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首发】沙漠中的洪水(图文)

11
陈海涛在敦煌

今年肆掠在中国土地上的大规模洪水让人沉痛,按照中共的宣传,这一切都是天灾,可是细究起来,这却是人祸在前,天怒在后。

中共透过欺骗与暴力阴谋上位,一直苦于缺乏执政的合法性,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共的执政特质就是“嗜血拜金”。中共在建政后三十年间的嗜血统治,杀人如麻,输出革命,终于在文革后期将整个中国陷入了崩溃,为了维持中共的执政,中共又开始逐步在嗜血的底色上凸显“拜金逐利”的执政线路,试图以部分经济的改善,作为对自身执政合法性的证明,好更顺理成章的要求人民让渡自身的一切权利给中共,美其名曰:“党领导一切”,而中共的特权阶层却以嗜血的铁腕,控制中国,又利用拜金的趋势,将发展红利尽数收入囊中,剩下一杯残羹,搅拌着铺天盖地的灾难给予中国人民。

在这样一种“嗜血拜金”的原则下,中国土地上的自然生态系统被有组织的破坏,以换得经济资源的最大化变现。例如湖泊,湿地的大量萎缩与消失,仅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湖泊就有2/3的面积因围垦开发而消失,这都不是自然的变迁,而是中共治下的人祸。

由于中国大陆生态环境的极度恶化,使得今年在长江流域发生的降雨没有足够的湖泊湿地和水系来收纳运移,导致全流域水位高涨。加上截断江流的层层水坝,本应在汛期前就尽早腾出库容,以容纳和缓减洪峰,但在为保障各水坝自身发电供水等经济利益的情况下,往往惜水不放,保持库容,直到了洪水危及自身坝体的时刻才不得不放水,各江河上下游的众多水坝多是如此,例如三峡便刻意延迟腾出库容达一周之久,而洪峰来时,又将之前本应和缓释放的水量会同洪峰一同泄向下游,层层如此,这就形成一种峰值叠加的“增洪”效应,破坏力超前。而更为恶劣的是,很多大坝往往刻意夜半泄洪,危害民众更甚。当局谎称为天灾,实际上是中共社会治理的系统性崩溃,是其执政理念与能力的恶劣低下所引发。

如果我们把视线移开目前的洪灾热点,投向遥远的西北沙漠戈壁,投向历史,会惊讶的发现,在中共的治下,原本干旱少水的敦煌,也曾发生过一场特大洪水。

敦煌地处甘肃省河西走廊的末端,被戈壁沙漠包围,这里的年均降雨量不足50毫米,蒸发量却是降雨量的50倍之多,是极旱之地。

党金果勒河是敦煌城市的水源提供河,也是支持敦煌成为丝路咽喉要地的基础。党金果勒河的历史非常悠久,它的河流水道是祁连山的融雪所形成的,汉称氐置水,唐叫甘泉水,宋为都乡河,清代称为党金果勒河,是蒙古语“沃野”之意。

党金果勒河在历史上就一直是敦煌的母亲河,是生活与灌溉用水的来源,对其的水利应用有着长达两千年的历史。中国历史上的水利工程,是本着“天人和谐”的角度而兴建,逐步形成由“掩堵”到“疏导”的思路,因势利导,用之有节。先民们在信仰及生活经验中获得的智慧,让他们做出了很多非常有利于生态的事情,例如栽培爱护植被动物,涵养水系,留出部分河水通过党金果勒河尾闾汇入沙漠,看似“无用”,却滋养了敦煌周边的湿地,涵养了敦煌地区的地下水,有效阻止了沙漠的运移,对敦煌的生态安全与长久生存至关重要。

党金果勒河的一系列的水利系统造就了历史上敦煌的兴盛。而将母亲河变为凶流,则拜中共之力。

中共建政后,在对“人定胜天”刻意扭曲与误读的思想主导下,借助大规模机械工具与全民动员,开始了对大自然的分割豪夺,极力推进将大自然的资源最大化榨取。在沙漠绿洲的敦煌,竟然于1975年将党金果勒河水以大坝断流,以便将水控为党产,用于扩大耕地,用尽河道中每一滴水,收获最大化利益,而无视了千百年来一直有效运作的自然生态系统的规律。

据敦煌县志记载,在1979年7月27日,敦煌地区降下大雨,党金果勒河水库大坝副坝在凌晨漫顶决堤,洪水长驱冲入敦煌县城。

敦煌的老人们回忆起来,对那场大洪水都是心有余悸,大水把大半个县城给“拉”倒了的情形,人们在泥淖中哀嚎流离的景象历历在目。当时由于祁连山脉地区大范围降雨,多股山洪汇入党金果勒河水库,水位不断上涨,砂石结构的大坝,在快速提升的党金果勒河库区水位的压力下,非常脆弱,本应该及时开闸泄洪。但中共管理当局却无视安全规章,想将这些水保留用来灌溉公社的田地,因而一拖再拖,舍不得泄洪,而局势迅速失控,水位涨到了副坝上,导致了副坝在水体的巨大应力下垮塌,洪水顺势而下,淹没了四分之三的敦煌县城,全城停摆,对外交通中断,四千八百余间房屋被冲毁, 三千七百多亩粮食,八百多亩棉花、果树被毁,工农业损失两千四百余万元。这在那个中国经济濒临崩溃的时代,更是雪上加霜的给百姓造成惨痛的灾难。

1979年这场洪水,如果没有大坝的蓄势作用,其破坏力将远没有这么大。在敦煌溃堤洪水之后,中共当局残喘一番之后,并未吸取教训,续而以钢筋水泥续建增高大坝,以为可以硬性的压制大自然的力量,并肆意继续扩大农田面积。使得敦煌的地表水需求进一步激增,转而大量抽取地下水用于生产生活,导致地下水位飞速下降,绿洲萎缩,沙漠进逼,敦煌的传奇——月牙泉也一度枯竭。象征着人类文明交汇的丝路艺术瑰宝——敦煌莫高窟也受到水枯竭的终极威胁。

而整个中国大地上,这样的生态惨剧也在以各种形式日日上演,“战天斗地”的中共始终急功近利,压制专业人士与各界的不同意见。从关乎整个民族命脉的三峡,到各个地方的工程皆可看到中共嗜血拜金,一意孤行的影子。中国民众的生存空间被强取豪夺,肆意破坏。

中国的“天灾”,气候挑战只是外在的原因,本质是中共“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将一个个鱼米之乡变成稍一降雨便内涝成灾的泽国,将一个延续了数千年的丝路绿洲,束缚以致命的洪水与干涸。

天象是人事之兆现,中国古人常言:大洪水为阴蚀之兆,往往象征着当权者巨大的失德与无道,此言不虚也。

看看当今中共在肆虐中国的滔滔洪水面前的麻木无能与谎言掩盖,看看它的荒谬历史,中国的民众们更应该清醒的认识中共“嗜血拜金”的残暴本质,中共不可能自我改良,融入普世价值的文明世界,而是会制造一场场更大的洪水与灾难,我们只有顺应天意,合力参与解体中共,世界才会有平和的希望。

来源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