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急推港版国安恶法 曝中共末日恐惧

3
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遭到香港民众强烈抗议。(宋碧龙/大纪元)

6月17日,外界关注的夏威夷“蓬杨会”结束后,第二天,中共人大常委会宣布正式审议“港版国安法”草案,据称对发生在香港的所谓“分裂国家”等4类犯罪行为和相应刑事责任作了明确规定。同日,中共外交部网站在发言人赵立坚对杨洁篪此次会面谈话的答记者问中称,“推进涉港国安立法的决心坚定不移”,“坚决反对美方干预香港事务的言行,坚决反对七国集团外长就涉港问题发表的声明。”看来中共是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尽快在香港实施国安恶法。

赵立坚说的“七国集团声明”,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的外交部长和欧盟高级代表6月17日就“港版国安法”问题发表的一份严重关切声明,其中表示,“拟议中的国家安全法可能会严重损害‘一国两制’原则和该领土(香港)的高度自治。这将危及使香港得以蓬勃发展并获得多年成功的体制……”,外长们在声明中强烈敦促中国政府(中共)重新考虑这一决定。

《中英联合声明》中公开承诺的“五十年不变”还没过去一半,中共就坐不住了,撕破脸不演了,谁都看到了它在扼杀自由、倒行逆施、迫害港人死不悔改。不顾世界各国的反对,罔顾香港一年多以来的主流民意,甚至不惜美国马上祭出强力制裁,毁掉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有评论指中共的做法是“想像不到的愚蠢。”

“香港国安法”实为“共安法”

针对各国的反对,香港政务司长张建宗表示,“某些国家一边主张自身国家安全,另一边则千方百计阻挠中国国家安全”,林郑月娥也指“一些外国政府对自己国家的安全很重视,却带着有色眼镜看香港”是“双重标准”,据说前特首董建华更是大言不惭,称“立法后自由权利会比史上任何时间都多。”

维护国家安全当然是理所应当,然而事实是,中共此举维护的是其党的安全,而不是中国的国家安全,更不是为了香港人民。混淆国家、人民与执政党的概念,是中共七十年来迷惑绑架国人、从而行恶与耍苦肉计的惯用伎俩。如果中共真为香港人民着想,去年二百万人上街游行时,允许港府立即撤回逃犯条例、答应香港人的五大诉求,不就没后边的冲突了吗?香港不就和谐了吗?还有那么多手足被消失、被浮尸、被开枪、被跳楼吗?!这些悲剧是中共的黑手干的,永远不会被抹去和不了了之。

黄之锋在脸书中写道:“无论字眼怎么写,勾结还是干预,根本上政府就是要报复,去年香港抗争者成功争取国际盟友反对逃犯条例,促成北京完全撤回恶法。”

众所周知,这个世界大多数国家政府都是民选产生的,那是保护本国公民权利、倾听民意的合法政府;而中共是一个侵犯人民权利和自由的独裁流氓政府,而且无恶不作,是地球上最邪恶的政权。两者相比如同君子与土匪、好人与流氓。如果此次香港国安立法是正当的,如果这个世界真信任中共,如果这个国安法使“自由权利会比史上任何时候都多”,为何不在1997年香港回归时立此法呢?

台湾立委王定宇在脸书发文称,“美国有国安法,台湾也有国安法,那中国弄个香港国安法,为什么不可以?基本道理,不要以为名字一样,东西就一样,就像姓郭的人,改名叫‘郭台铭’也不会是全台首富一样。”

有网友对美国和中共的国家安全概念做了一个比较:在美国,组织武装力量推翻政府是犯法,这在中国也是犯法;而游行、示威、请愿,批评、贬损、影射、暗讽国家领导人,提倡官员公开财产,律师协助遭受政治迫害者维权,发言关注毒奶粉、黑心疫苗等社会问题,提倡推广藏语、维吾尔语,提醒国民武汉肺炎有人传人风险等,在美国都是合法的,但是在中共国却都是“非法”,而且会遭到严厉打压。

此次国安法,很多人在说,“像悬在所有人头上的一把刀,不知何时就会插到自己身上。”

惧立法会失守 更怕内地起反共潮

去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惨败,只获得了不到百分之十五的席位,港人用选票给了中共一记响亮的耳光。北京当局非常害怕今年九月的立法会选举中多数席位被民主派占据,未来将无法继续操控港府强推其邪恶政策,于是借“香港国安法”这把刀,就可能堂而皇之地剔除一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

中共港澳办智库“全国港澳研究会”曾披露,北京不会容忍民主派取得过立法会70席的过半数议席,扬言若主张“揽炒”(即同归于尽)取得逾35席,北京必定出手。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伟17日说,如果反对全国人大决定,是否拥护基本法?如果参选人原则上、根本上反对国安法,是否还可以说是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呢?暗示恐吓意味浓厚。

