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半生拼搏变“学费” 海外小粉红认清中共

大陆移民丁先生公开站出来反对中共,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深刻教训。(易凡/大纪元)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敢在公开场合反对共产党的华人并不多见,来自中国大陆的丁先生就是这样一位。2月14日上午,丁先生在奥克兰西区马场举行的“庆祝3亿7000万勇士退出中共党团队”集会上发言,公开呼吁抵制中共渗透。

丁先生在中国原本是一个企业老板,在大陆生活了四十多年,何以一出国就公开反对共产党了呢?丁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他所经历的切肤之痛以及曲折的心路历程。

炒股赔大钱

“我以前是个小粉红,还是很拥护共产党的,奥运会的时候,中国得了多少块金牌,还是很关心这个事的,对中国之外的东西并不是太感兴趣。”丁先生说。

“我从2007年开始炒股,那时候中国的股市火,可是到2009年的时候开始赔钱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国内大肆报导,说美国如何如何,华尔街怎么怎么不行了,美国是这次灾难的制造者;而中国一枝独秀,我们的经济如何如何,我们是引领世界的火车头。”

“我炒股我知道,中国经济这么好,股市怎么不涨呢?而美国股市却缓慢的缓慢的开始往上涨了。美国股市好像跌到六千多点,等它的经济开始恢复以后,慢慢的慢慢的,股市一点点的就好了。而中国股市最高是六千多点,然后开始直线似的一路下行。”

“当时欧洲那边,他们的经济也开始衰败了,国内的媒体又说人家怎么怎么不行了,可人家的股市慢慢也好了。”

“你说中国这么好,这么牛,经济这么增长,你的股市怎么不动呢?我们老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可是你的股市这么跌,股民都亏钱呢!说实话,咱看的是什么?看的不就是实际嘛,对不对?这时候,我就有点关心了。就从这里开始,我所谓的觉醒,就是因为我赔钱了,我要问问为什么。”

丁先生炒股一共投入了50万人民币,结果赔了30万。“三分之二啊!你的钱没了,这是最直观的。”

2021年2月14日,大陆移民丁先生在奥克兰西区马场举行的“庆祝3亿7000万勇士退出中共党团队”集会上发言,公开呼吁抵制中共渗透。(易凡/大纪元)

经济真的最牛?

“当我赔钱的时候我要问为什么,就出来看美国了。美国的股市开始涨了,11,000点,12,000点,屡创新高。但是国内的媒体说,美国政府要倒闭了,没有钱了,说美国欠我们多少多少外债。那时候我心里就画问号了——共产党说人家这么不好,人家股市可涨了。”

而国内这边,“总理出来讲话了,让广大股民对中国经济有信心,可光喊没用啊,我们‘不看广告看疗效’。人家美国经济增长才百分之一点几,甚至是负增长,可是人家股市涨了。德国、法国、欧洲的股市全都涨了,就包括拖累经济的‘欧猪五国’,连人家的股市都涨了。”

“而中国经济是双位数的增长,年增长率百分之十几,那是全世界最牛的了,统计局给的数字。那就不对了?从这开始,我就开始怀疑了。人只要一怀疑,就好办了。我的心路历程,就是从怀疑开始的,我开始怀疑共产党了。”

“以前,说实话,完全相信共产党,真的。我以前看的都是中央电视台,看经济,看新闻联播,看网易,看新浪,还不知道国外的东西呢。”丁先生说,“当我想赚钱的时候,股市这个样,这个时候我就不完全相信共产党了。”

“一脚踩到金库里”

“我开始研究美国,随后又研究英国、欧洲、希腊,到图书馆找书,我这个人爱较真,打破沙锅问到底。当时在国内的互联网,还允许自由派的知识分子讲课。这一下子,把思想给打开了。”丁先生说,“对我最大最大帮助的,说实话,就是新唐人,大纪元,希望之声。”

