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图文)

0
2019年5月16日在纽约曼哈顿举行的法轮大法日游行。(Edward Dye/大纪元)

几年前,在一次澳大利亚主流报纸媒体的采访中,有人问我:“你相信世上有魔鬼吗?”

我感到有些惊讶,怀疑是一个伏击。肯定回答可能会被嘲笑;回答否定又可能证明我很虚伪。

我放下谨慎的态度,几乎立即做了回答,我想到记者会惊讶。

“当然,我相信。”我说。

“我们如何解释,像希特勒、列宁和斯大林这样的恶魔在20世纪杀害了超过1.25亿人,还有手上沾满的鲜血比其他所有人都要多得多的毛泽东?除了说明存在着作为邪恶力量的魔鬼以外,我们还能怎么解释呢?

“还有如何解释超过亿万人遭受的奴役和酷刑呢?这难道还不能表明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特别邪恶的力量吗?”

当中共(CCP)看到苏联解体,看到它强加给中国人民的彻底的贫穷和毁灭,看到难民甚至不惜通过鲨鱼出没的海域游到英国殖民地香港时,中共担心他们会步苏联的后尘。

为了自救,中共将列宁新经济计划(New Economic Plan)中短暂使用的法西斯式的公司模式引入中国,这种模式也曾被墨索里尼(Benito Amilcare Andrea Mussolini,意大利国家法西斯党党魁,法西斯独裁者)利用作为对意大利经济和政治控制手段的一部分,希特勒还将这种模式加以完善以确保德国经济顺利运行,但这种模式是完全服从独裁专政的。

许多西方人被上述表面现象所蒙蔽,加之接受了这样的暗示:这是共产主义者打算逐步解放其本国人民的信号。

其实并不是。这种改变是出于一种目的,而且仅出于一种目的。

这是为了自我保护,保护那些亿万富翁独裁者的大规模腐败和极其邪恶的流氓集团。

在二十一年前就已经再清楚不过地表明,即使是最幼稚的人也明白,共产党从来没有打算解放中国人民。

早已视家庭教会基督徒(他们拒绝加入共产主义阵线的“爱国”教堂)和维吾尔族穆斯林为打击目标的中共政权,又在不作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发起了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无限期残酷迫害。

这里有两个原因。首先,修炼人的数量呈指数型增长,甚至超过了共产党党员的总人数,在中国,某些职位的人员必须强制性入党。

这种强制入党的情况与第二个原因也有关联。没有任何组织形式的法轮功团体提倡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毕竟,这是一个致力于与中国传统宗教保持一致,并与耶稣的道德教义类似的团体。因此,这与自私自利的共产主义集团所信奉的残酷教条正好相反,即使他们不相信这些教条,至少也要作为生存的借口。

中共的做法证实了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20世纪初期至中期的英国保守党籍政治家、演说家、外交家、军事家和作家)所形容的,它们是真正的鼠疫杆菌,中共贩卖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如同它们对“有罪”死刑犯的恐怖做法一样,当然,腐败的领导还要优先挑选。

在共产党统治之下,一旦被指控就必然会被判有罪。这才是真正的罪恶。苏联秘密警察头目拉夫伦蒂·贝利亚(Lavrentiy Beria)曾说:“只要给我指出一个人,我就能给你指出他的罪行。”

中共甚至未经任何形式上的刑事审判就杀害法轮功修炼者,贩卖他们的器官。如果对此有任何疑问,请了解一下总部设在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所得出的无可争辩的调查结果,你的疑问将荡然无存。

该法庭由英国著名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他曾在国际刑事法庭对斯洛波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šević,1941—2006,前南斯拉夫总统)进行审判时担任副检察官。除其他法律和人权专家以外,法庭成员还包括伦敦大学学院的小儿心胸外科教授。

其中一份证词来自安华·托蒂博士(Enver Tohti),他曾被要求给囚犯做手术,最先接触的是一个在胸右侧被枪击的犯人,当时他以为那人已经死了。但当他意识到该人的心脏还在跳动时,他仍被强迫摘除其肝脏和两个肾脏,再将身体缝合起来,并被告知“记住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的规模,很少的自愿捐助者,巨大的“按需”移植产业的出现,来自手术时间表的证据,还有调查表明法轮功修炼者在关押期间被动接受身体检查,用以评估其是否有资格选入器官供应者资料库,这些证据清晰地表明,共产党人犯下的邪恶罪行超乎想像。

很显然,健康、漂亮的年轻人被带走了,不为其它原因,只因他们在中共眼中是异端分子,并且在活着的时候就被摘除器官拿去贩卖,这种可耻的交易已经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受害者可能包括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家庭”基督徒(即不去经共产党批准的教堂,但在私人住宅中做礼拜),但绝大多数无疑都来自法轮功修炼群体。

西方有些人会警告不要反对共产党的这些罪行。他们指出中共在经济和政治上多么重要。当然有些人从共产党那里得到了很多好处,还有很多人就像列宁说的“有用的白痴”,主动卖给共产党人用来吊死他们自己的绳索。甚至有人会说中国人民与众不同,他们既不想要、也不需要民主或者人权。

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在最近香港和台湾举行的选举中,中国人民已经表明他们也希望获得民主和人权。台湾确实在应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方面成为全世界最好的典范,但很遗憾,这一宝贵经验却被忽略了,因为更多的人还是接受北京的说辞,将台湾视为麻风病人。

澳大利亚作为英国和美国的后裔,他们坚信,正如《独立宣言》中所说,“人人生而平等,享有创世主赋予给他们的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因此,《澳大利亚宪法》的序言指出,几个殖民地的人民“谦卑地依靠全能上帝的祝福,已经同意联合成一个不可分割的联邦”。

盎格鲁文化圈(Anglosphere)乃至整个西方的人们都坚信,所有人出生时都有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译者注,“盎格鲁文化圈”是一个新词,或译为盎格鲁世界,指将英语作为常用语言的国家的合称,今天保持着密切的政治、外交和军事合作,包括英国本身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爱尔兰、加拿大(不包括魁北克)和美国。)

任何人都不例外。

人们已经摆脱了斯大林制造的乌克兰大饥荒和希特勒的犹太人大屠杀所带来的恐惧,众所周知,这些罪行已经远离他们的视线,至少有一段时间了。这是一段令人悲伤的历史。

如今同样的历史又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上演,这是不可原谅的。中共必须在各个层面接受审判。除非迫害停止,否则这一定是我们与北京当局打交道的主要原则。

原文On the 21st Anniversary of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大卫‧弗林特(David Flint)是澳大利亚新闻理事会(Australian Press Council)和澳大利亚广播管理局(Australian Broadcasting Authority)的前主席,同时也是一位名誉法学教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