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得到良心的救赎就与邪恶决裂

如今像我四十几岁这么大岁数的“在党”人,有多少人能真正知道或者真正了解共产党的真实历史?我敢说:没有!一个都没有。 记得我从懂事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党史&rdquo...

大强、新德等:自称大救星的中共所犯的是滔天大罪

我们虽年龄不同,却都在共产恶党教育中长大。在它的谎言宣传下,无知的入队、入团、入党。多年来,特别是刻骨铭心的历次政治运动,使我们麻木的心灵开始思考这个邪党的骗局。 五七年鼓励全民畅所欲言给党提意见,...

李明莉:支持《九评共产党》的传播

本人在公、检、法系统工作多年,看到太多中共以及司法系统的黑暗,我和周围的朋友同事们一样,早就不对中共抱有幻想。但是也觉得无能为力,就把精力用在经营自己的小家庭上。 听朋友分析,前苏联和东欧人民放弃共...

方治忠:光阴荏苒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

本人自即日起退出共青团、退出红卫兵、退出少先队,从此,与中共邪党划清界线。同时,在思想上进行一次大扫除,彻底肃清共产流毒。 我是七十年代读高中时入团的。当时我是班干部,也是班上学习成绩相当不错的一员...

古人云:苦海无涯 回头是岸

我们是贵州省某县某乡村的一帮“怕死鬼”,有先后担任过村党支部书记的;有在70年代就开始担任大队多年会计、团支部书记的;有在80年代初就开始担任大队多年的妇女主任、村支部委员、分...

我亲眼目睹中共走狗对底层百姓的态度

我是1996年被迫入团的,那个时候,我念高中,自己本无入团的意愿,突然有一天,班主任老师派班干部传话,说现在班级里基本都是团员了,让我也写份入团申请书。 那时候年纪小,受中国传统意识形态的影响,老师...

老甘等:退出集古今中外邪恶的流氓邪党

我小的时候加入过少先队,如今我已经退休了。记得在初期的时候,人人都想上进,以图报效祖国,特别在那天真的时代,听那“老革命”说如何为人民的解放吃了多少苦,有多少人献出宝贵的生命;...

赤峰:我心归宿 日月可鉴

再过大约一年的时间,我的年龄本可以自行退出中共青年团。但是,基于世界形势及宇宙的潜在法则,在此,我必须尽快、尽早脱离这个邪恶组织控制下的团体,并与之划清界线,这也算是本人的一点觉悟吧!在退团的同时,我...

刘永善等:莫非是要应验古语了

看当今世道,世风日下,共产党的各级官员无官不贪,大官大贪,小官小贪,雁过拔毛,连小小的村官都通过卖农田腰缠万贯,财大气粗,在村里横的不得了,县、乡级的书记、乡长、县长们,更是因为分赃不均,撕破老脸皮,...

小玉:正常执政者会觉得和平信仰是对自己的挑战吗?

朋友们多次地向我提到了中共的邪恶,开始我还觉得有些别扭,但是想想人家的话,我的理智告诉我:他们说的是千真万确的,中共是邪恶的。它的起家、发展壮大、取得政权,到后来巩固政权,发动各种运动,折腾得老百姓死...

一周热门