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史上最大的饥荒之缘起(图文)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73)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Jean-Louis Margolin)

7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史上最大的饥荒(1959—1961)

缘起——全国性的大破坏

多年来,一种迷思在西方很常见:虽然中国远非一个模范民主国家,但至少毛泽东设法给了每个中国人一碗米饭。不幸的是,事实远非如此。尽管对农民的索求达史上罕见的程度,但从他的统治开始到结束,每人可获得的数量有限的食物,可能并未显着增加。毛泽东及其所建立的制度直接导致了全世界有史以来最凶残的饥荒。

毫无疑问,毛泽东并无意杀死他那么多的同胞。但最起码可以说,他似乎并不在乎数百万人死于饥饿。实际上,他在那些黑暗岁月中主要关注的,似乎是否认一个他本应因此被追究责任的现实。在这种情况下,总是难以追究责任,也难以知道应该抨击的是计划本身还是其实施。然而,无可争辩的是,党的领导人,特别是毛本人,表现出经济上的无能、大规模的无知和象牙塔式的乌托邦主义。1955至1956年的集体化或多或少地为大多数农民所接受:他们在自己村庄周围分成小组,但被允许退出。1956至1957年在广东省的7万个农场采取了这样的做法。由于被允许退出,很多较大的集体农场被解散。改革的明显成功和1957年的丰收,促使毛泽东提出大跃进的目标(最初于1957年12月宣布,1958年5月得到完善)及实现它的手段——人民公社(于1958年8月宣布),并将其强加给较不情愿的农民。

在很短时间内,大跃进就对农民的生活方式造成了全国性的破坏。当时的一个口号称“三年苦干和吃苦,换来千年的繁荣”。农民们要进行自我分组,每数千户甚至数万户家庭为一个庞大群组,一切都变成公有的,包括食物。要通过大型灌溉项目和新的耕作方法,大规模发展农业生产。最后,随着工业单位特别是小型熔炉在各处的产生,农业劳动与工业劳动之间的差别将被取消。这个目标颇类似于赫鲁晓夫“农业地区的城镇”(agrotown)的理想。目的是确保当地社区的自给自足,并通过创建新的乡村工业和利用大量剩余农产品,来使工​​业起飞加速。公社将为国家及其控制的工业制造这些农产品。在这个将让现实共产主义触手可及的快乐梦想中,资本的积累与生活水平的迅速提高将同步进行。党所设定的目标很简单,所有必须做的就是去实现它。

几个月来,一切似乎都进行得完美无缺。人们在随风飘扬的红旗下日夜工作。随着人们“更快、更好、更省地”生产出更多数量的产品,当地领导人宣布打破了一个接一个的纪录。结果,目标不断地被提得更高:1958年为3.75亿吨粮食,几乎是前一年1.95亿吨的两倍。12月宣布达到了目标,且结果已由中央统计局工作人员核实。他们在表达怀疑后被派到了农村。最初的计划是在15年内超过英国;此时似乎肯定会在两年内做到。随着生产指标的持续增加,决定将更多人转移到工业生产中。在河南——一个旨在作为模范的省份,20万名工人被慷慨地迁往其它更贫困的地区,结果是这些地区愈发贫穷。“社会主义竞赛”被更进一步推动:一切私有土地和自由贸易,连同离开集体农场的权利均被废除,并发起一场大规模运动来收集金属工具,以便把一切都变成钢铁。与此同时,收集任何木材,包括门,用作新熔炉的燃料。作为补偿,所有共同储备的食物都在令人难忘的宴会上吃掉。据山西一位目击者说,“吃肉被认为是革命性的。”这不是问题,因为下一次收成必定是巨大的。河南报刊已在1957年10月的省级水利会议上宣称,“人类的意志主导一切。”

但很快,那些仍然不时从紫禁城出来的领导人(毛很少这样做)被迫面对事实。他们已落入自己的陷阱,相信自己乐观的力量,并认为在长征之后,成功自然会随之而来,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并习惯于指挥工人和经济,像在战斗中指挥士兵一样。相较于承认没有达到那些神圣不可侵犯的目标,干部们更容易对数字进行篡改,或给管理者施加不可容忍的压力以达到目标。在毛泽东统治下,向左转(因为唯意志论、教条主义和暴力是左派的德行)总是不如右派的平庸那么危险。1958年至1959年,谎言越大,其编造者就晋升得越快。这场鲁莽的比赛在进行中,成功的经济指标正在飙升,所有潜在的批评者都在狱中或从事灌溉项目。(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