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朝共治下的300万死难者(图文)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95) 作者:皮埃尔‧瑞格勒特

0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逃跑

尽管边境戒备森严,一些朝鲜人仍成功地逃脱。自战争以来,已有约700人穿行到南方,估计有数千人去了中国。自1993年以来,抵达南方的人数增加了4倍,并继续增长;1997年,约100人到达那里。他们中大多数人要么正逃避某种惩罚,要么已经有了一些关于外部世界的经验。一些外交官和党内高官都在逃亡者之列。 1997年2月,党的首席思想家之一黄长烨(Hwang Jang Yop)逃到韩国驻北京大使馆,然后逃往首尔。1997年8月投奔美国的驻埃及大使,此前一直担心他的政治前途;他的儿子在一年前“失踪”了。上面提到的朝鲜外交官高永焕(Koh Young Hwan,音译)担心,在电视广播齐奥塞斯库受审后,他会因为一句轻率的评论而被捕。这句评论是,他“希望在自己的国家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此言论被认为公然证明了他对其国家领导人缺乏信任。当他听说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几天后将来到大使馆时,他逃走了。根据他的说法,未能逃脱本来会意味着最多立即被捕,并被判营地监禁。最糟糕的情况是,正如他在约旦安曼看到的那样,外交官逃跑的尝试可能以“中性化”(neutralization)告终,被完全打上石膏,返回平壤。一旦到达机场,这个故事可能就会成了他发生过车祸。

尝试逃跑失败的普通人,遭遇也好不了多少。根据法国报刊1997年的一篇报导,“从一直沿着(鸭绿)江逃跑的人那里获取的陈述是一致的:逮捕逃亡者的警察用金属线穿过这些敢于尝试离开祖国的国家叛徒的脸颊或鼻子,以此将他们关押在一起。他们一到达目的地就被处决,他们的家人被发配到劳改营。”

海外活动
由于不满足于粉碎逃跑的企图,朝鲜当局还派遣特工到海外,袭击该政权的敌人。例如,1996年9月,韩国驻海参崴领事馆的文化参赞被暗杀。日本还怀疑,朝鲜人绑架了约20名日本妇女,并强迫她们训练特务和恐怖分子。日本与朝鲜之间另一个争执的焦点,是1959年与其韩国丈夫一起前往朝鲜的数百名日本妇女的情况。尽管朝鲜政府当时许下承诺,但她们都不曾被允许回家,即便是暂时回家。根据关押在营地后成功逃脱的极少数朝鲜人所作的陈述,这些妇女中有几人后来被拘押,他们中的死亡率极高。20世纪70年代晚期被囚禁在耀德集中营的14名日本妇女中,只有两人在15年后依然活着。朝鲜政府始终把这些妇女作为谈判筹码,经常承诺即将让她们离开以换取日本的粮食援助。目前尚不清楚,朝鲜当局究竟如何进行计算,或者说必须提供多少大米才能换取一名日本妇女的获释。大赦国际及其它国际人权组织已多次审视这些案件。

朝鲜人还绑架了韩国人。据韩国政府说,1955年至1995年,有400多名渔民被绑架。仍然失踪的人员包括1969年被劫持的一架客机的乘客和机组人员、1979年4月在挪威被俘虏的一名韩国外交官,还有1995年7月在中国被绑架并被带到朝鲜的一名神父──安圣云(Ahn Sung Un,音译)神父。所有这些人都是沦为外国土地上朝鲜暴力受害者的众多韩国公民的样本。

短缺与饥荒
对朝鲜政府的另一项严重指控涉及对人口的食品供应。情况长期以来一直都不佳,而在过去几年,已经变得非常糟糕,以至于朝鲜当局无视其神圣不可改变的自给自足原则,向国际社会发出了援助的呼吁。1996年粮食产量为370万吨,比那个10年开始时减少近300万吨。1997年和1998年的歉收使情况雪上加霜。当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美国和欧盟询问有关情况时,朝鲜将其归咎于一系列自然灾害,包括1994年和1995年的洪水以及1997年的旱灾和海啸。这次粮食供应中断的真正原因,与中央计划型社会主义经济体总是遇到的结构性困难有关。大规模的失误,包括整个地区的森林砍伐,以及按照党内最高层的命令仓促建造规划拙劣的梯田,都加剧了洪涝的严重性。此外,苏联的解体和中国的政治重组已经缩减了来自这两个国家的援助;两者现在都寻求按照国际市场的正常法律进行贸易。由于朝鲜政府极度缺乏硬通货,因此购置农业机械、化肥和燃料的难度越来越大。

不可能知道粮食状况实际上有多严重。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已经预测,可能有200万死难者;德国红十字会说,每个月有一万名儿童死于饥饿。毫无疑问,情况很严重。在中国边境居民中流传的传闻已经由联合国专家的报告所证实。许多地方存在短缺,有些地方还有饥荒。有备而来的好心访客声称,如果不增加援助,将不可避免地有上百万人饿死。他们被加以利用。营养不良儿童的照片,连同教人们吃草而非吃饭的电视画面在国外广为传播。这些可能表明,一场高度组织的运动正在进行,旨在让一场并不是特别大的灾难看起来更加黯淡,虽然实际情况也很不理想。朝鲜试图说服世界,自己正面临一场严重危机,援助方面的任何中断都会对半岛的政治稳定和远东的和平造成灾难性后果,但朝鲜军队的饮食却非常饱足,并正在建造更大更好的导弹。

对于这场粮食危机的受害者人数,几乎唯一的数据是朝鲜人自己发布的。这些数字显示了受营养不良影响的儿童的数量不可忽略。世界粮食计划署的营养专家对政府提供的4,200名儿童的人口样本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17%的儿童患有营养不良。该数字似乎证实了普遍存在的短缺,可能还有一些地区和地方性饥荒。这种短缺和饥荒,与朝鲜政权作出的政治决定密切相关,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被外部世界“帝国主义者”的努力所抑制。“帝国主义者”已经提供了数百万吨粮食援助。如果失去这样的援助,朝鲜人民将面临一场真正的饥荒,可造成灾难性后果。

最终的数据
在朝鲜,共产主义的影响难以用数字来说明,这一点或许比其它任何地方更甚。其中一些原因是统计数据不足、不可能进行任何实地研究,以及难以访问所有相关档案。但也有其它原因。持续而无所顾忌的宣传对灵魂的毁灭,其后果该如何计算?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迁徙自由的缺乏程度,如何才能度量?仅仅因其祖父被判刑就把小孩的生活毁掉,如此种种行径如何才能量化?恶劣条件下被迫堕胎的女性所承受的后果,如何才能计算?统计数据如何才能显示,当可能挨饿、缺乏供暖以及遭遇其它严重短缺和困苦困扰着人们时,生活实际上是什么样子?如何能把公认的南方不完美的民主与朝鲜噩梦般的状况相比较?

一些人认为,朝鲜共产主义是一幅讽刺画,是向斯大林主义的倒退。但这座共产主义博物馆──亚洲的杜莎夫人蜡像馆,却太活生生了。

在党内清洗中死亡的10万人和在集中营中死亡的150万人,必须加进因共产党人组织和煽动的战争而死亡的至少130万人,以及不确定但日益增多的营养不良的直接和间接受害者。这场战争继续以小型但凶残的行动继续进行,包括突击队袭击南方和恐怖主义行动。即使我们满足于营养不良的50万名直接甚至间接受害者这个数字(包括常见而无法证实的同类相食的传言),我们最终也得出,在一个拥有2300万居民的国家,受害者总数超过了300万。这些居民在共产主义统治下生活了50年。(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