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洋:解读蓬佩奥为何让中共如此嫉恨(图文)

4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4月22日在新闻发布会(如图)上表示,美国坚信中共没有及时通报,并且至少延迟了一个月才说中共病毒出现人际传播。 (NICHOLAS KAMM/POOL/AFP)

“露出了最狰狞的面目”、“人类公敌”、“突破做人底线”……只看这些名词,还以为是说哪个十恶不赦的恐怖分子或毫无人性的罪犯,可这却是中共最高级别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新闻联播等最近给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扣上的一顶顶帽子。令人瞠目的用词、连续多日“高规格”的密集批判引起了国际的关注,蓬佩奥也不期然地成了最近舆论的焦点。

蓬佩奥为何让中共暴跳如雷?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一针见血 揭穿中共“画皮”

蓬佩奥曾公开以“武汉病毒”称呼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最近更是连续谴责中共在初期隐瞒疫情、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呼吁中共赔偿等等,这样的态度自然令中共又气又恨。可是全球谴责中共的高官、名流数不胜数: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外长拉布、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外长佩恩、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等等,都不同程度批判中共隐瞒疫情,呼吁严查,全球更有不少地区和个人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共赔偿巨额损失,为何中共单单选择蓬佩奥作为攻击目标呢?

诚然,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的身份和强硬立场固然是个中原因,可更重要的是蓬佩奥直接揭开中共的“画皮”,让中共现形、无可逃遁,这是中共对其恨之入骨的根本原因。

蓬佩奥在公开发言时,总是直接称“中共”或“中国共产党”,将“中共”和“中国”区分得非常清楚,而反观其他批评者,大都在说“中国”如何如何。这可不仅仅是一个名词的区别,而是清晰揭露了“中共”躲在“中国”背后干尽坏事的本质。

中共从来就是故意把“中共”和“中国”混为一谈,对内欺骗百姓,把外部对“中共”的批判、声讨说成是对“中国”的攻击,煽动民族情绪,鼓吹对外仇恨,所谓“反华势力”就是一个其最常用的名词。对外则绑架全体中国民众,动辄以“十四亿中国人民不答应”、“国家利益”反击西方国家对人权、民生问题的关切,反击对其在国际上倒行逆施的种批评。

其实中共关心的从来就不是国家利益,如何维护党的利益、党的统治才是其根本动机。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些批评“中国”如何如何的,都如隔靴搔痒,不能点到实处,中共仍然可以躲在“中国”后面暗自高兴,又可借此机会再次欺骗国内民众,让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误以为中共才是“义正严辞”维护“国家形象”、“国家利益”的唯一代表。

所以,区分“中国”与“中共”意义重大,蓬佩奥的言论让躲在“中国”背后的中共直接现形,无处躲藏,又契合目前全球声讨中共、解体中共的浪潮,这才是中共对蓬佩奥暴跳如雷的根本原因。

蓬佩奥对中共总是一针见血,毫不留情。2019年10月30日他在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讲中就指出:“我必须强调,今天中国的共产党政府并不等同于中国人民。”在这次演讲中他还称呼习近平为“总书记”而不是通常的“习主席”,引起了舆论关注。2020年1月31日他与英国外长拉布会晤时也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核心的威胁。”《纽约时报》都称这是蓬佩奥至今用过的最强烈措辞。

蓬佩奥的言行其实代表着美国本届政府,包括整个美国政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明确认识到中共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并将中国和中共区分开来。美国副总统彭斯2018年10月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对华政策重要演讲就多次提到“中国共产党”;美国国会创立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2019年底的年度报告中也呼吁应以“总书记”称呼习近平。《今日美国》和《华盛顿邮报》近期也分别发表文章指出这次疫情应该追责的是“中国共产党”。

蓬佩奥的言论,必将有助于更多的人分清中共不同于中国,认清中共的邪恶,这无疑是中国共产党的恶梦。

保守的政治观点

2018年5月21日,蓬佩奥在著名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又译遗产基金会)发表演讲时说,“从我作为一个平民开始,到成为国会议员,即便到今天,传统基金会一直在塑造我对国际和公共事务的认识。”

传统基金会坐落于华盛顿特区,是美国著名的保守派智库,被公认是对美国政策最有影响力的智库之一。比较著名的例子是1981年1月,在里根总统正式就任前,传统基金会出版了《领导力的体现》(Mandate for Leadership)一书,是一份包括2000多个具体建议的极为详尽的报告,里根总统非常喜欢以致他给了每个内阁成员一份。据统计里根总统执政第一年,就实施或开始实施这2000多个建议中的60%。

目前川普内阁中的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等都曾在传统基金会工作过。《纽约时报》曾指出,传统基金会至少有66名现任或前任工作人员在川普政府中工作。

该组织网站上开宗明义,指出“传统基金会的使命就是促进和推广保守的公共政策,而这些政策以下列原则为基础:自由的市场经济,有限的政府,传统的美国价值观,强大的国防。”

西点军校第一名

蓬佩奥是当年西点军校的第一名已经众所周知。他的一个同学对《纽约客》杂志记者表示,当上西点军校的第一名绝非易事,“光是最聪明还不够,你的鞋子要擦得最亮,体育技能也要最好。”《洛杉矶时报》1986年也报导,蓬佩奥在当年毕业的973名西点军校学生中是第一名,而且还获得表彰杰出候补军官的“罗伯特.伍德将军奖”,他的工程管理专业也获得了最高荣誉“温菲尔德·斯科特将军纪念奖”。同时蓬佩奥还展现了他卓越的管理才能,在西点军校的最后一年他任中队(连)指挥官,管理120名军校生。

1991年柏林墙倒塌后,蓬佩奥离开了驻扎在德国的美军,后去哈佛大学法学院。在哈佛他曾分别担任著名的《哈佛法学评论》和《哈佛法律和公共政策期刊》的编辑。1994年毕业后他在华盛顿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1998年他和三位西点军校同学创办了泰尔航天公司(Thayer Aerospace)。2011年他当选为国会议员,此后一直连任至2017年任中情局局长。2018年4月26日,正式就任美国国务卿。

信仰上蓬佩奥属于福音教派,是基督徒中较为保守的一派。《纽约时报》曾刊文指出,蓬佩奥访问中东时公开表示,他办公桌上总是放着一本打开的圣经,“提醒他上帝和他的教导,以及真理的存在。”

结语

中共党媒对蓬佩奥的批评不值一驳,充满了文革式的语言,偏执般地强调中共处理疫情的“公开、透明”,还特地搜寻了美国乃至全球对蓬佩奥的批评,其实,不同的见解和批评的声音恰恰见证了民主国家的“公开”和“透明”,如果中共真的那么“公开、透明”,为什么党媒上没有一个不同的声音?这不恰恰证明了中共的虚伪和强制吗?好在通过这次疫情,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邪恶的本质,中国老百姓彻底扒下中共这张“画皮”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