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僮:中共詭祕啟動武漢全市核酸篩查的背後(圖文)

1
武漢武昌「銷品茂」(shopping mall,圖右)幾乎沒有顧客,而協和醫院門診處(圖左)則大排長龍做核酸檢測。(視頻截圖合成)

中共全國兩會將在5月下旬召開,在離兩會召開還有不到兩週的時間點上,5月11日,武漢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涉疫大數據與流行病學調查組下發《關於開展全市新冠病毒核酸篩查的緊急通知》,通知要求全市各區開展「十天大會戰」,對本轄區進行全員核酸篩查,並要求各區將具體實施計劃於5月12日12點前上交。

中共澎湃新聞網5月12日上午發布消息稱澎湃新聞從武漢多個疫情防控指揮部證實,各區正在按照上述文件要求制定全員核酸篩查方案。

眾所周知,歐美等國家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期間就開始進行大規模的核酸樣本測試,從科學角度來說,這是人類目前對武漢肺炎疫情進行追蹤、防控和收治的基本必要手段與前提。

但中共在武漢地區疫情最嚴重期間的二三月份並沒有實施大規模的核酸檢測,經過幾個月維穩防控之後,向全世界高聲疾呼戰疫成功,突然在此時詭祕低調實施全員核酸檢查,背後有什麼見不得光的原因?

國內武漢肺炎疫情重新抬頭,形勢不容樂觀

中共向來好大喜功,報喜不報憂。既然宣稱戰疫獲得重大成功,就不能再自己打自己的臉。近期,中共把國內疫情復發抬頭的原因基本歸結於兩大因素,一是輸入性感染,二是無症狀感染。

5月9、10號兩天,根據武漢衛健委的通報,武漢共新增6例武漢肺炎確診案例,其中5例是無症狀感染,湖北連續35天無新增病例的記錄破功。武漢衛健委稱6例確診案例均在東西湖區長青街三民小區,有2對夫妻,該小區曾有20例確診病例,因此經排查分析,中共認為病因屬於既往社區感染。

曾有的20例確診病例,目前就發現6個新增感染,我們雖不能按照這樣比率類推到全市,但武漢在疫情爆發期間的疑似病例、無症狀感染、復陽者、輕症者等數據相當龐大,外界至今不得而知,這個數據估計中共內部可大致掌握,此時做出的武漢肺炎核酸全員檢測決定,應不是空穴來風,中共內心也是極度恐懼疫情的二次爆發。

5月9日,吉林省邊境城市舒蘭11人集體感染,經查證,首例感染為市公安局的1名洗衣女工。但中共稱病毒來源尚不清楚。中共的這個說法,引外界普遍質疑,公安系統為中共的維穩刀把子,常年執行中共迫害國內民眾政策,在疫情期間又是站在維穩的第一線,即便有警察感染武漢肺炎病毒,中共也會極力遮蓋,即便死亡也會以過勞死或其它併發症的名義進行死亡病因統計。

5月12日,中共央視13套的《新聞1+1》節目中,主持人白岩松連線中共CDC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問及舒蘭首例市公安局洗衣工,其病因是否因公安局4月8~30號執行中俄邊境接人任務,有可能因洗制公安衣服過程中感染?吳尊友回答:「有這種可能。」

這一魚樵對答的雙簧演得不太專業,有嫁禍俄羅斯的嫌疑,但又不敢明說。一個最簡單的追問是:公安衣服上有武漢肺炎病毒,穿衣服的警察居然沒有感染,同事沒有感染,過程中接觸的那麼多人沒有感染,洗衣服的工人卻被感染了?

5月12日,中共財新網報導,這名舒蘭洗衣女工已經傳染了2省16人,屬於聚集性傳染,中共衛健委指導組已抵達當地調查。當地已派出7個流調組查找病毒源頭。對比武漢三民小區6名新增病例,如此快速就找到是既往社區感染病因,怎麼一到公安系統病毒原因就變得如此複雜了呢?

或許中共的警察都是特殊材料組成的?根本就不會得武漢肺炎病毒?事實恐怕恰恰相反,人們早已發現,此次武漢肺炎病毒是衝著中共而來,據中共基層內部流出的一份武漢肺炎死者名單顯示,亡者身分多為中共黨員。而中共為了繼續操控警察為其賣命,是不會說出真相的。當年被中共捧為英雄人物的開封公安局長任長霞在一場車禍中,她坐在後排中間,卻被撞死,車內其他四人,包括司機都沒死。任長霞的家屬都承認她是因迫害法輪功遭報應而死,中共為掩蓋她的罪行,追認其為烈士。

武漢全員核酸檢測做法與中共CDC專家說法矛盾

在《新聞1+1》採訪節目中,有網友問武漢長青街三民小區的新增感染情況是否說明,要對無症狀感染者進行徹底篩查?是否需要做全民核酸檢測來排查無症狀感染者?

