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球输出极权主义 专家:为何应关注(图文)

0
《了解中国共产党——自由世界的教训》主题网络研讨会上的四位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大纪元合成图片)

随着中共病毒瘟疫的爆发、香港抗议及中美贸易战等事件的发展,西方开始透过中国现代化、高科技、商业导向以及西方世界的朋友的表象,瞥见其面具之下的真实面孔。7月20日,在以“了解中国共产党——自由世界的教训”为主题的网络研讨会上,四位资深中国专家表示,我们应该感到担忧。

中共的假面即将脱落

来自香港的成功企业家袁弓夷(Elmer Yuen)将中共比喻为癌症,他说:“如果我们不能杀死癌症,癌症就将杀死我们。”

中共对中国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进行着严密的控制,西方多数人对此知之甚少。而今,中共正试图将这种控制延伸到西方民主国家。

加拿大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研讨会上表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权之间的关系与我们在民主国家看到的任何事物都不一样。政府工作人员是中共手中操控的提线木偶。”

麦塔斯对中共政府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并搜集到了一些第一手的证据,证明中共在系统化地从良心犯身上强制摘取器官。中共将良心犯当作供体,为其高速发展的器官移植业提供人体器官。

“在整个政府、政治以及法律结构的上上下下,每一个政府官员的身后都有一个党(中共)的官员管辖。两个系统(中共和国家政权)只是在最顶端合二为一,中共党主席也是国家主席。而在其它层级中,党委的官员是发出指令的一方,政府的官员是接受指令的一方。”

“党(中共)凌驾在法律之上,因为是党(中共)指挥法律系统如何做。党(中共)指挥着各级法院、警察、监狱、检察官、调查员、甚至法官。”

袁弓夷对麦塔斯的发言表示赞同,他说:“整个国家的上下都是假象,政府只是个幌子。每一个政府官员,甚至包括总理在内,背后都有一个党员管着,总理的背后就是(党主席)习近平在操控。”

袁弓夷说,从饭店的一名经理到军队里的一名将军,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党委书记,告诉他们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在中国做了数十年生意的袁弓夷对中共有着独特的视角和了解。他表示,各国国家的政府应该重新认识和定义共产党,认真反思这一组织给中国和国际社会带来的灾难。他说,他更愿意称中共为“中国黑手党”(Chinese Cosa Nostra Party),因为该政权的运作更像是黑手党。

与大多数民主国家遵循法律和契约精神不同,中共视法律为无物。袁弓夷表示:“(在当前的中国)合同没有任何意义”。“宪法可以随时被无视。同时也没有法律可言,因为法律只用于控制人民,党员与权贵家族则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袁弓夷近来在华盛顿游说美国政府,希望将中共定为为国际犯罪组织,并制裁其党员。“所有将自由作为普世价值的国家,都不应该允许这些人入境。”他说。

通过高新技术增强监控

已退役的美国空军准将罗伯特·史帕丁(Robert Spalding)认为,数据是21世纪的战略资源,公司与政府为掌握数据收集和分析进行着激烈的竞争。

在中国,5G网路和大数据被用作寒蝉效应来操纵和控制其民众。在面部识别、人工智能以及日常生活的许多方面都与智能手机应用程式相连的情形下,想要逃离共产党的控制并不容易,至少在大城市是如此。

近年来,借“智慧城市”的幌子,中共通过技术进一步加强了对中国人民的监控。

史帕丁描述了5G的强大功能,“2017年,在中国,你如果去一家餐馆,用手机点了餐,走进餐馆后你可以不必再拿出手机,因为摄像头会截取你的脸进行面部识别,之后,电脑服务器能用你的名字向你问好并送上你点的食物。”

他进一步解释说,“他们发现百度、阿里巴巴及腾讯已掌握的能对经济产生巨大影响的技术也可以用来影响一个个城市的民众。”

“中国的目标是在‘智慧城市’中建立感测器网络,只要想的话,就可以随时监控每个人都在做什么。使用这个监控网络,再加上用硅谷开发的工具、技术和商业模式,对这个城市的居民进行研究、了解,并着手以中共所定义的怎样才是好公民的东西来影响这个城市。”

这就是“社会信用制度”,该制度奖励公民良好的行为,惩处任何违规的行为,例如,防止(违规者)预订旅行票。

中共将极权主义出口到国外

一段时间以来,中共一直试图通过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战术将极权主义出口到国外。

有关华为的报导,以及最近英国决定将华为排除在其5G的基础设施之外的头条,技术似乎是中共试图对其它国家及其公民进行控制的最公开的方法。

史帕丁说到:“这些网路系统让他们得以搜集数据,并让他们逐步建立对个人个体的以及自由社会的特点特性的了解,然后变身为运用社交媒体网络上有影响力的运动来施加影响的‘公平游戏’。”

中共对世界的影响还包括自我审查,中共通过对全球化的经济胁迫来实现这个影响。他说:“这就是我们正在谈论的关于中国(中共)的影响力,他们如何促使民主社会的人们进行自我审查且真的将自由社会作为基石的原则放弃。”

