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图为获奖制片人、共产主义幸存者凯‧鲁巴塞克(Kay Rubacek)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纽约橙县法轮功举办反迫害23周年集会

7月17日(周日)上午,纽约上州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举办反迫害23周年集会。参加本次活动的约有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中有年逾80岁的髦耋老人,也有几岁的孩童。骄阳下,法轮功学员向世人展示法轮大法美好的同时,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与会者还打出横幅“法办江泽民”,要求追究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

全球退党中心主席易蓉、获奖制片人凯‧鲁巴塞克(Kay Rubacek)及法轮功学员代表张玉华、姜振华和夏海珍先后在集会上发言。他们用亲身经历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指出中共因迫害法轮功而走向崩溃与解体。

驾车路过集会现场的民众纷纷打开车窗,向法轮功学员招手致意;也有的鸣笛表示支持。也有民众停驻脚步,了解法轮功真相。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获奖制片人:“善”字让我被中共警察抓捕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图为获奖制片人、共产主义幸存者凯‧鲁巴塞克(Kay Rubacek)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鲁巴塞克是一位共产主义幸存者,她导演的纪录片电影《寻找勇气》(Finding Courage)在休斯顿国际影视展等多个电影节上获奖。集会上,她回顾了自己为法轮功请愿而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遭到逮捕的经历。

鲁巴塞克说:“我们家三代人从三个国家逃离了共产主义……我没有逃离共产主义,我站起来反对它。”

鲁巴塞克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健康有很大改善,不再出现膝盖脱臼、坐骨神经痛,及影响工作生活的疼痛等问题。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在中国发起又一场大规模共产主义运动,一切都变了,“当我得知西方法轮功学员将在天安门为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请愿时,我立刻决定加入其中。”

数十名西方人举起了一个巨大的横幅,上面写有“真、善、忍”。“可能还不到30秒钟,我们就被数十名穿着制服的警察和便衣警察团团围住,他们从我们手中抢走那个横幅,并粗暴地将我们每个人拖走投入监狱。”

鲁巴塞克说,“中共警察告诉她,‘真、善、忍’这三个字在中国是违法的。”

她说,当时她紧紧抓住被抢夺的横幅不放——上面只露出一个“善”字,因此被逮捕,遭到殴打、审讯、羞辱和其它非人对待,“这听起来很荒谬,然而,这就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共产主义是不理性的,是不诚实的,没有人性。”

鲁巴塞克认为:“真相是对抗谎言的最大利器,善良是对抗仇恨的最大法宝。”

“我们必须有耐心,无论需要多长时间,因为邪恶只有在我们放任的情况下才会获胜;只有在我们放弃时,它才会赢。所以我们绝不能放弃。”她说。

易蓉:四亿人退出中共 中国巨变在即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图为全球退党中心主席易蓉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全球退党中心主席易蓉在发言中说,还有三周时间,退出中共党团队(三退)的人数就将达到4亿,这“正是法轮功23年反迫害中创造的无数人间奇迹之一”。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集一切邪恶之大全,是对人性、人类普世价值的践踏与摧残,中共暴政摧毁了中华文化、道德、信仰绵延几千年的传承,使中国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拖向灾难深渊。”易蓉表示,“中共邪恶势力肆掠全世界,其终极目的是毁灭全人类。”

她称赞法轮功学员“始终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在反迫害中救度着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世人,可敬可佩”。

易蓉例举大陆民众的三退声明说,“看到众生在觉醒、中国有望。近4亿人的觉醒必将带动更多的人们在了解真相后选择退出中共。”

她说:“中共因迫害法轮功而走向全面崩溃与解体。我们相信人类对‘真、善、忍’的尊崇,将复兴神传文化与道德,解体中共,全面清除共产幽灵。回归传统,守住心底的善良,生命才有希望!”

张玉华:两次被灌不明药物 导致抽搐、昏迷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图为法轮功学员张玉华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三年前的7月17日,张玉华在白宫受到前总统川普(特朗普)的接见。这是美国总统第一次在白宫正式与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会谈,并听取中共迫害法轮功、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情况。

张玉华女士是前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系主任。她曾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一次判刑,共计7年7个月。发言中,她曝光了监狱、劳教所对她精神和肉体折磨多种方式的一小部分。

“我被强迫在炎热的太阳下跑步、列队训练,当时的温度在35、36度,每天都是挥汗如雨。可是,中共警察禁止我洗澡,不允许我的手碰到水,哪怕是上厕所后都不允许洗手;后来,甚至有半个月禁止我上厕所。”张玉华回忆,“如果不顾他们的阻拦,自己去洗手或上厕所,中共警察就授意多个其他服刑人员强行把我拖走。”

警察还授意六个劳教人员折磨张玉华:“她们站成一圈,一个人用力把我推给另一人,另一人抓住我再用力把我推给第三个人……最终会使人浑身酸痛,身体像散了架子一样。”

她也经历了“熬鹰”折磨,连续数日、数周,甚至更长时间24小时禁止睡觉,保持站立姿势。2005年,她遭受这种酷刑折磨超过50天。

“他们两次暴力给我注射和灌不明药物”,张玉华说,“第一次灌药,警察紧紧捏住我的两腮迫使我张口。被灌药半个小时后,我感觉舌头发麻、舌根发硬,四肢僵硬、抽搐⋯⋯”