“2009年,一哥们给了我一个翻墙软件。我一看,那怎么讲呢,那简直就像挖宝藏似的,一脚踩到金库里头去了。我每天如饥似渴地看,大纪元,希望之声,很早以前写的文章啊,还有自由亚洲、美国之音,他们采访一些学者、名家,讲的那些内容,真是让人脑洞大开。‘呼’一下子,这时候你就醒悟了,你就再也回不去了!一个人一旦明白了,你再让他装傻,他做不到了。”

“广东乌坎事件,温州高铁出轨,共产党的报导和大纪元/新唐人的报导,整个就是南辕北辙啊。这时候我就知道了,大纪元说的是真的,那边是在撒谎,有对比你就知道了。货比三家,你不就不上当了吗?!”

“原先我们觉得,共产党厉害,打国民党,抗日都是共产党的事,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结果被大纪元完全给颠覆了——小日本在哪?在北边呢。你往陕西那边跑是怎么回事?你那完全是逃跑,被国民党追着打嘛!现在咱明白了,当时不知道啊。”

“网上的那些内容,怎么讲呢,那完全是,一看的时候,那个嘴巴张的大大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丁先生说,“我是从2009年开始醒悟,醒悟了之后就一头扎进图书馆里头去了,越挖越深,越挖越深,越挖越有意思了。”

血的教训

虽然丁先生从2009年就已经开始醒悟,但是他说醒悟的还不够,以至于到2015年遇到更深刻的教训。

丁先生从2014年开始投资P2P,即融资租赁,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就是通过互联网,把钱放里头去,它给你10%的年利息甚至更高,分三个月的,半年的,一年的,三年的,时间越长利息越高。”

“当时,中央提出互联网金融,还提出一个口号——双创。共产党在中央电视台宣传,广告铺天盖地,什么公安部啊,国资委啊,各大政府部门都出来给它站台,说这个产品如何如何好,前景多么广阔啊,在国外搞的多么好啊。很多老百姓就把钱投进去了。”

当时有个平台叫“e租宝”,丁先生于2014年投资50万元进去,没想到仅半年多就出事了。“2015年共产党翻脸就说是非法的,钱不给了。50万,这个钱就拿不出来了。”

丁先生说,“e租宝的投资人有100万人,涉及金额500亿元,这是官方统计的。才半年多,这五百多亿就被锁死了,全都不给了。”

没办法丁先生只好选择上访之路。“实际我也知道,上访的用处可能不是太大,但是我还有一种侥幸心理——这么多人,这么大的金额,当局总不能不给个说法吧。”据丁先生的估计,因为投资e租宝到北京上访的当时至少有几千人。

“我是2015年1月2日去的。共产党对付老百姓的招有的是,当时先是安抚,有高官就出来讲话了。他是北京市公安局的一个干部,反正职务不小。他说,‘大家放心,中央对这事高度重视,这是建国以来第一起金融大案。波及面这么广,数额这么大,以马凯副总理为首的e租宝特别工作小组已经成立了,国家一定会给你们妥善解决,请你们放心。’当时他们既不打,也不骂,就是维持秩序,我们还可以喊口号,都没问题。”

“7日,风云突变。”丁先生说,“我早晨一去,发现大巴车整个把信访局那条街给封死了,全是大巴。他们都穿着防暴警察的衣服。我们到那去,20/30人的时候他们不抓,等70/80人的时候,‘呼啦’一下子他们下来好几百号人,就把我们给包围了,都往大巴车里头拉。”

“大伙都不服啊,对不对?他们就开始打。就在国家信访局门口,有不走的就打,上岁数的他不打,年轻的往死里打。信访局门口有铁栏杆,有一个小伙子拽着铁栏杆就不走,那警察拿刀子割,一淌血你不就松手了吗,就那么干。”

“一开始说你们是合法的,你们有什么意见,有什么诉求,这么做是对的,转头就变了,就开始说我们是非法的了。你们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多少条罪,聚众。突然一下,7日就变脸了,就往里抓人了。”

“我们有微信群,有被抓到派出所里面的年轻人说,他到了里边又验血又验尿。我们纳闷啊——给你抓进去了验血验尿干什么?现在我们才知道——活摘啊!你年轻啊!老头肯定不要你的肾你的肝,你年轻,要你的肾你的肝啊!”