很多人认为,即使泛民取得过半议席,港府也会找借口DQ(取消资格)几名议员,令民主派议席无法过半。因为按中共的流氓逻辑,香港所有的权力都是拜它所赐,只是不到危机时刻不方便下手,还需维持其国际形象。

在正常的社会里恰恰相反,政府乃人民选举授权,反对无道的政府不仅天经地义,而且是公民的责任和义务,连中国古代都有“替天行道”的思想。

中共最怕的是什么?我认为不在香港而在内地。从长远来看,香港人如果抗共成功,将成为内地人的典范。如今多数大陆民众内心其实也很厌恶中共,盼着它倒台,只因中共太残暴,他们不敢反抗。香港人不畏强权、宁死不屈的精神一旦被中国大陆民众学习,未来某时也纷纷站出来呼喊民主自由,推倒网络防火墙,乃至打倒中共,从私下表达不满变成大规模公开抗争,再来一次八九年那样的全国性运动,那中共政权就真是大祸临头了,因此中共决不可能答应香港人的五大诉求。

中共一手挑起香港人三次大抗争

1997年香港回归后,出现过三次大抗争,分别是2003年7月1日“反对23条立法”五十万人游行,2014年雨伞革命(占领行动),和2019年“反送中”运动。这三次事件都是中共为了维护其独裁统治,或在其内部权力斗争时挑起的,其中去年6月16日二百万人上街游行,是香港历史上人数最多的一次游行,其和平、浩大的场面令世界震撼。

2003年七一游行,起因于港府2002年开始的“基本法23条”立法,港府将于2003年7月9日把《国家安全条例》(基本法23条)草案提交至立法会通过的消息,直接激起了这次大游行;2014年雨伞革命,是示威者9月至12月期间自发占据多个主干道静坐和游行的公民抗命运动,催生于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假普选的“831决定”,诉求是争取行政长官公民提名权、废除立法会功能组别,争取真普选,据推算参与人数约为120万人;去年的反送中运动,游行集会示威不绝、“连侬墙”和各类标语遍地开花,起因于港府3月29日开始推动的《逃犯条例草案》,它规定香港政府可以向中国大陆移交嫌犯,激怒了几百万香港人走出来反对。

有“东方明珠”之称的香港,在中共对其套上枷锁之前,本来就是繁荣和安定的。香港在各方面的辉煌成就,同中共毫无关系。这三次大抗争,反映的是香港人对中共本身的不信任,以及对一人一票真普选的民主追求;其根源不在香港人,更不是中共造谣的美国,而是邪恶独裁的中国共产党。由于中共在背后撑腰,香港政府对民意视若无睹,人们愈发失望和绝望,原先和平的游行逐渐演变为多次爆发警民冲突的暴力场面。

中共扼杀大陆人的自由,怎么可能真的给香港人自由?它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人民的利益,它的一切曾经变好的表面假象都是手段,否则就不会连大陆百姓拥有土地和说话的权利都要剥夺了。

中共臭不可闻 注定解体失败

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是中共高层家族引进外资、洗钱和窃取外国敏感技术的一个重要渠道,也是连接共产中国和世界的一个桥梁。改革开放之际,香港的企业家最早来大陆投资,给中国的经济成长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历任党魁毛泽东、邓小平都没有动香港,江胡时期欲立国安法,最后也不得不在人民的反对声中撤回,而今中共当局为何要冒毁掉香港的危险呢?原因是中共今天在国内外都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它最怕中国大陆人起来造反。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今年5月20日在记者会上说,“自从1949年以来,中国一直被一个残暴的威权政权、一个共产党政权所统治。几十年来,我们曾经认为,通过贸易、科学交流和外交接触、让他们以发展中国家身份加入世贸组织,会让这个政权变得更像我们。这并没有发生。”“我们大大低估了北京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对自由国家的敌对程度。全世界正在看清这一事实。”

中共残暴举世皆知,有据可查不必多说。它还有圆滑和貌似在改良的另一面。过去中共有意给许多政府和商人一种感觉,就是对其人权状况沉默,便可以换取经济上的实惠,捞到好处。如今一场由中共隐瞒真相导致全球死几十万人的疫情,打碎了他们这种幻想,大家都意识到与中共合作是根本不可靠的,反而正是上了套,失去的可能更多。此次强推港版国安法,更加使所有人看清了它“坚定不移”侵蚀自由社会的邪性,将坚定各国政府联合反共的意志。美国总统川普邀请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十一个国家今秋举办G11峰会,目的之一就是组建反共联盟。

一个集团,今天之所以能强大,是因为许多国家、许多有能力的人曾经在经济上支持它;而人家一旦都改弦更张,联合起来反对你,你也就活到头了,这就是中共即将面临的崩溃解体的结局,是任何人无法逆转的,因为这是天意,神接下来一定要在地球上铲除中共。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