對此,中共CDC專家吳尊友明確表示,大規模的篩查是沒有必要的,主要在重點地區重點人群。但是像三民小區這樣的重點地區,還是要進行大規模篩查的,而那些沒有(新增確診)病例的地區就沒有必要做人人篩查,主要是針對重點崗位、重點人群、重點社區去做。

吳尊友還表示:我們對新冠病毒的了解非常有限,以至於不能研判它未來與人類共存的方式。目前看來,它不會像SARS一樣很快消失。

根據吳尊友關於全面核酸檢測的說法來判斷,武漢當局的做法明顯不同調。5月11日,湖北省委常委、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主持召開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視頻調度會,針對三民小區疫情新增情況強調,要對全市進行常態化管理,要全面擴大檢測範圍,集中開展檢測行動。

王忠林說:「決定性成果不等於決定性勝利,應急響應降級不等於降防,決不能掉以輕心、麻痹大意、懈怠鬆懈。」王忠林的斷言對中共外交部是一記耳光,全世界到處吹的豐功偉績居然「不等於決定性勝利」。

響應降級和升級的標誌之一就是降防和升防。不降防而降級,就是變相告訴你,疫情嚴重,但黨不讓說。

全員檢測並非真正亡羊補牢,而是大躍進式政治運動

武漢市本地人口加上流動人口約1100萬左右,按照中共武漢當局的要求,十天之內全員檢測,這是什麼概念,每天要檢測100萬左右(刨去已經檢測數)。中共可能做到嗎?

目前,世界各國的檢測能力是這樣的:美國,5月11日,白宮疫情發布會上,川普表示已經達到了每天30萬次。英國在上個月底達到每天超過10萬次檢測。德國的檢測數量,已經達到每天12萬。法國正在朝單日10萬次努力。

中共武漢市的檢測能力是多少呢,按照中共自己的說法,截至4月22日,武漢市單日最大核酸檢測達6.3萬人份。才過了20天,單日核酸檢測人數就達到幾十萬甚至100萬?眾所周知,中共輸送到捷克的15萬核酸檢測試劑盒錯誤率達80%,遭退貨。這種檢測能力跟醫學已經沒有太大關聯了。十日內全員檢測幾乎就是大躍進式運動,那麼中共此舉目的何在?

應該說,此舉是中共一貫說謊的邏輯在當前國內外疫情形勢下的一個必然表現。當前,武漢疫情並非它表面宣揚的歲月恢復靜好,紙終究包不住火,二三月份掩蓋未報的各類疫情狀態會在後期表現出來,現在做點亡羊補牢的功夫,一是應付一下國際社會的質疑,二是給武漢人做做秀:政府是負責任的。

另一個重要原因,可能是跟中共全國兩會的召開有很大關係,中共非常擔心,近期的潛伏疫情浮出水面,趕在兩會期間再來個全面爆發,京都高唱讚歌,楚地烽火連天,豈不是重大的政治錯誤。因此,按照中共話說,必須把狀態消滅在萌芽時間。十日之內,剛好是了兩會開始之時,屆時,武漢當局好拿出漂亮的作假數據向兩會獻禮。同時,中共更會拿數據進一步向世界展示大國優勢。

武漢當局為期十天的全員核酸檢測,從科學角度上講是一次醫學大躍進,從政治角度講是一次為黨獻禮的活動,從專制角度上講,又是一次全面的維穩行動。檢測出來是陽性結果的武漢人及其接觸者恐怕又要面臨外界不知情的所謂最嚴格的隔離。而藉此過程,中共對異議人士、宗教信仰者、法輪功學員的新一輪打壓是不言而喻的,所造成的人道與人權災難又將是中共欠下的一筆新血債。

勿信中共,自我救贖

截至5月12日,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武漢肺炎疫情圖顯示,武漢肺炎已造成全球419萬人確診感染,28.6萬人死亡。而該病毒的疫苗研製將比艾滋病更難更遙遠。人類在此生命危急的關頭唯有開啟自我救贖之路。

何為自我救贖之路?那就是勿信中共、遠離中共、唾棄中共。自從人類打開共產主義的潘多拉盒子以來,已經導致一億多人非正常死亡。其中,中共欠下了八千萬人命。時至今日,無論是從歷史的預言、當今的國際政經時局和天象變化等多方面來看,天滅中共的關鍵時刻已經來臨。只有拋棄魔鬼中共的人才能得到神的護佑。

預言與武漢肺炎疫情有關的《劉伯溫碑記》中有這樣一些話:「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在武漢肺炎疫情中,那些幫著中共撒謊的人,歷史上為了自身利益而替中共站台的人,那些曾經跟著中共殺人越貨、迫害正信信仰、打壓法輪功的人,為中共而喪命,實在太不不上算了。

最近,媒體報導了不少中共病毒感染者在譴責中共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奇蹟康復的例子。

正如大紀元特稿所指出,遠離中共,譴責中共,不為中共站台,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能因此減輕甚至避免病毒侵害,迎接美好未來。瘟疫因為中共而來,也將因為人們對中共的態度而改變。願人們識得真機,早日渡過這場危機與劫難。

來源大紀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