比如去年十月份的一个例子。当NBA的一名总经理在推特上发了对香港抗议者的声援后,NBA在中国遭受到强烈抵制,“几乎NBA的所有商品都被立刻从中国的数码市场中下架”,史帕丁说。

Google、Facebook、Amazon、Netflix和Apple主导着美国的市场。因此,中国创建了自己的公司来与它们竞争,例如: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近期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微信和抖音等应用程式在西方也被广泛使用,这使得中共可以更轻松地传播宣传虚假资讯。史帕丁说,中国公司也投资了美国公司,例如腾讯投资了Reddit。

印度已经禁止了抖音,而美国也在考虑禁止此安全隐患。正如麦塔斯和袁弓夷所说,尽管每个(中国)公司都声称独立于中国(政府),但是在中国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独立。

史帕丁说:“随着这些公司获得经济实力,它们影响其它公司和其它机构的能力实际上已成为我们全球经济构造的一部分。”

自由与迫害

该次网路研讨会是由英国法轮大法协会组办的。这是一个由英国的法轮功学员志愿组成,代表英国法轮功学员的团体。

法轮大法于1992年在中国首次公开传授,在1990年代迅速传播,约有1亿人修炼。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指导,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法轮功学员修炼。

但是,在中国,1999年7月20日,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对这一和平的信仰发动了迫害,并企图“消灭”这个信仰。

法轮大法协会的露丝玛莉·比菲尔德(Rosemary Byfield)在研讨会中介绍道:“21年前,中共着手铲除法轮功,法轮功是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最大的精神信仰团体。”这场迫害以强大的宣传攻势作为开始,以谎言造谣、污蔑构陷的手段,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良心犯仍被中共关押囚禁。

在这些年间,在中国发生的宗教迫害一直没有减少。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国际人权组织世界基督教团结会(CSW)东亚负责人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表示:“自从文化大革命以来,在宗教、宗教信仰方面,我们现在看到的或许是最糟糕的情况,最严重的镇压。”

他说,梵蒂冈两年前与中共达成的让中共任命主教的协定,似乎并未改善中国天主教徒的处境。教堂和宗教象征被摧毁,在中共控制的教堂中陈列共产党的宣传品,并通过安全摄像镜头监视参加礼拜的人,对基督徒的逮捕也在增加。

罗杰斯引用了CSW出版物中的标题“压制,移除,再教育——对中国宗教生活的束缚”来说明中国的现况。他引用了四川成都牧师王怡的例子,王怡牧师因说习近平不是上帝而获罪,2019年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入狱9年。

王怡在被捕之前曾说,中共正在发动“反灵魂的战争”,但是“他们(中共)为自己树立了一个永远不可能被关押、永远不可能被毁灭、永远不可能屈服或被征服的敌人,那就是人的灵魂。”

罗杰斯也是新近成立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简称IPAC)咨询小组的成员。该跨国议会联盟由十几个民主国家的上百位议员组成,保守党前领导人伊恩·邓肯-斯密斯爵士(Sir Iain Duncan-Smith)和工党同仁海伦娜·肯尼迪男爵夫人(Baroness Helena Kennedy)是IPAC的联合主席,鲍勃·梅南德兹参议员(Sen.Bob Menendez)和马可·鲁比奥参议员(Marco Rubio)为美国代表。

7月19日,“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在推特上发表声明,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敦促世界各国为结束迫害发声。

声明中表示,过去的20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几十万法轮功学员被监禁,他们受到了最严酷的酷刑折磨。

“特别令人不安的是有关强摘法轮功(良心犯)人体器官的报导。在中国发生的强制摘取人体器官的罪行,15年前证据就曝光了。去年,严格、独立的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发现,强摘器官的行径无可置疑地是在大规模的、经国家支持的、系统化的层面上进行的。”

迫害、控制延伸海外

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将中共政权想要控制海外公民的企图定义为中共政权极端控制的特征。他说:“例如,在海外,被中共认为是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将被拒绝更新护照,除非他们写下放弃信仰法轮功的保证书。”

这也是发生在英国法轮大法协会主席刘伟博士身上的事。刘伟博士于1997年赴英留学。他对《大纪元时报》说,当他的护照在2002年到期时,仅因为拒绝放弃自己的信仰,他被中共驻曼彻斯特领事馆拒绝办理护照延期。

刘伟博士说:“我在大陆的家人遭到市国家安全局的骚扰和审讯。当地警察不断地去找我父母,或是打电话给他们,威胁他们向我传递一个讯息——我在英国期间不该做任何有害于国家(中共)的事情。”

刘伟博士说,中共官员恐吓他的父母说,如果他在英国组织法轮大法活动中“未好好表现”,就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法轮功学员以和平抗议、游行、真相展览、烛光守夜等活动,告知人们法轮功的真相,中共的迫害、甚至很多是发生在他们的家人和朋友身上的暴行。

二十多年来,英国法轮功学员一直坚持每天24小时在伦敦中国大使馆对面进行烛光守夜,悼念被中共残酷迫害致死的同修,直至今年中共病毒瘟疫爆发,英国开始了封锁措施,他们才暂停。

英文链接:https://www.theepochtimes.com/exporting-totalitarianism-experts-explain-why-you-should-care-about-china_3431561.html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