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共如何招间谍 窃F-35机密

0

7月24日,美国司法部公布,新加坡华人杨忠伟(Jun Wei Yeo)承认,他在美国从事为中共秘密收集情报的工作,还成功招募美国空军一名参与F-35战机项目的文职人员、一名国务院官员和一名五角大楼军官,为其提供情报。

哥伦比亚特区代理美国检察官迈克尔·谢尔文(Michael Sherwin)表示:“这起案件再次凸显了(中共)情报部门,是如何在我们的后院运作的”,如何“针对我们的知识产权和国防机密,并为其盗窃行为梳妆打扮”。

在司法部公布的“罪行陈述书”中,详细记载了这名新加坡人如何被中共情报机构招募,如何利用假咨询公司和领英发展线人,如何与中共情报人员诡秘联系等内幕。

一次北京演讲后 被招为中共间谍

杨忠伟是新加坡人,早在2015年,杨就开始与中共情报人员合作。当时,杨正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公共政策博士学位。当杨前往北京,并就东南亚局势做了演讲后,杨被一些自称是中国智库的人招募,这些人愿意向杨提供资金,来换取政治报告和信息。杨了解到,至少其中4个人是中共政府情报人员。

其中一名情报人员后来要求杨与中共军队签合同,杨拒绝签合同,但继续和他及其他中共情报人员合作。

中共情报人员要求杨向他们提供有关国际政治、经济和外交的情报,他们指示杨,他们要的是非公开情报(non-public information),也就是被他们称为的 “小道消息”(scuttlebutt)。起初,任务的重点是东南亚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任务的重点转移到美国。

虽然这些中共情报人员在与杨的交往中使用了假名,但他们并不讳言与中共政府的关系。其中一名情报人员告诉杨,他和他的老板为中共的主要情报部门工作。

在一次中国之行中,杨在一家私人酒店房间里会见了这名情报人员和另外两个人。在这次会面中,该中共情报人员让杨获取美国商务、人工智能以及中美贸易战的非公开信息。

杨在中国各地与这些中共情报人员会面,和其中一名情报人员接触了大约19至20次,另一名情报人员约25次。当杨前往中国与这些人会面时,经常被直接带出海关,带进一个单独的办公室。杨问为什么,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想在杨进入中国时,隐瞒他的身份。

杨不止一次从他所有的中共情报人员那里,收到完全相同的任务,这使杨推测,北京有一个中央机关,负责向所有的这些情报机构布置相同的任务。

建假咨询公司 利用“领英”钓鱼

为了完成任务,杨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寻找并招募能为他提供信息的美国公民。在2018年前后,一个中共情报人员指使杨某创建一家假的咨询公司,并在一个求职网站上发布招聘信息。

杨按照指示做了,他的假咨询公司,与美国一家从事公共和政府关系的著名咨询公司同名。

杨后来告诉美国执法部门,因为这则假的招聘信息,杨收到了四百多份简历。收到的简历中,90%来自美国军方和有安全许可的政府人员。当杨认为一些简历很有趣的时候,杨会把它发给中共情报人员。

杨还利用一家著名的职业网站(即“领英”LinkedIn),寻找个人简历和有可能接触到有价值非公开信息的职业人。

杨在“领英”上与潜在目标联系后,“领英”开始推荐另外一批潜在联系人。据杨介绍,网站的算法是不间断的。杨几乎每天都会查看“领英”,查看新的一批该网站算法向他推荐的联系人,杨说他简直上瘾了。

杨在网上确定了潜在的目标后,便开始努力招募他们,以便让他们提供信息和撰写报告。杨从中共情报人员那里,得到了关于如何招聘潜在目标的指导。包括询问是否对工作不满意,是否有经济困难,是否有孩子需要抚养,以及他们与杨关系是否和睦等。

成功招募了多名美国公民 事涉F-35B技术

杨成功招募了多名美国公民,为他提供信息。在2015年前后,杨利用“领英”发现并联系到“美国人1号”,“美国人1号”是美国空军一名文职人员,参与F-35B战斗机项目,拥有高级安全许可。

“美国人1号”向杨透露,他经济上有困难,杨成功招募了“美国人1号”为他写报告。此外,“美国人1号”还向杨透露了日本要从美国购买F-35飞机的信息。随后,杨为此起草了一份报告,发送给一个或多个中共情报人员。

“美国人2号”将自己的简历发给了杨的假咨询公司。随后,杨通过社交媒体,联系到“美国人2号”。“美国人2号”是美国陆军一名军官,当时被派到五角大楼工作。后来,杨在美国与“美国人2号”有多次会面,并建立了良好关系。“美国人2号”向杨说,他在阿富汗的军旅生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创伤。

杨要求“美国人2号”为韩国和其它亚洲的客户写报告,但没有向“美国人2号”透露,这些报告将提交给一个外国政府。在杨的指示下,“美国人2号”写了一份关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将如何影响中共的报告,杨为这份报告支付了2000美元以上的费用。

杨通过向“美国人2号”妻子的银行账户转账,来支付这笔款项,而不是直接把钱寄给“美国人2号”。

2018年至2019年期间,杨在职业社交网站上发现“美国人3号”,“美国人3号”当时受雇于美国国务院。“美国人3号”向杨直言,他在工作上不满意,经济上也遇到困难。在杨的指示下,“美国人3号”写了一份关于当时美国内阁一名在职成员的报告。“美国人3号”告诉杨,担心如果国务院官员发现他向杨提供了情报,将会危及他的退休金。杨向他支付了1 000或2000美元的报告费。

与中共情报机构联系诡秘 最终被捕

在中共情报人员的指示和控制下,杨在2019年1月到2019年7月左右,住在华盛顿地区,继续网罗线人,为其撰写报告。杨参加了华盛顿特区智库的多个活动和演讲,并与几名来自游说机构的人士和国防承包商取得了联系。

中共情报人员指示杨在去美国时,不要与他们联系,因为担心美国政府会拦截他们之间的通讯。其中一个中共情报人员指示杨,如果杨一定要从美国给他们发邮件,他应该在当地的某个咖啡店里发。另一名中共情报人员指示杨,在去美国旅行时,不要带着他个人的电话和笔记本电脑,这名情报人员还给了杨一个银行卡,以便杨可以向他的美国线人付费。

当杨在美国境外时,这个中共情报人员通过加密的方式,与杨通过微信联系。杨被指示要使用多部手机,每次与中共情报人员联系后,都要更改他的微信账号。

一名情报人员还告诉杨某,让他招募“美国人2号”,以提供机密信息。那名情报人员说,如果杨能把“美国人2号”变成永久的情报渠道,他就会给杨更多的钱。

杨于2019年11月回到美国,计划让“美国人2号”提供机密信息,还准备告诉“美国人2号”,他本人正在为中共政府工作。但当杨在机场落地时被拦下、盘问,最终被捕,当时杨被还没来得及要求“美国人2号”提供机密信息。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