“大纪元报导的活摘器官,一开始我还有点不太敢相信,可是现在,就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身边了。就是跟我一起去抗议的,去上访的e租宝的投资人,就得到这个‘待遇’了。后来出来之前让他签保证书,不许声张出去。我们后来分析,这小伙子命大,可能器官当时没匹配上去,如果匹配上去,那人可能就消失了,在中国失踪一个人……在共产党眼中,中国人的命跟蝼蚁一样。”

前后经过几年的抗争,丁先生被抓进去了“无数次”,遭到多次殴打与羞辱。“我这种人是属于较真的,我不服,这跟人的性格有关系。我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但是我不服你,我要跟你干,这种思想是骨子里的。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如今已经六年过去了,丁先生投资的50万元至今血本无归。“我是投资少的,这里边窝囊死的人太多了。投资几百万的,上千万的都有。”通过这事之后,他对中国共产党的面目也彻底看清了。

e租宝是中国第一家爆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在此之后爆雷的就多去了。据丁先生“保守的估计”,中国的金融难民有几千万人,投资金额上万亿。

中共的本质

丁先生说:“现在如果还有人跟共产党讲什么法律,那纯粹就是幼稚。共产党今天说的话,转过头就能不承认。你说它流氓啊,土匪啊,这些词都不足以概括共产党,它远比这个还邪恶。”共产党现在说《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文件,已经不具有现实意义了,丁先生对此一点都不惊讶。

“共产党和民主国家是天敌。”他说,“只要有共产党的存在,这些民主国家,有文明的地方,它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吞噬掉。为什么?只要有讲诚信的,就能反衬出它如何的不讲诚信。就像台湾的存在,让共产党脸面无光,所以说,它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台湾灭掉。”

丁先生表示,中共最擅长的,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无论对内还是对外。

至于说丁先生从2009年已开始觉醒,为什么到2014年还轻信中共的宣传?丁先生表示,当时认识的不够,以为共产党一时还不会倒台,以为听它的话能得到好处。

“炒股赔了30万,投资P2P赔了50万。”前后80万元,是丁先生工作二十几年的拼搏盈余,这还不包括对他身体以及精神上的打击。“我对共产党的本质,是自己受到了伤害之后,才逐渐认识到的。”

一点反思

如今的丁先生一家已经离开中国,移民到了新西兰,但他感受到自己身上“还有中共专制文化的毒素。不只是我,凡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多少都有。占小便宜,不讲诚信,钻人家福利的空子,错了从来不认错。”

丁先生坦诚地表示:“我现在还在极力地清理,但是根除不了,我身上的毒中了四十多年了,但是至少我知道这是毒了。你看洋人,甚至毛利人,他们那种朴素的美德,不是说需要多么高深的学问才能做到。”

丁先生说,人一定要学习,一定要有好奇心、有求知欲,多问为什么。“当我们享受新西兰的蓝天碧水的同时,我们要问问为什么,同样是生活在地球上,为什么人家的国家就能搞的这么好,而中国就不行呢?”

“有一次,我租的房子的热水器坏了,找一个电工来修。电工来了把它拆开——1976年生产的。1976年!我小时候住的房子才12平方米,一家五口人睡在一个炕上,哪见过热水器啊?!可人家已经开小汽车,住三室一厅的房子。这房子如果拿到中国就算是别墅了。人家就一个普通老百姓,而且遍地都是啊。人家的生活跟你的差距也太大了!”

“如果这片净土再被共产党给污染了,那我孙子不又受害了吗?我就希望啥,希望我孙子,希望我孙子的孙子,千万别被共产党再迫害了。”

他说,“这可能也是自私。我反对共产党,为什么?也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后代的安全。所以,一定要有一部分人站出来,这是有意义的。”

他诚恳地说道:“今天我把自己最痛苦的经历说出来,就是为了让人知道真相。”

责任编辑:刘毅◇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