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中共隐瞒武汉肺炎疫情大事记(二)(图文)

1
一些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病人治愈后出现肺纤维化,中共肺炎可能带来哪些后遗症?(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1月上旬的部分片段,更多的真相还等待揭示。

1月1日

1月1日,中国大陆一家基因组公司将病例样本的几批基因序列结果,送回医院并提交给卫生部门。一名员工接到了湖北省卫健委官员的电话,通知武汉如有相关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此信息由大陆财新网报导,现已被删除。

同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有8人因“发布、转发不实消息”而遭传唤。后证实是李文亮等8名医生。两天后,李文亮在派出所签署一份声明,认错并许诺不再有类似的“违法行为”。另外7人也获得类似的罪名惩罚。

同日,中共官员关闭被怀疑是“神秘疾病”源头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原因是一些患者与该市场有关。

《纽约时报》后来对中国手机数据的一项研究显示,1月1日当天,有17.5万人离开武汉。据全球旅行数据研究公司OAG的研究,21个国家有直飞武汉的航班。参考2019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有1万3,267名旅客从中国武汉出发、前往美国,平均每月4,422名旅客。

1月2日

1月2日,《柳叶刀》发表的一项对武汉患者的研究发现,在41名受感染患者中,只有27位到过华南海鲜市场,这表明人与人之间的传播途径已经扩散到市场之外。

同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外称,获取了病毒的基因序列。

同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医生,到医院监察科纪委接受谈话,领导批评她“造谣生事”,指其行为将导致社会恐慌,影响武汉市发展。艾芬提及了这个病可以人传人,但没有获得任何回应。院方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艾芬医生介绍,2019年12月18日,一名65岁的华南海鲜市场送货员来看急诊,该男子五天前出现发热症状。12月27日,艾芬接诊了第二例此类病人,看到化验单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艾芬感到“很可怕”。这份检测报告,于12月30日下午被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发在同学微信群里,并被大量转发。艾芬称,当时大学同学私下问她关于病毒的消息,她就把检测报告发了过去,并特别用红圈对“SARS冠状病毒”进行了标注,但不知这份报告后来是怎样流出去的。

后来,艾芬医生被称作发哨人,李文亮医生被称作吹哨人。12月29日,艾芬所在的急诊科向医院公共卫生科上报了7例发热病人中急诊科收治的4例。艾芬当时就推断,这个病可能“人传人”。武汉市卫健委于12月31日通报了27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相关情况,却称到目前为止,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同日,台湾疾管署召开“卫生福利部传染病防治咨询会-流感防治组农历春节流感因应整备会议”,就武汉地区肺炎疫情进行讨论。专家建议,除目前已实施的登机检疫外,医疗院所注意从武汉来台之临床严重肺炎病人及加强通报,并提醒医护人员严格执行标准感染防护措施;进行插管、气切等侵入式医疗行为时应依规定佩戴N95口罩。

1月3日

1月3日,武汉市卫健委发表声明重申:“到目前为止,初步调查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存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

同日,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下发了“不予公开”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定义“生物样本”为:病人和疑似病人及其密切接触者的血液、咽拭子、痰液、气管吸取液或支气管灌洗液、尿液、粪便等等。同时要求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及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大纪元5月2日获得此文件并报导。

同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发布通知称,针对近期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病例样本规定,各相关机构应按省级以上卫健行政部门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检测机构提供生物样本开展病原学检测,并做好交接手续;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有病毒学家透露,甚至中科院武汉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此信息由大陆财新网后来报导,已在大陆网上被删除。

约2个月后,2月27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证实说,“这个病在12月31日就已明确,1月3日就已分离出(病毒),1月7日报送联合国。在疫情早期,已经出现人传人、医护人员感染的现象”。他还说,“疾控中心应该有一定的行政权,有向社会公布疫情的权力”,“做出改变是非常必要的”,“假如我们在12月初,甚至是1月初能够采取严格防控措施的话,我们的病人将会大幅减少”。

同日,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接到通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告知他,中方称中国可能发现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阿扎尔告诉属下,一定要让国家安全委员会了解这一情况。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月3日也称,“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两国疾控中心就疫情相关情况多次进行沟通”,但未说明通报和沟通的具体信息。之后,美国政府一直不信任中共提供的信息,也一直指责中共分享信息不透明。

1月4日

1月4日,中共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成员公开表示,“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但国外的医生却纷纷提出质疑。香港大学感染中心负责人何柏良警告说:“香港应该对大陆数十人感染的神秘新型病毒性肺炎实施最严格的监测系统,这种疾病正在发生人与人之间传播。”

1月5日

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对外发表声明,仍重复说:“初步调查显示,尚无明显的人与人传播证据,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

同日,武汉市卫健委停止发布新增病例的数据更新,持续到1月18日。

1月6日

1月6日,《纽约时报》发表了武汉病毒的第一份报导说,“武汉中心区有59人感染像肺炎的疾病”。

同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针对中国疫情“发布了一级旅行观察警告”,这是三档警告中最低水平的一档。通告说,疫情原因和传播方式尚不知晓,建议赴武汉的旅客避免接触活的或死的动物、前往动物市场,以及与病人接触。

同日,美国疾控中心提议派遣一个小组前往中国协助调查,中共政府拒绝了美国的提议。

1月7日

中共党媒“求是”杂志后来刊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应对疫情谈话全文。习近平在会议中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目前无法知道提出了什么具体要求,但当时的武汉、湖北和中国民众仍然毫不知情。

同日,台湾疾管署将武汉市的旅游疫情建议列为第一级,同时对国际航线及小三通提升警戒。

1月8日

1月8日,中国医学机构声称已鉴定出病毒,但中共当局声明,“没有证据表明新病毒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并且病毒也不会导致死亡”。

同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官方声明称,“在短时间内初步鉴定出新型病毒是一项显着成就,表明中国在应对新疫情方面的能力有所提高……世卫组织不建议对旅客采取任何具体措施。世卫组织根据现有信息,不建议在中国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

1月9日

1月9日,中共报告与武汉肺炎病毒相关的首例死亡,死者61岁,来自武汉市。

1月10日

1月10日,武汉市卫健委声明,“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同日,中共国家卫健委第二批专家组成员到武汉视察,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接受央视采访时说,疫情“可防可控”、“大部分患者属于轻到中度”、“没有出现医护人员感染情况”。

同日,李文亮医生感染后,开始出现咳嗽和发烧症状。他于1月12日住院,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病情严重恶化,最终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并需要氧气维持。

同日,一名65岁的女性被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收治入院,其丈夫(66岁)也发病同时入院。该女性于2019年12月29日在武汉一家医院探望了一名1岁的高热性肺炎亲属。

小结

2020年1月上旬已经披露的疫情信息显示,中共隐瞒疫情的脉络开始比较清晰,但更多事实,仍然亟待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