“第二次他们采用鼻饲灌药。这次被灌药后,我感觉头晕、恶心、心脏狂跳,我张不开嘴,呼吸困难,全身肌肉剧烈疼痛,剧烈抽搐,很快就昏迷了。”
她苏醒后,插着鼻饲灌药的胃管、双手背铐被警察塞入车内、绑架去了劳教所。

张玉华的丈夫、雷达工程师马振宇目前仍被中共非法关押。他因担任法轮功南京辅导站站长,被中共关押失去自由累积超过12年。最后一次入狱是在2017年9月。

“在失去自由的状态下,丈夫和我都被强行抽血,一年抽几次。”张玉华说,“最让我担心的是,监狱警察对我丈夫的血特别感兴趣。”

姜振华:500强企业建筑师的十年噩梦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图为法轮功学员姜振华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来自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建筑师姜振华曾在一家世界500强公司担任企业策划,1999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更健康,精神变得积极向上。中共迫害中,他因传播法轮功真相在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随后遭非法判刑13年;在监狱中,每天24小时被监视、被迫做多种苦工、被洗脑。

“看守所警察给我戴上手铐和脚镣,并且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使我的腰整天都不能直起来,长达一个多星期。到现在我的腰还经常疼痛。”他回忆,“警察审问我的时候,把我的两臂用铁链绑在椅子上,然后用拳头猛烈击打我的心脏部位,逼迫我说出别人的名字。我被打得几乎失去了知觉。”

“十年的牢狱生活当中,我每天24小时都被其他囚犯轮流监视,连上厕所和洗澡都在监视之下,没有任何隐私和自由。我被迫做很多苦工,有时候在户外挖排水沟、种树、种菜、平整土地;有时候被迫做各种手工劳动,包装糖果、做插花、挑豆子等等很多种手工劳动。”

“十年的牢狱生活,不仅使我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精神的创伤更是巨大的。”他说。

姜振华向所有善良的人呼吁:“是时候结束这场迫害了,请倾听法轮大法的真相,支持我们的和平抗议,早日结束这场迫害。您对我们的支持就是对正义的支持,也一定会给您带来美好的未来。”

夏海珍:揭露中共对我的酷刑迫害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图为法轮功学员夏海珍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来自上海的夏海珍说,近二十年间,她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七年,经历了数不清次数的酷刑。

2003年9月,因为去看望一位法轮功学员,她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她绝食抗议,六天以后,被押到监狱医院强迫灌食。“我被四个警察强行按住,双手反铐在铁椅子上,一个警察揪着我的头发不让我动,另一个警察粗暴地用一根粗的硬塑料管从我鼻子里插到胃里,我的鼻子当时就出血了。”

警察又把她整个人呈大字形捆绑在死人床上,“绳子勒进肉里,我一分一秒都在痛苦中煎熬”。警察为了增加她的痛苦,每过几分钟就把鼻饲管上下提拉多次,鼻腔流了很多血。她持续绝食绝水13天,吐出的都是黑色液体。

在监狱禁闭间单独囚禁三年后,在2012年4月,夏海珍再次被判刑四年,被单独关押在3平方米的小黑屋里。

“我在夏季40摄氏度的高温里,一套衣服穿了三个月不让换洗……皮肤长满了红疮,溃烂流黄水,腿脚上的皮肤变成了黑色。”她说,狱警安排犯人对她实施熬鹰、电棍电击、穿约束衣等酷刑。

在双手铐在背后的15天里,“狱警用高音喇叭强迫我反复听歌颂中共的歌曲……每隔一小时就来拉扯手铐折磨。一个狱警还把手伸进我的嘴里乱抠,抠得我满嘴鲜血。”

“2015年10月的一天,我被狱警拖到一个房间,狱警飞起一脚踢中我的腰部,六个犯人上来对我一阵毒打。她们把我从地上架起来,强迫我坐在一个很小的表面凹凸不平的硬塑料板凳上,逼迫我观看诽谤法轮功的视频。”屁股上的脓血粘在她的裤子上,钻心地疼痛。

她被逼迫保持上身挺直,双手、十指、双膝、双脚都要并紧,“她们强迫我在两个大腿之间夹一个装满开水的水杯,不许我动。”“我每天都被无数次毒打折磨,不由自主发出大声惨叫。”

谈到暴力洗脑的精神迫害,夏海珍说,自己闭上眼睛拒绝观看谎言视频,“犯人就揪掐我的眼皮,不许我闭眼;还把耳机强行套在我的头上,音量放到最大。”

“在监狱的每一天我都感觉到自己像活在地狱里似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精神几近崩溃,唯有‘真、善、忍’三个字在我的头脑中,支撑我走过了这段暗无天日的经历。”

夏海珍表示,她的亲身经历证明了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她呼吁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共同制止、早日结束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在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前炼功。(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戴兵/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7月17日(周日)上午,来自纽约上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聚集在橙县县府戈申镇(Goshen),参加2022年纽约橙县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图为当地民众前来了解法轮功真相。(林南/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生成海报

天灭中共是必然,退党、团、队保平安

欢迎订阅退党电子报,我们会定期为您呈现精彩内容

Facebook
Twitter
Email
打印

近期热点

声明退出 党、团、队。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