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华为前景不妙 中共因素是关键

10

华为公司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从孟晚舟被抓捕、被起诉,到两名加拿大人被中方拘押,从美媒梳理华为被指控窃密的多起诉讼案,到陆媒曝光前员工李洪元的251日冤狱,从中共以汇丰为筹码威胁英国不可放弃华为,到美国防部将华为列入中共军工背景的企业名单,这个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光环渐渐破裂。

对于建设5G网络的国家而言,选用华为与否,成为检验其对中共立场的一把标尺,也令其对短期利益和国家安全作出权衡。

华为损害全球创新
美国之音6月27日发表评论,题为“华为占世界份额越大,开放市场国家的创新能力伤害越大”。文章提到,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的最新报告报告认为,民主国家应该拒绝向华为购买设备,以此支持全球创新。

这份报告指出,“通过严格限制竞争对手进入中国市场,中国(中共)对华为和中兴公司提供的国家支持,使它们能够从更具创新性的非中国电信设备公司手中抢占全球市场份额,并支持华为和中兴在海外迅速扩张。”

“如果欧洲的爱立信(Ericsson)和诺基亚(Nokia)拥有华为和中兴的所有电信设备销售份额,全球电信设备研发将增长20%,对5G标准的贡献将增长18%,必不可少的5G专利将增长75%。”“中国(中共)的创新重商主义政策和中国的电信设备公司实际上在拖累全球创新。”

华为威胁信息安全
6月25日,在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举办的布鲁塞尔论坛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回答记者提问时,谈到了华为问题。他说,华为商业大楼的顶层有中共安全部队的工作人员,而且华为不可能拒绝中共索求任何数据的要求,因此,不可接受华为在西方阵地上占据主导。

他举例说,不论什么私人信息,只要经过华为系统,并且由华为捕获,(中共)根本不需要后门就可得到,因中共拥有华为。中共《国家情报法》第七条规定,所有组织和公民都必须支持、协助和合作开展国家情报工作,并保护他们所知道的国家情报工作的机密。

6月24日,路透社独家报导,美国国防部公布了20家由中共军方拥有或控制的中国企业的名单,华为榜上有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共产党员身份和军队工作背景引起外界质疑,华为实际上并非民营企业。

去年6月27日,彭博社报导,在过去十年,华为的员工曾与中共军队的多个机关合作,进行了最少10项研究,涉及人工智能和无线电通信。华为员工还协助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的调查部,摘取并分辨网络影片留言带有的情感,又与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合作,探索收集和分析卫星影像和地理座标的方法。

英国剑桥算错了帐
6月25日,英国剑桥郡区议会批准了华为在当地建立芯片研发制造实验大楼。据法广报导,对此,美国国务院向英国发布了一个最新警告指出,中共通过“合法和非法手段,通过合作和欺骗的手段,通过投资、联合研究和公然盗窃的手段,来获取技术和知识产权”。

美国国务院在声明中说:“我们敦促所有国家,特别是英国等盟国和伙伴,认真评估允许华为等不受信任的公司访问敏感信息所带来的长期影响。”

在剑桥议会表决前,6月23日《泰晤士报》报导,美国负责经济事务的副国务卿基斯·克拉其(Keith Krach)警告英国说,华为的目标是人才和技术,“他们要从(剑桥)这个世界最顶级的大学拿到研究人员和人才。他们要把手伸到技术和知识产权,把这些都拿回中国。”

克拉其表示,华为是“中国政府的延伸部分”。他敦促英国“从中国共产党咄咄逼人的策略这个视角审视所有事情,因为一切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显然,剑桥郡议会没有听从警告,利益因素应是一大考量。2018年,华为以3750万英镑购买了550公顷的旧工业园地,计划投资10亿英镑兴建研发中心。这笔投资和其后可能创造的就业机会似乎都是卖点。中共官媒称,英国如果彻底禁止华为,将损害中英经贸关系,而且将付出高昂的经济代价。据悉,英国移动网络运营商行业协会对此出具了报告,估算了弃用华为、替换设备等将导致的费用。

不过,剑桥方面没有计算另一笔账——假如使用华为设备造成政府、企业和普通用户的各类信息泄漏,那些损失要如何以金钱计量?

今年4月5日,英国外交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HJS)”发布了一项关于中共隐瞒疫情的调查研究,报告评估说,中共肺炎令包括英国、美国和日本在内的七国集团蒙受3.2万亿英镑的损失。那么具体到英国,经济损失若以千亿英镑计算,即百倍于弃用华为之代价。况且,疫情给英国民众的健康、生命安全和国民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持久性的。这种多方位的长期的损害源于中共政权的谎言。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中共病毒令世界陷入巨难,相信中共必受其害。华为作为中共的工具,不仅阻碍技术创新和公平竞争,更是信息安全的定时炸弹。如果仅从短浅利益来衡量,最后很可能得不偿失。

潮流在转向
6月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指出,各地民众逐渐意识到中共监视的危险,形势对华为不利。现实情况是:继捷克、波兰、瑞典、爱沙尼亚、罗马尼亚、丹麦与拉脱维亚等国后,希腊近期也舍弃华为,选择与爱立信合作。

蓬佩奥还在同一天发推文说,一些世界领先的电信公司“拒绝使用像华为这样的、具有中共监视性质的工具开展业务。”“潮流正在转向可信赖的5G供应商,已不再是华为。”

六月初,加拿大手机服务商巨头贝尔(Bell Canada)和研科(Telus Corp)宣布,将与爱立信、诺基亚合作,建设5G通讯网络。这两大电信公司的决定出人意料,因为它们都曾表示支持华为或打算推进使用华为设备的5G计划。

在回避华为的国家名单上,捷克、罗马尼亚、瑞典、希腊政府等都与中共保持了多年的友好关系。例如,希腊被视为参与中共“一带一路”的欧洲桥头堡。希腊作为欧盟成员国,还曾在南海问题和中国人权等事务上为中共助力。

如今,这些国家在犹豫不决之后,决定放弃华为,当令中共极为不安。因为这不仅意味着5G网络合作的“断交”,更标志着在中共威胁与危害面前的觉醒。这股潮流将推动更多政府、机构和个人与中共切割,汇入正义的阵营。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