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屈原与中共党文化格格不入(图文)

0
屈原投汨罗江。(志清/大纪元)

每到传统节日,中共党媒的大小马屁精都会开足马力,挖掘中共“党文化”来自传统文化的证据,今年的端午节也不例外,这不?满网上都在大讲特讲现党魁是如何引用屈原的,似乎要告诉世人,能引用几句离骚的话,就是“真名士”了,就是真忧国忧民了,也就真能治理好国家,就真能给亿万屁民带来希望了?

党魁在谈到国企改革时引用屈原的著名诗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意思也是一种“摸着石头过河”呗?只不过带点悲情的意思。众所周知,中国的国企是国民经济的大毒瘤,是无论怎么改革也搞不好的,消耗的资源最多、解决的就业又最少、亏损的数额又最大。我们应当这么理解党魁的引用,诗人屈原最终是悲愤的投江了,那国企呢?当然最终会寿终正寝!其实如何管理国家老子已经说得很清除了:“治大国若烹小鲜”,就是告诉你不要乱折腾,不要上下其手,处心积虑,还有什么“国进民退”,无所不用其极,这样治国,再怎么上下求索也是白搭。

在给院士们作报告时,党魁又引用了《离骚》的话“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意思是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所以号召广大科学家勇于面对九死一生,而且不准后悔。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科学,尤其是现代科学,都必须建立在充分交流、充分思辩的自由环境中,这样才能引来真知灼见,而中共的科学家们甚至连谷歌都不能用,想查点资料还得偷偷摸摸的翻墙出去,在课堂上给学生讲点什么还得担心学生举报,搞科研需要经费还需要拉关系走后门,看上去还真是“九死一生”了。中共对知识分子从来都只是利用而已,甚至是历次政治运动的牺牲品,毛时代的众多从海外归来报效祖国的科学家大部分都“报销”了,没有“报销”的也基本上是九死一生,所以党魁号召科学家的“豪情”最好是不要有。近年来搞的“千人计划”,又从西方国家撬动大量科学家回国,结果现在很多科学家正面临着美国政府的调查,真的是得不偿失。

2014年,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座谈会上,党魁又引用了屈原的《国殇》中的名言:“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我们暂时不提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真实表现以及它是否有资格代表中国来纪念这场战争,近而微者,刚刚发生过的中印边界争端中,印方死亡了20人,受到印度国民抬棺回乡的厚待,可以说是备极哀荣,而中方到底死了多少人以及怎么死的,迄今为止还是个迷,更别提到烈士回乡下葬这些事,所以说别国的阵亡将士是英雄,而为中共效力的战士其实只是炮灰而已。党魁引用屈原的话其实不过是号召士兵去为党而死,而不是真的要为国而死,所以即使战死了,其神也难以成灵。不信,且看看中共窃政后的这些战争:朝鲜战争、中越战争,这些战争从国民福祉角度来看真的值得打吗?值得为北朝鲜的金家王朝伤亡50万之众吗?

党魁曾经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引用屈原的诗句“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意思是号召文艺工作者向屈原学习,创作出反映人民心声的作品。在中共眼中,文艺工作其实只是党的宣传阵线的一部分,屈原作为诗人,可以悲天悯人、可以宣泄对楚怀王的不满、可以表达高雅的情怀和志向、可以展现瑰奇的想像,而中共控制下的“文艺工作者”,可以歌功颂德、插科打诨、谄媚逢迎,甚至创作败坏道德的作品,这些都没有问题,唯独不能反映人民心声。君不见,屈原老乡的方方是反映人民心声了,她反映了这场世纪瘟疫是如何发展演变的,而小民百姓又是如何与命运抗争的,然而这却为中共所不准,报章上对其进行口诛笔伐,连体制内的方方都无法表达,那普通的民间文艺家们岂不更是“无法呼吸”了?!所以党魁号召文艺工作者反映人民心声,当然不会有人信,中共体制下,文艺工作者根本不可能真正为老百姓发声。

中共党文化是西方舶来的邪恶马教与中国历史中流传下来的糟粕结合在一起的产物,与屈原、李白、杜甫没有任何关系,也与尧舜禹、唐太宗没有任何传承关系,恰恰相反,只有扫除党文化,拨乱反正,才能再现传统文化,届时中华传统文化才能大放异彩。屈原,不会给党文化背黑锅!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