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武汉协和医院高调“换心”的幕后(图文)

0
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不断被曝光,始终被国际社会追讨。(大纪元合成)

武汉护士张某婉因曝抗疫黑幕遭打压而坠楼身亡的悲剧,曝光出武汉协和医院黑幕重重。上百年的一家大型国有三甲医院,折射出的是体制内的腐败黑暗,嗅出的是不寒而簌的冷酷无情。可见协和医院里那帮披着白大褂的院长、主任,甚至教授、医生们很会整人,也敢下黑手。

张某婉出事前在协和医院心内科工作。同院的心外科,在不久前也出了一件事,与张某婉案不同的是,那是个给医院和中共脸上贴金的“喜帖子”。为此,人民日报做了长篇报导,多家官媒也跟风热捧。

什么事能占据人民日报的大幅版面?

24岁的山东威海孙姓女子,两年前以实习生身份来日本爱知县一家电子设备制造厂打工。2019年5月她因药物过敏突发严重心力衰竭,被送进藤田医科大学医院救治。9月医院为她做了体外人工心脏安装手术。

要摆脱这种体外人工心脏的生存方式,需要移植一个人体心脏。但小孙被日方医院告知,她无法在日本做心脏移植手术,因日本心脏源有限,等一个心脏供体需三年以上。

于是,小孙父亲在国内到处为女儿找“心”, 来到武汉协和医院向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董念国教授求助,他是心肺移植主任,表示愿意为小孙“换心”。

此后,中日双方医院就小孙的病情多次进行网上会诊,并定于2020年1月24日让小孙飞回武汉做移植手术。不巧的是武汉疫情暴发航班被取消。

为送小孙回武汉,中方包了一架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民用737航班,但需要改装:包括座椅、电源连接、安装抢救专用担架床及输液挂架、UPS、监护仪、吸氧器、除颤仪等医疗设备的位置等等。

6月12日,在中共驻名古屋总领馆的全力协调下,两国外交、地方、出入境管理部门及医疗界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重重困难,联手搭起生命救援的“绿色通道”,小孙成功登上了南航从名古屋飞往武汉的飞机。

6月16日,小孙回武汉的第四天,就有一例本地心脏供体,但评估后认为供心冠脉质量不好放弃了。

6月19日,另外一个来自湖南的心脏,条件十分好,但小孙高烧39度,担心手术风险大,又放弃了。

6月25日,以董念国为首的二十人的教授专家团队为小孙做了心脏移植手术。据报,这例供体的心脏是来自广州33岁的车祸脑外伤男性。他心脏条件好,跳动十分有力。

为手术成功,十天里董主任找来3个心脏供体待用,而且,舍弃的轻松,得来的容易。

故事讲到此为止了,但是留给我们的疑问,值得想一想。

首先,让人质疑的就是器官。在日本3年等不到的1个心供体,但在中国10天就能找到3个。难道这就是黄洁夫向世界吹嘘的中国器官移植模式?

活摘器官罪是中共的死穴,它做贼心虚,会不失时机地为自己的罪行做掩盖,为不明器官漂白。

6月,当日本得知小孙回国“换心”后,引起舆论大哗。中日新闻,东京新闻,NHK和富士电视台,都以“ 特大素材!”醒目标题做了报道。尽管这些媒体没敢说出在中国“患者可以在短时间内接受心脏移植”,但是日本人都知道那些什么也没说的“ 特大素材”标题报导,潜台词说的是什么。

参加富士电视台节目“ 特大素材!”的医学记者伊藤淳弥最终还是忍不住给捅破了:“武汉的等待时间很短,几个月后就可以接受移植。” 当再被问到“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到供体吗?”伊藤回答:“我认为该系统不同于日本,人口众多,移植的观念也不同。”

而中共假装没听见,依然厚着脸皮煽情,说小孙的故事是“中日间的一场生命接力,这份爱,值得我们用心传递下去。”中共想为血腥器官漂白、想为臭名昭著的武汉移植正名,看来都是枉费心机,连日本人都不信中共的这套鬼话,难道还真想瞒天过海?

另外,让人眼晕的是,为这场移植花了那么多钱,竟然包机转运。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那家航班并不适用,还需改装。如果量体裁衣对飞机进行改装,那就不是包机,而是买机了。买架飞机再改装,这是天价!谁来买单?

小孙6月12日开始住进武汉协和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术前术后一直在里面。按收费标准1万/日计算,这笔住院费也相当可观。小孙家是无力支付的,那由协和医院自己消化吗?如果是,那要问问审计,它属于哪笔正常财务开支?

围绕小孙“换心”,自始至终都有中共驻日本名古屋总领馆在积极参与。疫情之下,国际转运障碍重重,但都由名古屋总领馆疏通了。据说,当初小孙父亲去武汉协和医院“找心”,背后就是中共驻日本名古屋总领馆在暗中指点。

中共驻外使领馆卖力参与的事,一般和中共大外宣有关。中共花费巨额资金,投入众多人力物力,无非是要“讲好自己的故事”,宣传中共国的正面形象,为霸权主义的狼子野心占据道德制高点。这是中共大外宣的阴险用心。

抢在大疫之下给人洗脑用的“换心”故事,正是中共大外宣讲的一个故事。由中共一手策划导演出炉的。

看似幸运的平民子弟小孙被选作主角,声名狼藉的武汉协和医院被选来充当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然后用中共邪恶的器官移植展开故事情节,以生死救命赚取善良人的感动和眼泪,进而宣扬中共国的伟大强盛,从中把中共装扮成爱民如子的救世主。中共用苦肉计耍弄爱国主义,邀买人心,卑鄙无耻。而真实情况,就是那位自称曾是“小粉红”、不惜放弃获得美国绿卡也要回国的女硕士王然的遭遇。

中共人心散尽,它需要加大力度“软硬兼施”,“恩威并重”。但也越来越被人戳穿识破,中共的画皮正在脱落,正在被全世界追索围剿。中共末日临头。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