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征地“以租代征”村民维权遭训诫(图文)

李新安

4
雄安新区容城县强征土地,“以租代征”,当地村民前往工地维权,遭官员威胁和警察训诫。(视频截图)

河北省雄安新区容城县近日开始强征强拆,“以租代征”,没有统一的补偿标准。当地村民前往工地维权,遭官员威胁和警察训诫。呼吁外界关注。

一段视频显示,大批村民骑着电动车、自行车,或走路赶往施工现场,视频拍摄者说,“来人吧!来人来人!快点!”另一视频拍摄者说,“看看!胜利庄的都维权来了!”据悉,胜利庄村位于容城小里镇,在小里村的旁边。

知情人告诉大纪元记者,耕地以租代征,租金每亩每年1200元(有说是1500元/亩),当地人在阻挡施工。“以租代征当然是违法的,一是租金低,一百年的租金不够征地补偿款;二是逃避了安置费用,农民还是农民。”

当天,有雄安新区的官员到了萍河工地现场,比对照片是雄安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田金昌。民间流传,田是调来的一个酷吏,专门负责拆迁,他曾在北戴河做过强拆。据说田在内部大会上说,三天搞定萍河工地拆迁,搞不定就辞职。

公开资料显示,田金昌是河北黄骅人,2018年9月任雄安集团党委书记,2018年12月任雄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中国雄安集团董事长。此前做过北戴河区委书记、河北北戴河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邢台市委副书记、沧州市副市长等职。

田金昌在现场提到2005年定州油绳村血案,造成众多村民伤亡。他强调当时阻工是有人背后策划的,阻工最后一定是不可控的。“后来市委做出了错误的决策,组织了一些社会人员,现场造成了打砸抢,造成了很令人痛心的油绳村的流血事件。”

这时,一个小伙子准备离开。田金昌招手让他不要走,接着说,“阻工是违法的,这样下去最后一定是不可控的。今天我已经发现有些群众把小孩子都带来了,有的把六七十岁,七八十岁的老人都带到现场来了……”

但村民认为,官员讲了定州某村的故事,带有威胁性。也有人指出,没有人阻工,村民是维权,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事发当晚,现场的一些人,包括被官员叫住的那个小伙子,受到了警察训诫。半夜警察上门引发村民不满。

没有统一补偿标准

一份《容城县政府土地征收启动公告》显示,6月6日县政府向大河村村委会及所有农户发出通告,拟征收该村全部集体土地,面积约408.2970公顷,用于雄安新区起步区、启动区道路、地下管廊及公共基础设施建设。

关于土地补偿标准及安置方式,按《雄安新区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安置办法》执行,但“具体征收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待土地现状调查完成后,由容城县政府制定并公示。”

图为容城县政府土地征收启动公告。(网路图片)

此外,不少村民已经接到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的《责令限期拆除(清除)通知书》,称“经查,你户擅自在新盖房分洪区内(建筑物、林木、高杆作物、垃圾、渣土),属违法行为”,限接到通知后三天内立即拆除(清除),否则根据“防洪法”予以强制拆除,并承担相关费用,并处以五万元以下罚款。

图为当地以防汛抗旱的名义发出《责令限期拆除(清除)通知书》。(网路图片)

根据《雄安新区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安置办法》,土地综合地价补偿标准为12万元/亩。但知情人告诉记者,去年秋天拆了几个村了。“没有统一补偿文件,各人的合同五花八门,连公章的数量都不一样。”

三县的百姓要维权

村民表示,老百姓只是想要一个合理合法的说法。

在一段与官员谈判的视频中,村民表示,老百姓什么政策也不知道,所以才拦着不让施工,官员承认前期在政策沟通上是有很多不当的地方。

也有人指出,没有人阻工,阻工这个说法有问题,村民是维权,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目前土地有争议,包括补偿争议、合同协议争议,土地归属权争议。这些没有公开、透明,也没有合法依据。

由于官员仗权压人,目前三个县的人们“拧成一股绳”。“天下是人民的天下,雄安是人民的雄安。”一位村民表示,“不会在合同不清、补偿不清的情况下就把地让出去,是他们的不公开、不透明、不依法、不依规,失信于民,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据村民披露,这种事情发生已经时间不短了,几万村民参与议论维权。

村民表示,“他们这叫没收了我们的财产!”“没地没钱没工作养老怎么办!”“这片土地是我们祖祖辈辈的耕耘之地,我们流过血汗,埋过先人,也更关系到我们的后代子子孙孙,维护个人权益是每个人的权利……”

此外,各村的集体财产没有公开透明,老百姓心里没数。

一段视频中,现场一名69岁的村民表示,不知道村里的村民代表是谁?有多少个?“我长这么大没参加过选举,这是事实。我们从来没接到过通知让我们去选谁,谁是?但是他们却把我们的地或者出租,或者出售。把土地性质变了,我们不知情。”

视频中村民当场表示,西小里村也是这个情况。“我说的是共性的问题,不是个性的问题。”69岁的村民说。

雄安新区几近停滞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涵盖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等3个小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因而取名雄安新区。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

雄安新区搞了3年多了,进展缓慢。知情人表示,当地经济几乎停滞,因为很多企业被停下来了,企业要外迁,当地只是开了几个施工项目。

有人认为雄安新区已经烂尾,知情人称,烂尾不是因为停,而是因为慢。违反市场化原则,企业没有积极性。都是一些国字头的企业在政治压力下的应付,根本不是真的要在那里扎根,没见私人企业或者外企到来。

公开报导显示,2019年1月16日,习近平在河北雄安新区考察调研时说,雄安“这两年,几乎没有动一砖一瓦”。

建立雄安新区被认为出于迷信,雄安在潭柘寺这条千年南北轴线正下方。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曾撰文表示,雄安新区的选址就是一个错误的决策。违背老祖宗的教导,选在“冀中凹陷”。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