,总统立即发表推文,要求调查,并与司法部长巴尔通了电话,要求他调查真相。

第二,美国民众的抗议权和媒体监督权

弗洛伊德案发生后,明尼苏达等十几个州都有民众上街抗议,在华盛顿特区,示威者站到了白宫外。川普总统和多名政要都表示支持人们的和平诉求。媒体在街头采访拍摄,甚至对骚乱进行直播,文字和视频报导连续不断。

许多大陆网民批评中共剥夺国民的言论自由,禁止公民合理抗议,却刻意放大美国的警察暴力事件。以下三条社媒信息很有代表性:

“官媒引导下,一些人觉得美国很乱。岂不知这恰恰说明美国的人权保障。党国这样死了人,比如民工周秀云,瓜农邓正加,雷洋,徐纯合等,你去乡政府门口抗议试试?更别说去中南海了。”

“我因为p2p(爆雷)去杭州,刚到政府门囗就被驱赶,更别说示威了。一位男的老者拿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还我血汗钱,直接被带派出所了,从上午一直到下午才放出来,我的三观直接崩了”。

“有粉红在推下说,你总说中国黑暗面,有本事你说说美国暴动,我回复如下:美国暴动,不管是文字、视频、以及每时每刻的过程,你都可以在网上查到。你想看啥不用担心信息被屏蔽,你想说啥不用担心被喝茶。用我说啥?民主社会不是天堂,但是好坏你可监督;独裁社会就是地狱,因为你只能赞美,不能批评。”

5月31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接受ABC新闻“This Week”采访,他向中共等利用此事挑衅的政权说:“我们与你们之间的区别是:杀死乔治·弗洛伊德的警员将受到调查,将得到起诉,将会受到公平审判。那些想要走出去参加和平抗议的人们,也被允许向他们的政府寻求补偿。他们不会因为和平抗议而被判入狱。”

第三,激进组织Antifa(安提法)及其背后黑手

近日,美国多个城市的和平抗议演变为暴力破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纵火和抢劫。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说,Antifa激进分子操纵了暴力行动,他们在各州穿梭,暴力专门针对少数族裔、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地区,烧毁人们赖以生存的商业,总统对此非常气愤。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5月30日表示,“起初的和平抗议正在被暴力和极端力量所劫持。”5月31日,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宣布,将把Antifa指定为恐怖组织。

Antifa(“反法西斯”的英语缩写)是起源于上世纪30年代的极左翼政治运动,与共产主义和准马克思主义有关。

德国情报机构,联邦宪法保卫局(BfV)在2016年发表报告指出,“反法”所标榜的“法西斯”往往不是指实际的法西斯主义,而是指代“资本主义”。因此,具有双重含义的“反法西斯”实指“反资本主义制度”。

2017年8月22日,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自由派作家德萧维奇(Alan Dershowitz)在福克斯电视台的早间新闻里指出,“Antifa”是激进的、反美、反自由市场,是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极左组织。他们要阻止人们自由发言。他们使用暴力。

美国哈德逊研究院(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中国问题首席战略家斯伯丁将军(Robert Spalding)分析认为,美国目前的暴力活动是共产主义势力有组织的暴乱,目的是毁坏美国。他在推文里写道,“他们(的暴乱活动)得到中共、俄国人和其他(反动)人士的支持,这与我们这个国家无关,这与那些想看到美国被摧毁的国家有关。”

别忘了雷洋、周秀云、徐纯合

5月3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推特上贴出“I cannot breathe(我不能呼吸)”,向美国挑衅。中共在这一波仇恨宣传中,似乎表现出对美国黑人的深切同情。但是,对于本国受难的同胞,外交部、共青团、央视等喉舌一概选择视而不见。

迄今,高智晟律师、公民记者方斌、陈秋实等人仍被强制失踪,余文生律师、黄琦等正义之士无辜入狱。还有大批中国人因为坚守信仰及合理抗争遭受残酷的迫害。

当中共官媒对美国警察暴力津津乐道时,很多人想起了死在中共警察手里的中国人。

2014年12月13日,在山西打工的河南农妇周秀云因讨薪与警察起冲突,被警察王文军拧断了脖子。该案于2015年5月开庭审理,案件审结后,法院5次延期宣判。家属不满,于2016年7月向太原市公安局申请上街游行抗议,被公安局以“直接危害公共安全或者破坏社会秩序”为由驳回。2016年11月10日,法院宣判,王文军被判处5年徒刑。曾代理该案的程海律师向记者表示,判决过轻,王文军应当是“故意杀人罪”。

2015年5月2日,在黑龙江省庆安火车站,中年男子徐纯合带着八十多岁的老母和三个小孩准备前往大连金州,但是因为他们曾多次上访,车站安检人员不允许其登车。徐纯合之后和执勤民警发生冲突,在打斗过程中被警察当胸开枪击毙。事后官方称警方开枪合法,但民间普遍认为警方涉嫌故意杀人。

代表徐纯合家的谢燕益律师表示,中央电视台公布的视频经过了剪辑,没有显示警察具体是怎么开枪的,却故意把徐纯合描绘成一个道德败坏的人。他说,“即使一个人有问题,也不能说打死他是合法的”,“这是一场由截访和维稳制度造成的悲剧。”

当年,有人问:“警察持警棍殴打徐纯合的镜头央视全部删除,因为啥原因呢?”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回复:“因为它是中央电视台,党和政府的喉舌。”

2016年5月7日晚,北京市民、中产人士雷洋被昌平公安局便衣警察拘捕,在押解途中非正常死亡。此案引起广泛关注及对警方执法的大规模质疑。外界怀疑,雷洋被扣上了“嫖娼”的罪名,真相不得而知。

雷洋的岳父曾告诉财新记者,5月9日下午,雷洋的同学曾去事发处附件的一处物业申请查看监控视频,物业说监控录像坏了,“而5月9日上午刑侦部门曾去找过物业”。

2016年12月23日,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以“犯罪情节轻微,能够认罪悔罪”为由,决定对五名涉案警务人员作出不起诉决定,舆论大哗。

结语

一周来,在美国发生的动荡涉及警方暴力执法、种族冲突和极左势力发动暴乱等多重复杂因素。中共借此表现出的幸灾乐祸和冷血言论凸显其邪恶用意。中共想通过发生在另一个国家的不幸来愚弄本国人民,掩盖中共暴政的黑暗。

在中共治下,广大民众被剥夺了知情权、表达权、抗议权、信仰权、被辩护权。媒体不是为了报导真相、监督政府而存在,而是一律必须姓党。法院、检察院和公安机关都是维持极权统治的工具,不是维护正义、为民服务。

中共放大美国的社会问题,不是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而是出于它对美国的仇恨。几年来,川普政府公开谴责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勇敢地反制中共渗透,开创了国际抗共的新局面。这对维护中国人权和世间正义都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党媒和“五毛”妄想唱衰美国,反而让更多人看清中共之不义。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