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阴霾下 法轮功在香港处境成关注目标(图文)

9
7月20日前夕,部分香港法轮功学员前往中联办,抗议中共对法轮功长达21年的残酷镇压,呼吁结束迫害,和平解体中共。(郑铭/SOH)

在隆隆的鼓声中,穿着蓝色制服的乐队,吹着小号、圆号,萨克斯管,迈着整齐步伐,走过香港市中心。

走在乐队后面的游行者穿着黄色衣服,捧着紫色莲花、法轮图形,举着巨大横幅,上面写着: “退出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

这是香港常见的一道风景线。

CNN报导说,法轮功是90年代中期在中国兴起的宗教运动,却在1999年遭到中共镇压。但是由于香港实行自治,法轮功得以继续在香港生存。

几十年来,法轮功抗议中共已经成为香港的街头一景。法轮功学员模拟活摘器官场景, 派发传单,参加反政府游行……

大陆客坐着巴士跨过边境,看到法轮功学员派发反共传单,曾经是香港自治的最显着标志之一。

然而中共上个月推出《国安法》,并将“分裂国家、颠覆政权、恐怖活动和跟外国势力勾结”列为犯罪。外界担忧,类似的法律在中国被用来对付法轮功学员。

香港法轮大法协会主席Ingrid Wu告诉CNN:“新《国安法》将像一把利刃一样,悬在(协会)和每个香港法轮功学员头上。我们很担忧。”

香港官员声称《国安法》只会影响个别人。特首林郑月娥反驳新法律会损害人们自由的说法,称“我们视为重要的法律原则,比如无罪推定和无追溯效力等,仍然保持。”

香港长期以来是大陆被禁团体的避风港,包括被禁宗教团体,劳工权利组织,和被防火墙阻挡的大型科技公司。像法轮功这样团体的命运,将成为林郑月娥话语的试金石。

1999年4月25日,一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和平请愿,请求去除对法轮功的限制。但是中共政府的回应是大规模镇压和妖魔化宣传。

香港法轮功学员Rose告诉CNN:“我感到震惊。我有朋友在香港和北京之间往返,他们告诉我镇压即将发生。但是我说这不可能,法轮功只是信仰,跟政治无关。”

Rose生在大陆,在移民香港之后的九十年代末,她开始修炼法轮功。

在法轮功被禁之后,Rose的丈夫和亲友劝她低调,只在家里看书炼功。但是她确信政府犯错了,因此她要向政府请愿,为法轮功讨回清白。

“我们一群人去了中联办。”Rose说。“但是没有人出来。我们在那里待了24小时。”

中联办是中共政府驻香港总部,是北京在香港影响力的象征。

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Rose和一小群同修聚集在中联办外面 ,希望他们的声音被听到。

有一天,抗议者当中多了一群来自瑞士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本来要去北京抗议,但是被拒签。警方企图驱散他们。但是法庭判决说,抗议是“和平的和安静的”。

然而,警方仍然采取行动清场,并指控法轮功抗议者阻塞交通。该案件最终打到终审法院。在那里,香港最高法官的判决强烈支持抗议的权利,以及支持采用“合理的力量抵抗非法拘禁”。

该案件不仅对于法轮功,而且对于所有反政府抗议者而言,是一个重大胜利。它保证了人们在中联办之外举行抗议的权利。

CNN报导说,虽然法轮功学员不是《国安法》的主要目标——《国安法》显然是针对去年的反政府抗议而来——但是法轮功以及其它类似团体仍然可能成为该法律的牺牲品。

尤其是,《国安法》当中的颠覆条款说,倡导“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权力机构”在许多情况下是非法的。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跟共产党之间互相交织,法轮功倡导“退党”可能被视为犯罪。

《国安法》当中的另外一条罪名“跟外国势力勾结威胁国家安全”也可能被用来针对法轮功。海外多个国家有法轮大法协会和法轮功学员。

尽管《国安法》最初的目的是对付最近的反政府抗议,但是它是否会被用来打击像法轮功这样的大陆被禁团体,成为众人关注的目标。

“香港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在未来几个月将如何发展,大陆的镇压在多大程度上将扩散到香港,是一个很重要的观察对象。”自由之家高级分析师库克(Sarah Cook)告诉CNN。她著有《中国精神之战:习近平统治下的宗教复兴,镇压和抵抗》。

不论是在香港还是在全世界各地,法轮功是共产党最大声、最显眼的反对者。它在香港的存在具有象征意义。鉴于北京对法轮功的巨大仇视,许多法轮功学员对于他们可以在香港公开活动倍感自豪。

“不论是从象征意义还是从现实意义而言,香港人合法和公开修炼法轮功的能力是重要的。”法轮功团体美国发言人张尔平告诉CNN。

张尔平说,除了对《国安法》新设的罪名感到担忧,他还担忧该法律赋予中共安全机构在香港运作的广泛权力。它甚至允许中共审理某些香港案件,允许把香港人带到大陆审理 。

自由之家的库克说,香港法轮功的任何受限“将是一个令人悲哀的迹象,一个可能令人担忧的、打击香港更广泛宗教界的先兆”。

“在中国,自从1999年以来,我们一次次看到,最初用来镇压法轮功的规定、策略、甚至安全力量,被扩大到对付其它目标。”库克说,“不幸的是,我们看到这种事发生在香港,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人们也担忧《国安法》将对香港言论自由产生影响。人们将社交媒体的发言删除,将商店和餐厅的批评政府标语撕下、将小册子拿掉。

在争取公民自由的方面,法轮功可能又将冲在最前线。在七月一日的反《国安法》的抗议中,法轮功学员散发“天灭中共”的传单以及《大纪元时报》报纸。该报纸由法轮功学员创立,是香港最响亮的反政府刊物之一。

《大纪元时报》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共病毒”,呼吁西方反击共产党,经常发表批评北京当局的文章。

报道称,法轮功学员可能不会立刻感受到《国安法》的刺痛,但是他们已经对局势恶化有思想准备。在多年的大陆镇压之后,该团体已经有了幕后运作的经验。

张尔平说,在大陆,人们继续私下修炼法轮功,也有许多人走出家门,传播信息,帮助其他中国人看破共产党的谎言。

香港法轮功发言人吴女士说,如果《国安法》针对他们,也许有的法轮功学员会去海外。“但是我认识的大多数法轮功学员计划留在香港。我们感到我们有责任继续我们的和平努力,提高人们对镇压的了解,呼唤正义,告诉全世界香港发生的事情。”#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